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被大佬看上后每天都好害羞 > 132

132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他身高腿长,一出现、一站定,周边的人立刻有一种威压感。
  
      聂长欢看了眼缩着肩低着头的常念:“常小姐,还不走?”
  
      被点名的常念心头一抖,不得不抬头去看傅行野,就在她纠结该怎么解释自己会出现在这里的原因时,发现傅行野根本没在看她。
  
      那双漂亮而危险的桃花眼,正一瞬不瞬地朝向聂长欢。
  
      聂长欢今日的穿的衣服将她好看的曲线勾勒得太完美了。
  
      常念咬牙,正准备厚着脸皮去挽住傅行野的手臂,傅行野问聂长欢:“是你找我?”
  
      聂长欢不得不微微仰起脸去跟他对视:“傅总,你的人跑到我们的地方闹事,我们人微言轻不敢妄动这位自称是你老婆的常小姐,只好拜托你亲自来接一下。”
  
      那声老婆一出来,常念差点咬掉自己的舌头,尤其是当她察觉到傅行野正朝自己看过来的时候,她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傅行野看着低垂着头的常念,意味不明地笑了下:“哦?”
  
      谁也不知道,他这疑问到底是针对聂长欢说的哪句话。
  
      但聂长欢无意与他浪费时间,又道:“对了,傅总既然来了,鉴于您与我之前公司的合作关系,有件事顺道跟您做个最后汇报。”
  
      她侧身看了眼身侧自己那被周经理抱在怀里的纸箱:“我已经正式从这家公司离职了,更是与您跟公司的那单生意再不相关,所以您之前所提的要求,我恐怕没办法继续效力了。但是,我相信沙容老师会给您安排更合适的工作人员来满足您的需求的。”
  
      说完,她侧身从周经理怀中抱过自己的箱子,单手摁了电梯下行键。
  
      看着电梯楼层逐渐逼近,傅行野扯唇:“聂小姐这么潇洒,看来是准备好了足够的违约金?”
  
      “违约金?”聂长欢偏头看了他一眼又去看电梯显示屏上的数字,“何来违约一说?这单生意既然签了合同,就当然会继续下去。”
  
      她说到这里,傅行野微微皱眉。
  
      果然,就见聂长欢垂眸轻笑:“不过合同里只写了要雷云期按照您的要求拿画出来售卖,却并没有明确指定需要我聂长欢这个工作人员全程跟进、更没有只言片语提过需要我单独对接傅总您呀。”
  
      顿了下,她偏头看着傅行野,脸上的笑意不变:“傅总,您说是吗?”
  
      傅行野静默地盯着聂长欢那张除了妆容其他没有半点变化甚至更有魅力的脸蛋儿,将垂在身侧不自觉地捏紧的拳头松开了,然后他看着聂长欢,也笑了。
  
      电梯叮地一声响起,聂长欢往前走了一步,这才察觉自己手臂上还搭着傅行野那件西服外套,于是她单手抱着箱子,将西服外套递向傅行野:“傅总,您的衣服。”
  
      傅行野看都没看那件衣服,只是盯着聂长欢的脸。
  
      他微微偏着头,嘴角一直噙着那抹笑意,看起来要多讨厌有多讨厌。
  
      彼时,电梯门已经打开。
  
      聂长欢见他没有要接的打算,眉眼敛了敛,而后一扬手,将衣服直接扔在了电梯口的垃圾桶上。
  
      然后,她头也不回地走了。
  
      她这个举动,惊呆了走廊里站着的所有人。
  
      这一片的写字楼,算是上京最豪华地段的写字楼聚集地了,只要是在这一片上班的人,就没有不认识傅行野这号人物的,也多得是想削尖了脑袋挤进傅行野那栋办公大楼的人。
  
      所以哪怕不是傅行野的员工,个个都是对他敬畏有加、恭维至上的。
  
      一般情况下,一般的身份,见到傅行野都只有点头哈腰的份儿,没人敢、甚至没人敢想象会有人这么对傅行野。
  
      常念也惊呆了。
  
      在她的感觉里,聂长欢就是会为了攀附傅行野而耍尽心机的一个小秘书小助理,没想到她竟然敢扔了傅行野的衣服。
  
      但她转念一想,觉得聂长欢不过是想另辟蹊径罢了。
  
      顿了顿,常念默默地走过去,将傅行野的西服外套从垃圾桶上拿了起来。
  
      但是在拿起来的那一瞬间她又后悔了:她的本意是想表现得自己大度而通情理,但像傅行野这样身份的人,垃圾桶的衣服还去捡回来,可不是在变相地损坏他的颜面么?
  
      于是一时之间,常念抱着衣服,扔也不是,不扔也不是了,尴尬不已。
  
      以前从没有过一刻,她这么痛恨自己出生在那样一个贫穷的底层家庭,导致她在大场合里总是因为见识不够、心思不够敏捷而出丑。
  
      她偷偷去看傅行野,但傅行野的视线似乎一直没有离开过聂长欢,直到电梯门合上很久以后,他才收回视线,垂下了一双晦暗不明的眼睛。
  
      周遭寂静不已,其他人都默默地离开了,只有常念仰着头站在他身侧,眨也不眨地盯着他的一双眼睛里,蓄满了屈辱和不甘的泪水。
  
      一会儿过后,傅行野眼看要偏过头来,常念立刻挤出眼眶里的泪水,正准备做出一副隐忍的表情,结果傅行野看着周经理的背影,叫住了他。
  
      周经理犹豫了下,碍于这人的气场,还是往回走了几步:“傅总?”
  
      傅行野用下巴点了点电梯的方向:“她是你们的副总之一?”
  
      常念听见这话,惊了:她一直以为聂长欢只是个小秘书。但也无所谓,她现在似乎已经离职了,是个连工作都没有的人了,而她常念依然是鲸城大学的高材生。
  
      而周经理犹豫了下。
  
      但傅行野刚才无意看见了聂长欢散落的离职申请,其实已经知道了,他的本意也不是要问这个。
  
      所以顿了顿,他又问:“她凭什么?”
  
      周经理一怔,一时不明白傅行野的意思。
  
      傅行野笑笑,低头从兜里摸出一包烟,控了一根出来喂进嘴里叼着,手里把玩着打火机没有点燃。
  
      他像是认真思考了下,又问:“凭她年轻漂亮?还是凭她不知天高地厚?”
  
      到这里,周经理隐约明白,聂长欢这当众打了傅行野的脸,他怕是要问罪了。
  
      所以周经理抬手擦了下额头的冷汗,斟酌着解释:“这个,聂副总她已经离职了,其他的事情我们也不方便多说。”
  
      “是吗?”傅行野盯了他一眼,但不再问,摁了电梯,直接离开了。
  
      自始至终,都没有被傅行野正眼看过的常念,到这会儿算是全都明白了。
  
      可她的骨气只让她在原地站了不到两秒,就赶紧抱着傅行野的衣服跟进了电梯。
  
      ……
  
      楼下,雷云期看见聂长欢出来,赶紧屁颠屁颠地跑过来,一把夺过聂长欢怀中的纸箱,笑得一口白牙在初冬的阳光下发亮发光似的。
  
      但为了确认,他还是巴巴地问:“成功了吗?”
  
      聂长欢做出这个决定之前,是事先跟雷云期沟通商量过的,所以今天聂长欢前脚过来离职,雷云期后脚就跟过来了,一直等在楼下。
  
      聂长欢脚步未停,睨了他一眼,不答反问:“常念是你找来的?”
  
      “……”雷云期干笑了声,“小师妹,你知道我为什么……”
  
      雷云期想说你知道我为什么那么喜欢你放不下你吗,但是转念想到昨晚自己才被聂长欢警告过,所以赶紧改口说:“你知道你为什么那么迷人吗?首先要想找出一个像你这种天花板长相的姑娘就已经很难了,更别说你还兼具才情、聪明善良这些数也数不尽的优点!”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