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被大佬看上后每天都好害羞 > 155 求

155 求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彭江舟看着傅行野这样,目瞪口呆,恍若以前自己认识的那个高贵冷艳的傅行野才是个假货!
  
      不过同时,他也在心里感叹,这男人若真的放下身段来追一个女人,那脸皮的厚度也真是……难以形容的厚!
  
      柳菲菲看着傅行野这样厚脸皮,心里却是开心的。
  
      因为自己的感情太苦且无疾而终了,所以她不希望自己最好的朋友聂长欢也如此孤苦一个人。虽然她也不知道自己的撮合到底对不对,但是她还是想试试。
  
      所以她为了缓解傅行野的尴尬,赶紧把碗递到了傅行野手中:“傅三公子,我再去帮你添碗米饭。”
  
      说完,柳菲菲又瞥了眼聂长欢,见她没有明确反对的意思,心底暗暗地松了口气。
  
      傅行野也莫名地去看了眼聂长欢的神色,见她一副完全不关注自己的样子,心头不由黯然了瞬,但一想到自己这些年对聂长欢的亏欠,那点黯然转瞬就消散了。
  
      他没把碗递给柳菲菲:“多谢,我自己来就好。”
  
      说完,他起身往厨房走。
  
      见他这样,一桌子人都愣了愣。
  
      聂长欢也掀眸看了眼他的背影,冷冰冰的小脸上依旧没有任何表情。
  
      可傅行野从未进过厨房,在厨房里找了圈才找到哪个是装米饭的,等他盛完饭出来的时候,聂长欢已经丢了碗筷,准备去主厅陪柳铮看动画片了。
  
      于是傅行野死皮赖脸地坐上了餐桌,只能远远看着聂长欢和柳铮互相靠着坐在沙发上看电视的侧影,心里的滋味真是难以形容。
  
      而且大概是因为他的气压实在太低,桌上其他人也纷纷放了碗筷,只有彭江舟不敢走,默默地陪他坐着。
  
      于是一顿饭,傅行野味同嚼蜡,潦草吃了些就也放了碗筷。
  
      只是等他挪到主厅沙发上坐下,想要融入进去的时候,柳铮的动画片时间也结束了,聂长欢跟彭江舟说了声,就先送柳铮回房间了。
  
      柳菲菲也去帮素姨做家务了,于是客厅里就又只剩下傅行野和一个默默陪他坐着不敢动的彭江舟了。
  
      气氛越来越尴尬,彭江舟觉得自己的脚趾都能抠出十套这样的别墅的时候,聂长欢从楼上下来。
  
      原本冷沉着脸的傅行野立马调整了微表情,连原本靠在沙发靠背上的身体都不由微微坐直了。
  
      可聂长欢看都没看他一眼,望着彭江舟笑笑:“我刚才已经把客房收拾出来了,现在我先带你进房间看一下?”
  
      “好好好,聂小姐费心了!”彭江舟立马起身,可他往楼梯口走了几步,隐约觉得哪里不对,下意识地回过头,就看见自家老板默默地坐在沙发上。
  
      彭江舟心头一激灵,赶紧跟聂长欢说:“聂小姐,那我们傅总他……”
  
      聂长欢看着傅行野,淡淡道:“家里没有多余的客房了。”
  
      “……”彭江舟:这他么可怎么办才好,这他么可是送命题啊!
  
      他灵光一闪,赶紧说:“那让咱们傅总睡客房吧,我可以……可以就在沙发上睡一晚的!反正我在公司加班的时候,有时为了图省事,经常睡在沙发上得,都睡习惯了!”
  
      “那怎么行呢?你是我主动留下来的客人,我不能让你睡沙发。”聂长欢似乎是出于消解彭江舟的为难,才补充了句,“至于傅总,如果他非要留下来的话,我家里就只有沙发能借他用一晚了。”
  
      彭江舟还想争取,傅行野打断他:“行,我睡沙发。”
  
      “傅总,这……”
  
      “滚上去吧。”傅行野看着彭江舟,要笑不笑的。
  
      彭江舟在傅行野身边多年,还是读的懂他这种眼神的,于是再不敢墨迹了,抓心挠肝般地上楼了。
  
      看着聂长欢和彭江舟的背影相继消失在楼道口,傅行野环视了圈这空荡荡的主厅,垂下了眼眸,开始拿出手机处理了会儿工作消息。
  
      他原本以为,聂长欢就算让自己睡沙发,再怎么也得给自己拿床被子什么的,毕竟现在已经是初冬了,结果他左等右等,屁股都快坐痛了,也没等来聂长欢或者其他人给自己送床被子。
  
      他的眼睛经历过手术后虽然恢复了视力、但是比起一般人更容易疲惫干涩,所以就闭着眼睛休息了会儿。这一休息,也不知道是因为太累还是怎么,他就那么在沙发上半躺着睡着了。
  
      再醒过来的时候,他只觉浑身仿佛坠入了冰窖,肌骨都像是被冻僵了般,连带着神识都跟着变得有些麻木。
  
      他艰难地动了动手指,回想起自己在哪里后,偏头看了眼墙上的时钟,这才发现已经快凌晨三点了。
  
      而他身上,除了他原本穿的白衬衫和深色薄款大衣,什么都没有。
  
      聂长欢果然能狠得下心,完全不管他。
  
      傅行野自嘲地扯扯唇,活动了下手脚,想要站起身活动一下,但大约是因为冷得太厉害了,他腰上的伤患竟然又开始生出难以忍受的疼痛感。
  
      他忍不住轻嘶了声,喉咙也因此发出刺痛感,就接连咳嗽了几声……
  
      楼上卧室里,聂长欢隐约听到声音,眼睫颤了颤,一直没睡着的她心头烦躁不安,还是睁开眼睛坐起身来。
  
      她看了眼时间后,将手机锁屏的时候又闭上眼睛,心头有些挣扎。
  
      只不过在她犹豫的时候,她听到走廊上传来很轻的脚步声,然后那脚步声又下了楼。
  
      聂长欢干脆坐直身体,大约两三分钟后,听见那脚步声的主人重新上了楼并伴随着房门轻轻关上后,她心头莫名一松,这才重新躺下。
  
      楼下,傅行野看着堆在自己身旁的厚厚的一床被子,面色却越发地冷沉。
  
      彭江舟刚才大约是听见了他的咳嗽声,所以这才赶紧抱了床被子下来硬塞给他,还说什么聂长欢之前给他准备房间的时候,特意在他的房间里多放了一床被子,肯定就是给傅行野准备的。
  
      对于这样的说辞,傅行野信又不信。
  
      他孤独地站在光线昏暗但又空荡冷寂的主厅里,凝着楼梯口的方向,站了许久。
  
      他心里想了很多,也就忍不住轻手轻脚地上了楼,悄悄地停在了聂长欢的房间门口。
  
      聂长欢房间里的灯早就灭了,大约是早就睡了。
  
      傅行野也不知道自己大半夜站在她房门口干嘛,只是觉得就这样离她近一点,心里也就稍微好受一点。
  
      而房间内,一向敏锐的聂长欢是早就听到了傅行野上楼的脚步声的,也早就知道他停在自己的房门口没有离开。
  
      心头那点不忍之心,随着时间的消耗一点一点地消磨殆尽。聂长欢此刻只觉得这男人病的不轻,只是这夜半时分,她实在不想开门出去跟他发生冲突,以免影响其他人睡觉。
  
      聂长欢深吸了口气,爱站就站吧,她不会再陪他耗了。
  
      虽然很累很疲惫,但是聂长欢再醒来的时候,居然才清晨五点多,天都没亮。
  
      她觉得心头不安,就起身开了房门,她的本意是想看看傅行野是不是还站在房门口,却隐约听见柳铮的房间里传来抽泣声。
  
      聂长欢心头一跳,赶紧进了柳铮的房间。
  
      床上却是空的。
  
      那一刻,聂长欢的双腿陡然间没了力气,正想大声喊一句“铮儿”的时候,发现窗帘在颤动。
  
      她快步走过去,果然看见缩成一团的柳铮正躲在窗帘后面瑟瑟发抖!
  
      “铮儿,别怕,姐姐来了!”聂长欢心疼不已,立刻抱住柳铮!
  
      但被聂长欢抱住的一瞬间,柳铮却僵住不动了。
  
      聂长欢心跳漏跳了一拍,怔怔地松开他想要去看他的脸,却听见柳铮梦呓着说了句:“不要掐我……姐姐……救命……救命……”
  
      这还是柳铮被找回后,第一次表现出这样的一面。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