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被大佬看上后每天都好害羞 > 125 画家

125 画家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楚颜一眼看到床边沙发上坐着的男人,还以为自己看错了。
  
      她想要坐起身、却因为身上某处传来的锐痛而控制不住地轻哼了声。
  
      可这一声,因为她的嗓子而异常地难听,甚至有些刺耳。
  
      楚颜立刻闭紧了嘴巴,在那一刻,她脑子里想到的是:等自己如愿以偿以后,必须去认真看一看并且治好自己的嗓子了。就这样一副嗓子,以后若是与傅行野缠绵床榻的时候,恐怕不能助兴只能扫兴吧!
  
      傅行野察觉到人醒过来,放了手里的平板,起身走了过来。
  
      “感觉怎么样?”
  
      他的声音,称得上温和了。
  
      楚颜立刻就有点眼酸,抿着唇点了点头,但随即又补充:“我还好,都在可以忍受的范围之内。”
  
      傅行野听完,也没说什么,直接出了病房。
  
      楚颜一开始没反应过来,以为他这就要走了,立刻就慌乱无措地想要下床。
  
      傅行野察觉到她的动静:“我只是去叫医生。”
  
      “……”楚颜一时有些难堪,而且她刚才太着急,这会儿已经下了床了。
  
      刚才不觉得,现在一停下来,她就觉得两条腿痛得她全身发抖,要不是双手死死扣着床沿,她就要摔到地上了。
  
      她眼巴巴地看向傅行野。
  
      傅行野脸上没什么表情,但他默了默,走了回来,将楚颜打横抱起、轻手轻脚地给放在了床上。
  
      楚颜太过震惊,以至于全程她都微微张着嘴、眼睛眨也不眨地盯着傅行野的侧脸看。
  
      直到傅行野替她盖好被子、抬眸也看向她的时候,她才慌乱又心虚地收回视线。
  
      傅行野也收回视线:“乖乖等着,我一会儿就回来。”
  
      但在他转身的时候,看见陈焰川正眉头微皱地站在病房门口,他就没再出去,而是吩咐陈焰川:“去叫医生过来,顺便去酒店买些清淡的饭菜回来。”
  
      在陈焰川的印象中,傅行野似乎都没有如此照顾过聂长欢。
  
      陈焰川虽然是傅行野这一边的,但傅行野的态度转变如此之快,他还是觉得有些难受。
  
      他心里想着这些,就站着没动。
  
      “怎么,我已经使唤不动你了?”傅行野微微提高声音。
  
      陈焰川微怔,随即朝傅行野一鞠躬,说了一句“好的,三少,我这就去。”后,就转身出去了。
  
      在走廊里走了一段距离、经过一个垃圾桶的时候,他犹豫了下,最后还是将一直捏着手里的那份资料给扔掉了。
  
      那份资料里,是他花大力气追查到的有关聂长欢的消息,更是有她现在的落脚住址。
  
      陈焰川提着东西回病房的时候,楚颜已经坐在餐桌边了。
  
      傅行野陪坐在一侧。
  
      只是楚颜的神情很奇怪,她像是震惊过度又像是因为太过欣喜而有些呆滞。
  
      在陈焰川默默地将饭菜往餐桌上摆的时候,楚颜用手搓了下自己的脸:“小野哥哥,你刚才说的是真的吗?”
  
      傅行野勾了勾唇:“你说呢?”
  
      “我知道是真的,可我就是太兴奋了、也太感动了。”楚颜眼眶一红,竟然说着就流下眼泪来了。
  
      傅行野抽了一张纸巾递到楚颜手里,楚颜立刻捧了过去、像是接过了一个稀世珍宝一样。
  
      就在陈焰川听到云里雾里的时候,楚颜有些害羞又更多期待地问:“那我们什么时候……结婚呀?”
  
      彼时,陈焰川正在用碗盛汤,闻言手一抖,一碗汤就那么洒在了楚颜的腿上。
  
      汤是温热的。
  
      但楚颜立刻哎呀一声,皱眉看了陈焰川一眼,但她立刻意识到什么,赶紧开玩笑般地抱怨道:“哎呀焰川哥哥,你小心一点嘛,人家腿上还有伤呢。”
  
      陈焰川看了眼傅行野,认真地跟楚颜道了歉。
  
      楚颜挥挥手以示自己不在意了,然后又好心情地问傅行野:“小野哥哥,你还没回答我呢。”
  
      傅行野挑了挑唇:“你想什么时候办?”
  
      “我……我想现在就办。”楚颜心里也清楚,傅行野突然对她转变态度绝对是因为聂长欢的缘故,所以趁此机会成为傅太太是最聪明的决定。
  
      可惜,她现在的身体肯定撑不住繁琐的婚礼,而且她和傅行野的婚礼,她还想好好设计一番、到时候大大地出一个风头呢。
  
      所以顿了顿,她又说:“不过我知道你最近心情不太好工作又忙,咱们就先不着急,过两周再说?”
  
      傅行野没接话。
  
      一旁站着的陈焰川似乎还嘲讽地勾了勾唇。
  
      楚颜暗暗捏了捏拳,然后对着陈焰川道:“不过结婚这么大的事,是不是得先让焰川哥哥开始张罗布置了呀?”
  
      陈焰川没什么表情,但是他等楚颜话音一落,就把筷子塞到了楚颜手里。
  
      楚颜像是丝毫没感觉到陈焰川在暗示让自己闭嘴的样子,又有些不好意思地模样道:“焰川哥哥,你最近要是不忙的话,可以帮我联系国际上最知名的那几位婚纱设计师么?婚纱我想要定制的。”
  
      “忙。”陈焰川笑笑,很是客气抱歉地憋了这么一个字。
  
      楚颜暗暗捏拳,她知道陈焰川一定是已经站到聂长欢那一边了。
  
      但陈焰川丝毫不在意楚颜那像是恨不得吃了自己的眼神,问傅行野,“三少,下午有个会,您必须出席了。”
  
      傅行野瞥了他一眼:“以后颜颜说什么,你认真点听。”
  
      陈焰川一愣,盯着傅行野看了两三秒,最后在心里叹了口气,答:“好的,三少。”
  
      虽然知道傅行野并不是因为宠爱自己才这样对陈焰川的,但是楚颜依旧觉得这种被维护被捧着、都可以随意为难呵斥陈焰川的感觉,实在是让人沉迷。
  
      但面上,楚颜赶紧挽住傅行野的胳膊:“不要这样嘛小野哥哥,焰川哥哥跟你都像是亲兄弟了,你把他当佣人用,他会难过的。”
  
      佣人。
  
      听到这两个字,陈焰川的眼睫颤抖了下。
  
      但旋即他就听到傅行野说:“能给你当佣人,不是他的福分?”
  
      陈焰川猛地掀眸、但最终他忍住了,没有去看傅行野。
  
      楚颜隐约有一种感觉,觉得傅行野像是在慢慢地进行自我毁灭,但她旋即又觉得不太可能。
  
      傅行野已经拥有了现如今的财富地位,怎么舍得乱糟蹋自己培养的人才和明明可以轻易到手的利益呢?
  
      傅行野没有给她继续思考下去的时间,起身时跟她说:“我先回去准备开会,你安心养伤。”
  
      “小野哥哥……”楚颜见他往外走,那种因为心虚和不真实的感觉产生的严重不安感,让他不敢让他就这么离开了。
  
      傅行野脚步一顿,像是知道她在想什么:“婚礼的日期和具体事宜,你自己看着办,需要钱,跟我说一声就行。”
  
      扔下这句话,傅行野就走了。
  
      楚颜心里忐忑得不得了,在傅行野走后,就立刻让楚郁桥留给自己的人去查聂长欢的行踪。
  
      结果楚郁桥的人原本是跟着唐斯淮的,结果聂长欢在d国接到柳铮后,直接连夜偷偷走了,连唐斯淮都找不到人了。
  
      楚颜暗骂了声蠢货,让人继续追查后,就开始一边养伤一边紧锣密鼓地开始准备婚礼的事情了。
  
      在她准备结婚仪式这期间,她因为伤太重一直在医院里,而傅行野即便是工作再忙,每天也会到医院陪她一会儿。
  
      一开始,楚颜总害怕跟傅行野单独相处,因为他这变化实在太让她不安了。
  
      可时间一长,她也被麻痹了,开始心安理得的享受傅行野的陪伴和纵容。
  
      但是在这期间,楚颜自己也偷偷跑了好几个地方,开始想办法医治自己的嗓子。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