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被大佬看上后每天都好害羞 > 122 孩子呢

122 孩子呢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楚颜吓得手机直接掉了。
  
      “小……小野哥哥。”楚颜声音粗嘎沙哑,这一刻因为恐惧,更加地难听。
  
      楚颜又赶紧低头,一副泫然欲泣的样子转移了话题:“对不起小野哥哥,我一定吓到你了。”
  
      傅行野原本是垂眸靠在门框上抽烟的,这会儿他掀眸看过来,一眼盯住楚颜。
  
      他问:“谁怀孕了?”
  
      他一开口问,楚颜就知道自己完了。
  
      傅行野可不是八卦的人,尤其是在这种时刻。
  
      楚颜想把自己的嘴给撕了。
  
      傅行野见她不答,又垂下眼眸,将指尖夹着的那根烟往嘴里喂,但他的手抖得厉害,试了几次都没有成功。
  
      他颓败地垂下手,然后突然站直身体,转身就要走。
  
      “小野哥哥!”楚颜追了上去,从后面一把抱住了他窄劲的腰身,那坚实紧致的触感,让她浑身一颤,顿时就忍不住将他抱得更紧了些。
  
      她不能失去傅行野,越是接近他靠近他就越是不能自拔!
  
      她咬了咬唇:“小野哥哥,你答应过爷爷的,不能丢下我的,你答应过的……”
  
      傅行野一声未吭,直接抬手掰开了她的手就又要往前走。
  
      楚颜又去拉他,结果最后终究不敌傅行野的力气,被他一把推在了地上。
  
      楚颜此刻只有想要傅行野,连脸都不想要了,所以她猛地扑过去,一把抱住了傅行野的小腿,并将自己的上半身用力地地贴在他的小腿上。
  
      傅行野猛地闭上眼睛:“楚颜。”
  
      他声音不大,可楚颜心口一抖,手臂下意识地就松了些力道。
  
      傅行野猛地抽走腿,阔步离去。
  
      楚颜看着他的背影,呆呆地在地上坐了会儿,随后突然想起什么,猛地爬起身回了自己的房间。
  
      楼下,陈焰川见傅行野急匆匆地下来,立马走到他身边:“三少!”
  
      傅行野恍若听不见,只是往外冲去。
  
      陈焰川和赶出来的陈台对望一眼,陈台一声大喝:“焰川,赶紧追啊!这天已经黑了,盘上路上危险的很!可别让三少做傻事!”
  
      陈焰川吓得面色发白,赶紧追了出去,可他刚追去,傅行野已经自己开着车子疾驶离去!
  
      陈焰川急得骂了一声,也赶紧找了一台车子跟着彪了出去。
  
      车上,傅行野开出去好长一段距离了,才想到要给聂长欢打电话,问问她在哪里。
  
      可他拨了无数遍,电话也没有被接通。
  
      他猛地一拳砸在方向盘上,抱着头痛苦地沉默了一会儿。
  
      这时候,陈焰川的车停在他侧边,陈焰川下车来轻叩他的车窗玻璃。
  
      傅行野缓缓地直起身体,偏头看他。
  
      陈焰川拉开车门,坐到了驾驶座:“三少,您要去哪儿,我送你吧。”
  
      傅行野原本搭在方向盘上的手抬了抬,随后又放了回去。
  
      他哑声:“查一查聂长欢在哪儿。”
  
      听到“聂长欢”这三个字,陈焰川一愣,很快答:“好,我这就让人去问。”
  
      可他刚摸出手机准备打电话出去,傅行野的手机就响了起来。
  
      来电人是聂长欢。
  
      傅行野的心脏狂乱地跳动起来,几乎是抖着手将电话接通了。
  
      电话接通的那一刻,傅行野的心狂乱地跳了起来。
  
      他张了张嘴,甚至没能发出声音。
  
      聂长欢倒是先说话了:“找我有事?”
  
      听着她冷漠疏离的语气,傅行野一下子就被打回了现实,疯狂的心跳节奏很快就平息下去。
  
      他一手紧紧地握着方向盘,偏头看了眼车窗外漆黑的月色,终于问出口:“你在哪?”
  
      “这跟你有关系?”
  
      “……”傅行野闭了闭眼睛,“你在哪儿,我现在过来找你。”
  
      “不必了,我跟你好像也没有见面的必要,咱们还是各忙各的吧。”
  
      “聂长欢!”傅行野太阳穴的青筋直跳,但下一瞬他懊恼地捏拳,“你是不是……是不是怀了我的孩子?”
  
      回应傅行野的,是长久的沉默。
  
      就在傅行野以为电话已经被挂断、正准备拿下手机来看的时候,聂长欢突然轻轻笑了。
  
      不是短促的一声笑,而是想听到了什么有趣的事情,笑得有些停不下来。
  
      傅行野不自觉地攥紧了方向盘。
  
      然后就听聂长欢说:“原来你找我,是因为这个啊。”
  
      傅行野下意识地想解释,可转念一想,他也没什么好解释的。
  
      聂长欢顿了一秒,就代替他回答:“如果不是偶然知道了这个消息,恐怕你今天也不会联系我。哦,不对,恐怕你这辈子都不会再联系我了,对不对?”
  
      傅行野的薄唇紧抿着,他再次沉默了。
  
      聂长欢似乎就又笑了下,然后她就报了自己的位置。
  
      那是一家医院。
  
      坐在一旁的陈焰川听到聂长欢怀孕这个消息,震惊得一时没办法思考,直到他听到聂长欢在医院,他的神色陡然凝重起来。
  
      但他偏头看了眼连捏在手里的手机都忘了放下,就又启动车子狂飙出去后,他终究没敢把心里的那个猜测给说出来。
  
      ……
  
      医院里,已经换好病号服的聂长欢怔怔地坐在手术室外。
  
      唐斯淮在她身后站了会儿,轻声喊她:“欢欢。”
  
      聂长欢回神,朝唐斯淮笑了下,然后将手机放进包包里,然后将包包一起递给了唐斯淮。
  
      她说:“等会儿我进去做手术的时候,还麻烦斯淮哥帮我保管一下这些东西。”
  
      “欢欢。”唐斯淮缩回了原本准备来接包包的手,他神色里有痛苦也有犹豫,“你真的想好了?如果你真的这么做,你和傅行野这辈子可能真的就再……”
  
      “如果你还有事不能帮我拿,我就拿去寄存了再回来。”说着,聂长欢就要起身。
  
      唐斯淮立刻从她手中拿过包包:“欢欢,要不你再等等,从傅家老宅过来,最多也不过就是一个小时的车程。等你和傅行野商量过后,你再做决定,好不好?”
  
      聂长欢笑了下,然后摇头。
  
      唐斯淮还准备再说,可聂长欢像是害怕他再劝自己,等他接过包包后,就立刻说:“我先去一趟卫生间。”
  
      等她出来,她应该就能立刻进手术室了。
  
      唐斯淮想伸手拉住她,可他的指尖都触碰到聂长欢的手臂了,他一顿,心里不知划过什么想法,然后将手缩了回来。
  
      他一直目送着聂长欢的身影消失在走廊尽头,才低头看了眼聂长欢的包,再抬眸的时候,他抬手抹了把脸,然后转身,先行进了一趟手术室。
  
      聂长欢在卫生间里呆了十几分钟才出来,那时候,唐斯淮也刚从手术室出来。
  
      唐斯淮快步过来,单手扶住她,说:“欢欢,手术室都准备好了。”
  
      聂长欢呼吸一窒,那一刻差点没站稳,可她想起这两天发生的事,想起楚颜发给自己的那些东西、想起柳懿和小丑丑,就强行稳住了自己的身体,然后她无意识地捏着拳,一步一步地朝手术室里走去。
  
      聂长欢的身影没入手术室大门的那一刻,唐斯淮将她松开了。
  
      聂长欢在那一刻摇摇欲坠,好在手术室里的护士立马过来扶住了她。
  
      护士一边扶着她往里走一边安慰她:“这个手术虽然有些伤身体,但是你还小,事后只要好好修养就不会留下很明显的后遗症。”
  
      聂长欢脑子里嗡嗡直响,鼻子里全是手术室里那些消毒药水的味道。
  
      再往里走几步,能看见穿着防菌服的一个医生在摆弄一些冰凉的手术器械。
  
      那医生只瞥了她一眼:“躺上来吧。”
  
      聂长欢站着没动。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