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被大佬看上后每天都好害羞 > 152 她卧室

152 她卧室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彭江舟赶紧跟上,“傅总,我跟你说,这种时候可不是讲风度要面子的时候,我可打听过了,自从聂小姐回言城过后,那个唐家的二公子可是一直寸步不离地跟着。我听说聂小姐出院之后,他可是一直住在聂小姐家里,跟聂小姐朝夕相处来着!”
  
      傅行野步子猛地一顿,彭江舟来不及刹车,差点一下子撞上去,赶紧往旁边歪了歪身子。
  
      傅行野转身看他的时候,他正以一个扭曲的姿态站在那儿,想要努力地站直。
  
      见傅行野看他,他忙咧着嘴笑。
  
      傅行野似乎懒得看他这副模样,转身就往外走了。
  
      彭江舟心里窘迫又委屈,心道我这为了全集团员工谋福利的行为也太壮烈了。
  
      话都说到这份上了,彭江舟也不敢再劝了,只好垂头丧气地跟着傅行野往外走。
  
      他还以为傅行野是真的要回公司,结果上车以后,傅行野靠在座椅上看着窗外,一副淡漠又不耐烦地样子,吐了三个字:“去言城。”
  
      彭江舟嘿嘿一笑,立刻就忘了刚才的窘迫了:“您看吧,我就说您心里还是有聂小姐的,你看这不是……”
  
      “谁说我去找她?”傅行野要笑不笑地扯扯唇,“我只是去看我救的那个小孩怎么样了。”
  
      “……”彭江舟咧唇,“行行行,那咱们就去看柳铮,要是顺便看见了聂小姐,那也是没办法避免的事!”
  
      傅行野偏过脸,不说话了。
  
      不过车子行驶起来的时候,他终是忍不住勾了勾唇。
  
      大约两个小时的车程,傅行野在车上也没闲着,一直在埋头处理工作邮件,有时候邮件处理到一半又临时打电话出去跟合作方沟通,以至于彭江舟将车子停在聂长欢的别墅大门前的时候,傅行野还捏着眉心,正在用流利的法语跟一个国外的合作商舌枪唇战。
  
      于是,彭江舟也就只好一边安静地等着,一边观察别墅里的情况。
  
      这会已经天黑了,别墅里亮了灯,隐约可见绰绰人影,但距离太远,没办法分辨那个是不是聂长欢。
  
      一通电话结束,已经过去了二十分钟。
  
      傅行野重重地捏了捏眉心,将手机捏在掌心的时候偏头去打量别墅里面的灯火。
  
      有那么一瞬间,他恍惚间有一种自己是结束掉一天的工作而终于回到家的错觉。
  
      但转瞬,这种感觉消失了。
  
      他弯腰倾身下了车,昂藏挺拔的身躯立在车前的夜色中,孤独而萧条。
  
      他犹豫了下,才摁了门铃。
  
      很快,就有一个中年女人匆匆出来,不过她只远远地看了一眼,就又折返回去了。
  
      这个中年女人傅行野认识,之前柳铮失踪的时候,他查到她身上时,看过她的照片。
  
      于是傅行野也就耐心等着,大约两三分钟后,素姨就带着聂长欢一起出来了。
  
      聂长欢的腿似乎已经恢复的差不多了,完全靠自己朝这边走来。
  
      但是傅行野注意到,她走的挺慢。
  
      所以当聂长欢在自己面前停下时,傅行野瞥了眼她的小腿,眉心皱了皱。
  
      聂长欢没料到傅行野会来,而且是在这个时候来,而且因为她才刚救过柳铮,聂长欢心头是感激他的。毕竟在聂长欢心目中,当年是柳懿比自己重要,现如今是柳铮比自己重要。
  
      只是,她和他之间是没什么话题可说的。
  
      所以她也就寒暄似的喊了声“傅总”,就让素姨给他开了门。
  
      傅行野半点没客气,三两步跨进来,二话没说,在聂长欢面前弯下腰,直接将她打横抱了起来。
  
      猝不及防的聂长欢一声惊呼,身体的瞬间失重感让她下意识地就用手攥住了傅行野的衣襟。
  
      傅行野挺乐意看到她这样,垂眸看着怀里的她,一种莫名其妙的满足感充斥着胸腔。
  
      但聂长欢下一秒就松开他并且冷了脸:“傅行野你是不是有病?你放我下来!”
  
      “进步不小,终于肯叫我名字了。”傅行野不以为意,轻松地抱着聂长欢往里走。
  
      “你放我下来!”
  
      “不放。你的腿不是还没完全康复?谁允许你就这么随便乱走的?”傅行野又垂眸看了她一眼,目光最后落在她因为生气而紧抿的唇上,“怎么,唐斯淮抱得,我就抱不得?”
  
      “……”简直不可理喻!
  
      聂长欢懒得跟他多说,手下用力。直接一把掐在他腰上。
  
      好巧不巧,刚好掐在傅行野之前为了救柳铮而被撞伤的地方,傅行野顿时疼得冷汗直冒,一双正在往前迈动的长腿一软,差点就那样抱着聂长欢跪了下去。
  
      一旁的素姨和彭江舟吓得不轻,聂长欢也微微怔住。
  
      彭江舟立刻就冲上来,满脸紧张地说:“哎哟傅总,您赶紧把聂小姐放下来吧!上次你在河里被那人贩子用石头砸了腰,这还没恢复呢,弄得不好可是要半身不遂的!”
  
      “……”傅行野正想让他闭嘴,不知想到什么,最后只看了彭江舟一眼,“你最近的话很多。”
  
      “我这不是怕傅总你下半身瘫痪嘛!毕竟那伤筋动骨的大伤!”彭江舟委屈巴巴地看向聂长欢,“其实医生根本不让咱们家傅总出院的,让他至少还得在床上躺个半个月,结果傅总非是不听,非要开车过来,说是不放心你和柳铮!我都……”
  
      “彭江舟。”傅行野默默地在心里加了句:戏过了。
  
      彭江舟立马住了嘴,不过还是用一副担忧不已的神色盯着傅行野的腰。
  
      聂长欢一时也有些心头不舒服了,不管傅行野的伤是不是有彭江舟说的那么严重,但他确实是为了救柳铮才受了重伤。
  
      她低垂着眉眼,又重复了一遍:“你放我下去。”
  
      不过这一次,她的语气已经算得上温声细语了。
  
      “没事,我这腰用在你身上,还绰绰有余。”说着,傅行野重新迈步,继续往里走。
  
      一旁的彭江舟:傅总,我怀疑你在开车并且证据充分!
  
      聂长欢在外闯荡这么多年,跟着沙容和雷云期在酒桌上也摸爬滚打过无数次了,早已不是当年那个纯情又古板的小姑娘了,因为她这几年在酒桌上听过的荤话没有一千句也有五百了,所以傅行野这两句话,她是秒懂的。
  
      她顿时就觉得挺无语,弯唇冷笑了下,但她什么也没说,因为傅行野已经抱着她上了台阶,转眼就进了主厅了。
  
      傅行野进去后,第一眼看见的就是唐斯淮脱在玄关的那双男士皮鞋。
  
      像他们这个圈子的商务人士,又都是顶级世家的公子,所以身上穿的脚上踩的,往往都是各自熟悉的匠人制作出来的,是一眼就可以认出来的。
  
      傅行野当时就沉了脸,压着眉眼冷冷地往周围一扫,最后目光定在通往二楼的旋转楼梯上。
  
      唐斯淮站在楼梯中间的位置,身上穿着一身挺休闲的衣服,脚上踩着一双看着就很柔软的男士拖鞋,正居高临下地看着傅行野。
  
      他眉间唇上都是带着笑的,还主动朝傅行野点了点头:“傅三少,欢迎。”
  
      这完全是一副把自己当成男主人的架势了,还欢迎?
  
      傅行野觉得唐斯淮真是有意思极了,正准备反向嘲讽他两句,就听聂长欢温声对唐斯淮说:“斯淮哥,你和素姨先招待下傅总和彭副总,我先去楼上看看铮儿。”
  
      顿了顿,她转向傅行野,一副客气有礼的抱歉模样:“不好意思,铮儿现在情绪不太好,我要先上去看一下。”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