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被大佬看上后每天都好害羞 > 158 紧张

158 紧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看着他略显狼狈的模样和他脸上的笑,聂长欢张了张嘴,冷声问:“你半夜闯进来干什么?”
  
      可话音刚落,聂长欢自己却莫名有些眼酸了,眼泪差一点就掉下来了。
  
      她赶紧撇开脸。
  
      她这模样落在傅行野眼里,就像是她根本不愿意多看他一眼。
  
      刚才看见聂长欢打电话,他没来得及接听,聂长欢就挂断了。
  
      他一时情急和激动,就想着翻墙进来找她,结果因为夜色太黑围墙也高,他的双手还抓在了围墙上特制的玻璃渣子上,所以他掌心这会儿因为血而黏糊糊的,身上有多处地方也因为从围墙上摔下来而疼得不行。
  
      见聂长欢这样,傅行野不动声色地捏了捏自己的掌心,又往她走了两步,却是讨好而低声下气地说了句:“我不是看见你给我打电话了,我以为你有急事要找我。”
  
      聂长欢猛地咬住唇。
  
      傅行野微微偏头想要去看她的神色,可看不太清,他喉结滚动了下,就把姿态放得更低了:“你别生气,你要是不喜欢,我这就出去,行不行?”
  
      “……”聂长欢没忍住,眼泪就掉下来了。
  
      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莫名其妙地哭,可眼泪就是止不住。
  
      她又觉得自己这样在傅行野面前哭实在是丢脸,就抬手倔强地抹掉了眼泪。
  
      正等着她答复的傅行野都准备自己默默走了,陡然发现聂长欢在哭,他心口一滞,快步走到她面前,却在抬起双手后又不太敢碰她的脸。
  
      他舔了舔唇,一下子有点六神无主的慌乱:“怎么还哭了?”
  
      “不要你管。”聂长欢的嗓音带着哭腔、闷闷的。
  
      聂长欢挺烦自己这样的,觉得自己这样就是在变相地跟傅行野示弱,所以她说完这句,转身就想重新进房间。
  
      傅行野攥住了她的手腕。
  
      聂长欢鲜见地没有挣脱,只是有气无力地说了句:“你放开我。”
  
      傅行野说不清自己现在对聂长欢是什么感觉,但是当他听见她命令自己的时候,他就本能地松了手、听了话,好像生怕松慢了她就会厌烦自己似的。
  
      手被松开的那一瞬间,聂长欢就埋头往房间里走。
  
      傅行野看着房门被带上,不自觉地跟了一步,然后他意识到自己这样恐怕会惹得聂长欢厌烦,就又恋恋不舍地看了眼房门,就转身往楼下走了。
  
      可走到楼梯口的时候,他步子猛地一顿,然后就咧开唇角轻笑了声。
  
      他看了眼自己被玻璃渣子刺得血肉模糊的掌心,干脆果断地转身又上了楼,然后径直推开了刚才那扇门。
  
      哪知道,聂长欢似乎没打算睡,正站在窗边盯着外面的院子。
  
      听见声音,聂长欢似乎被吓倒了,立刻回头来看,隐约看见门口站着傅行野时,她莫名松了口气,却又有些心虚,急忙把目光从窗外收了回来。
  
      她怕吵醒柳铮,所以先行快步走到傅行野面前:“你怎么又回来了?”
  
      还是那副冷冰冰拒人于千里之外的语气。
  
      傅行野垂眸盯着她,要笑不笑的:“差点忘了,不是你主动给我打电话的?”
  
      “……”被戳穿了这一层,聂长欢的脸立刻有点发热。
  
      她暗暗捏了捏指尖,面上半分不显:“嗯,之前有点事想找你聊聊。”
  
      “需要在半夜聊的事?”傅行野挑眉,故意说这种话。
  
      “……”聂长欢瞪了他一眼,又偏头看了眼床上的柳铮,就往外跨了两步,一手将堵在门口的傅行野往外推一手反手带上了房门。
  
      傅行野也就任由她这么推自己,乖乖地往后退了两步配合她。
  
      他这么言听计从的,聂长欢反倒觉得自己欺负人,就立马缩回了手。
  
      “既然你来都来了,我们找个地方聊聊。”
  
      她用的陈述句。
  
      但她说完这话,又觉得现在这别墅里到处都是人,也没有合适的地方,干脆就把傅行野带进了自己的房间。
  
      她进了房间后,就自己先行坐在了落地窗前的沙发上,开了一盏壁灯。
  
      傅行野瞧着坐在壁灯柔和光晕里的她,心头莫名也跟着温暖静谧下来。
  
      聂长欢瞧着对面的单人沙发:“请坐,傅总。”
  
      一听见这声傅总,傅行野心头的那点温暖就变了味。
  
      他没坐,溜达着坐在了聂长欢的床上,一边打量聂长欢的房间一边等她开口。
  
      聂长欢的房间装修风格和她的床品都是如她现如今的气质一般的冷冰冰,全都是简约至极的纯色冷色调,完全不似家中其他地方那样充满温馨的烟火气息。
  
      聂长欢也不管他,垂着眼眸沉默了下去,似乎有点难以启齿。
  
      这沉默久到傅行野抬头看她了,她才不自在地抿了抿唇。
  
      始终都要开口的,聂长欢把心一横:“楚郁桥现在就在走廊另一头的客房里。”
  
      “你说谁?”傅行野陡然眯眼。
  
      聂长欢没有重复:“之前在酒店,我大约是惹怒了楚颜,所以她把她哥哥楚郁桥请回来了。”
  
      顿了顿,聂长欢忽略了其他的,直奔主题:“楚颜的手段和机心,我猜测你比我更清楚。所以我现在很担心好好的安全。这也是我深夜急着给你打电话的原因。”
  
      听到这里,傅行野的脸色已经彻底冷沉下去了。
  
      他不发一言。
  
      聂长欢一时又拿不准他的意思了,但为了好好,她只有继续:“好好现在还在国外,我很担心她会遇到危险。”
  
      话到这里,聂长欢实在觉得难堪,说不下去了。
  
      但是傅行野若是真的在意好好这个女儿,她言尽于此,他也该做出反应了。
  
      短暂的沉默过后,傅行野望向她,说的却是:“我先去看看楚郁桥。”
  
      说着,他就真的往门外去了。
  
      聂长欢犹豫了下,立刻跟着他一起往客房走。
  
      可是客房门推开,里面却空无一人、床上的床品床单连一丝褶皱也无,根本不像有人在这里住过的样子。
  
      傅行野回头去看聂长欢,聂长欢不死心,进房间开了大灯,在房间里转了一圈,是真的再也找不到楚郁桥来过的踪迹!
  
      “他真的来过,之前……”聂长欢想跟傅行野解释,但转头发现傅行野嘴角含笑,她心头莫名一沉,“你是以为我是故意拿楚郁桥污蔑楚颜,还是以为我故意拿楚郁桥来跟你示弱?”
  
      说到最后,聂长欢的脸涨得通红,好似自己真的是为了某种目的在戏耍傅行野一样。
  
      若是戏耍也就罢了,若是傅行野觉得自己故意制造麻烦和恐慌、想把自己和他傅行野捆绑在一起,那就可太……
  
      聂长欢气恼地闭了闭眼睛,干脆一个字也不再说了,任由傅行野怎么样去想她!
  
      傅行野看着聂长欢都快要气急败坏的模样,轻摇了摇头:“小傻子。”
  
      他这声“小傻子”带着十足十的宠溺味道,听在聂长欢耳朵里,聂长欢虽然生气,但是开口反驳的时候,气势不自觉地就有些强硬不起来,干巴巴地回了句:“你才傻!”
  
      傅行野被逗笑了。
  
      他一笑,聂长欢更恼了。
  
      今晚真是处处都跟她作对!
  
      傅行野靠在门框上,就用那副略显疲惫又多分散漫的神情望着她:“刚才你给我打电话,我翻墙进来那么大的动静,楚郁桥那种活在阴沟里的畜生,他恐怕早就逃之夭夭了、毕竟他知道,若是落在我手里,他不会再有命离开的。”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