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被大佬看上后每天都好害羞 > 142 倦

142 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因为这个小男孩儿特意停下来,盯着他看。
  
      傅行野垂眸看他,在看到他的长相时显示微微一怔,随后心跳轰隆作响,脑袋里像是有什么东西嘭地一声炸开。
  
      他僵在了原地。
  
      小男孩儿依旧仰头盯着他,将他的一切反应都尽收眼底。
  
      傅行野无意识地朝他走了一步,脚步却虚浮不已。
  
      他张了张嘴,本想问点什么,可最终却没发出声音,只是一双眼睛连眨也不敢眨一下了。
  
      小男孩见他这样,似乎是戒备地往后退了一步,随后就被跟上来的那名德城女人给牵走了。
  
      傅行野回过神来的时候,他已经跟着几人重新走回到了聂长欢的病房附近。
  
      那小男孩儿在进病房之前又回头看了他一眼,傅行野立马朝前跨了一步,可那小男孩儿似乎只是随意一瞥,很快就收回目光进了病房。
  
      傅行野追了过去,却在走到门口的时候突然又不敢进去了,就捏着拳站在门口,微微仰着头闭上了眼睛。
  
      他猛烈的心跳,还没有停歇下来。
  
      紧接着,病房里就传来聂长欢的声音。
  
      傅行野似乎听见她喊了声“铮儿”,心跳就瞬间停了一瞬。
  
      但紧接着,小男孩儿说:“姐姐,你又瞒着我们。”
  
      傅行野陡然听见这声“姐姐”,瞬间回忆起聂长欢当年那个才白天左右就随着柳懿一起消失的……弟弟。
  
      他的心啊,就像在隧道里极速前进的列车,原本以为很快就要再度沐浴光明,结果哐当一声发生剧烈撞击,所有的东西全都碎成了渣,再度埋葬在漆黑的隧道里,再也出不去了。
  
      傅行野往后退了步,脊背撞在墙上的疼痛让他清醒了些。
  
      他在原地站了会儿,重新站直身体跨步往电梯走的时候,他费力地扯了扯唇,却连苦笑都没有挤出来,满心满脑都是五年前那个属于自己的孩子,那个被聂长欢毫不犹豫就拿掉的孩子。
  
      刚才看到那个和聂长欢长得如此相像的男孩儿,他还以为,他还以为……以为是……
  
      傅行野的心又剧烈地痛起来,他走到电梯口的时候,因为承受不住那疼痛而弯了腰。
  
      胸腔深处像是有野兽在垂死挣扎,在撕裂抓咬的五脏六腑。
  
      他的眼慢慢猩红了,抡起拳头在墙壁上砸得鲜血直流之后,他才意识到自己在做什么。
  
      他又……失控了。
  
      ……
  
      病房里,聂长欢看着独自跑到沙发上坐着的柳铮,求助地望向夏果。
  
      夏果耸耸肩,表示自己也没办法:“不光是柳铮生气,连我也很生气。欢,我们是家人,可你从来都不把你脆弱的一面给我们看,用你们的话说,这就是见外,很让我们伤心的!”
  
      夏果不会拐弯抹角,再肉麻煽情的话都会直接表达出来。
  
      聂长欢却内敛,尤其这几年的锤炼让她内敛得甚至冷冰冰的,所以面对夏果这些话,她也只能心虚地道歉:“对不起嘛,我就是不想让你们担心。”
  
      “你应该把事实告诉我们,至于要不要担心,会不会因为担心就影响我们,那是我们的事情,不需要你替我们考虑!”
  
      夏果无父无母,当初在傅行野的那个庄园里跟聂长欢相识后,后来就去医院尝试当护工了,然后刚好就遇到了母亲失踪的、当时才三个月大的柳铮,再然后才遇到来找柳铮的聂长欢。
  
      所以在聂长欢提出雇佣她帮忙照顾柳铮的时候,她觉得这是上天赐予的缘分,毫不犹豫地就答应了。
  
      后来聂长欢回国内,夏果反正孤身一人,也欢天喜地的跟来了。
  
      刚开始聂长欢没钱,她和聂长欢还一起住过将近两年的出租屋。那一年时间,聂长欢几乎没有买过个人用品,所有的钱都花在养房子、孩子和养她夏果上面了。
  
      好在她自己语言能力方面最为惊人,所以在国内反而过得更加风生水起。尤其是聂长欢虽然雇佣了她,但是在柳铮开始上学后,聂长欢还出钱让她去学了一些手艺技艺,她就更是因此认识了许多的朋友。
  
      聂长欢对她来说,是朋友,更是恩人,胜似家人。
  
      所以此时此刻,由柳铮挑了个头后,反而是夏果最为生气。
  
      柳铮原本坐在沙发上生闷气,此可见夏果抱怨聂长欢,他瞥了眼聂长欢抱歉的模样,就站起身来,跟夏果说:“夏夏姐姐,你去给我姐姐买些水果,可以吗?”
  
      他刚才观察过了,聂长欢的病房里什么吃的都没有。
  
      但其实傅行野每日要么亲自买来饭菜和水果,要么也是要让彭江舟细致准备的。只不过按照傅行野的习惯,若是当时聂长欢没吃,他都是直接扔掉,下次再买更新鲜的。
  
      支走了夏果,素姨去厕所了又还没出来,柳铮是个闷葫芦,聂长欢只好朝他递出手:“铮儿,到姐姐这儿来。”
  
      柳铮看了聂长欢露在被子外面那条包扎着厚厚纱布的小腿,还是听话地走到了她身边。
  
      聂长欢牵住他的手,眼眶有些酸涩,轻声说:“谢谢你在这么生气的情况下,还在夏果面前维护我。”
  
      柳铮有点别扭,闷声说:“我才没有。”
  
      聂长欢轻笑出声:“好好好,我们的铮儿最高冷,没有就没有。不过铮儿,夏果姐姐也是关心我。”
  
      聂长欢只说了一半,也只是起个提醒作用,毕竟柳铮只有五岁,还是一个不会人情世故的小屁孩。
  
      柳铮点点头,表示自己知道。
  
      聂长欢心疼地揉了揉自己这个闷葫芦弟弟的发顶,看着他总是低垂着的眉眼,心头一涩,还是没忍住,说:“铮儿,还记得我跟你说过吗?你虽然没有爸爸妈妈,可是姐姐会成为你的依靠,永远都不会抛下你、离开你,所以咱们的铮儿要每天都无忧无虑、做个最快乐又最没心没肺的小朋友,好吗?”
  
      柳铮这次连头也没点了,低垂着眼眸也不知道看着哪里,只是说:“姐姐,老师说我是幼儿园里最聪明的孩子,以后一定会有出息的。”
  
      聂长欢差点泪崩,以为柳铮是怕自己嫌弃他。
  
      可柳铮抬起头来,抬起小手反握住她的手腕,认真地说:“所以姐姐,你不用这样辛苦。如果你想睡懒觉,如果你想跟其他小朋友的妈妈一样逛街追剧,你都可以做的。我可以照顾好自己,我还可以照顾好好。”
  
      聂长欢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已经泪眼模糊,原本掩藏在骨子深处的疲惫莫名就被这小家伙几句话给戳出来了。
  
      她抬手用手背抹了下眼泪,郑重地跟柳铮点头:“我相信我们的铮儿,我们家铮儿是最棒的的。”
  
      柳铮瞥了眼她手背上的泪水,忍了忍没忍住,还是去旁边拿了张纸巾,仔细地将她手背上的泪水擦干净了,又抽了两张纸巾塞到聂长欢手里。
  
      聂长欢顿时又哭笑不得了:柳铮这洁癖,也不知道从何而来。柳懿虽然爱干净,但也没有到这种兼具强迫症的程度。
  
      在聂长欢用纸巾擦眼泪的时候,柳铮突然说:“我刚才在电梯口碰到一个叔叔。”
  
      聂长欢没在意:“是你认识的叔叔吗?”
  
      柳铮摇头,但接着说:“那个叔叔和好好长得很像。”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