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被大佬看上后每天都好害羞 > 114 你呀你

114 你呀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醒了。”傅行野简短说了一句,就问,“昨晚为什么不接我电话?”
  
      他虽然不至于把自己为了找她还出了一场事故的事情拿出来说,但心里总是有怨气的。
  
      聂长欢的眸光闪烁了下,撒了谎:“我当时没听见,后来看到了又怕你在忙,就没回。”
  
      傅行野垂了垂眸,没再纠结这个问题,抬手朝聂长欢招了招:“走,陪我吃早饭。”
  
      “我吃过了。”这是实话。
  
      傅行野掀眸看她,微皱了皱眉。
  
      两人之间的氛围再度陷入僵滞。
  
      聂长欢深吸了口气,撇开视线不看他,说:“昨天我去过医院了。”
  
      傅行野挑眉,好像在说,然后呢?
  
      “我听见你爷爷要求你跟我取消订婚的对话了。”当时你没有给出回应。
  
      这是让聂长欢辗转一晚不能成眠的首要原因。
  
      她已经憋了一晚上了,现在就要当着他的面问出来,给自己一个答案,或者给双方一个了断。
  
      但傅行野只是微眯着眼睛看她,好像她有多莫名其妙似的。
  
      聂长欢琢磨了下他的表情,知道他大概是没有取消订婚仪式的打算。
  
      她心里稍微好过了点,但亲口承认过爱着傅行野的楚颜横在她们之间,却是更难缠的问题。
  
      聂长欢心想,索性就趁着今天,一并问清楚了吧。
  
      她作为闺阁女儿的矜持颜面,她早就在傅行野面前弄丢了,也不在乎多这一次。
  
      是以,她只是短暂沉默过后,就又问:“如果我说我想知道你和楚颜之间的全部关系,你会告诉我吗?”
  
      傅行野的眉宇皱得更紧,但他像是为了聂长欢妥协了什么般,默了默后说:“她虽然姓楚,但她是我妹妹。”
  
      这个答案,给了跟没给一样。
  
      聂长欢咬了咬牙,厚着脸皮追问:“还有呢?”
  
      傅行野站直身体,耐心像是已经消耗到极致。
  
      他说:“聂长欢,你是不是忘了,她是因为什么原因才被送进急救室?你反倒纠缠着她不放做什么?”
  
      这话说完,傅行野就后悔了。
  
      但楚颜从小跟他一起长大,特别是在那段时期、两人建立了非比寻常的感情。
  
      看到这样至亲的姑娘伤成那样,他还没冷血到完全无动于衷的地步。
  
      楚颜在他心里,是有位置的。
  
      而聂长欢听到这话,脸上所有的表情都瞬间消失了。
  
      然后,她又极短促地笑了下:“你是这样觉得的吗?先不说到底是不是我害她进的急救室,就说当初唐斯淮可是因为我差点连命都没了,我连提一句他的名字,你都要不高兴很久呢。怎么,这些事,你都忘了?所以到了你的颜颜这里,我就该去医院跪着跟她道歉,除了担心她的伤情,连呼吸也都是错的了吗?”
  
      讽刺满满、像一把尖刀扎向对方。
  
      傅行野被她气得心头怒火直蹿:“要是论说话就能把人气死的本事,没人能出你聂长欢左右!”
  
      “怎么,是我说错了?”聂长欢冷冷一笑,“还是说,我戳到你的痛处了?”
  
      “聂长欢。”傅行野累极,一堆的破事等着自己去处理,他抛下所有过来找她,却遭受这种冷遇,不由得疲惫地闭了闭眼睛,“你非要闹是不是?”
  
      她闹?
  
      聂长欢觉得好笑。
  
      她是真闹,就不是现在这样子了。
  
      但她不想再多说一个字了。
  
      傅行野睁开眼睛看到她倔强隐忍的侧脸,心头微软,又问:“你想吃什么?我先让人准……”
  
      “不必了,不敢麻烦傅三少。”
  
      “……”傅行野抬手摁了摁眉心,扯唇笑了笑,转身,拉开车门就要上车离开。
  
      聂长欢见他真的要走,一直憋在心里的那句话再也忍不住。
  
      她追了一步:“楚颜亲口跟我说过,她爱你。”
  
      傅行野僵住,好一会过后才愕然转过身:“聂长欢,你胡说八道什么?!”
  
      又是她胡说八道。
  
      聂长欢哼笑一声,再不多言,直接转身离开。
  
      傅行野怔怔地看着聂长欢的背影,直到她完全消失在自己的视野范围之内,他才意识过来要去追她。
  
      可等他追过去的时候,聂长欢的身影早已淹没在汹涌的早高峰人潮中。
  
      傅行野打她手机,提示已经关机了。
  
      傅行野焦躁地在原地转了几圈,想了想,调出聂长欢的课表看了下,直接开车去了她学校。
  
      ……
  
      聂长欢本来是有课的,但是她状态实在太差了,就跟班长请了假,直接回家了。
  
      进家门之前,她还在想自己要怎么跟柳懿解释,结果一进家门,发现郑舒英坐在沙发上。
  
      她一时之间有些恍惚,还以为自己出现幻觉了,直到郑舒英搓了搓手从沙发上站起来,亲热又客气地叫了声“长欢”,她才发现,郑舒英苍老了好多,头发已经全白了。
  
      聂长欢没有回应她,连鞋都没换,直接冲进屋子里去找柳懿。
  
      柳懿在她自己的卧室里,不过聂悦山也在。
  
      听到动静,站在婴儿床边的聂悦山和柳懿同时回过身来。
  
      柳懿诧异地叫声“长欢”,下意识地想往她走过来,却在最后改变了主意,继续守在婴儿床边。
  
      聂长欢看到,柳懿的眼睛是红的,而且她充满戒备。
  
      聂长欢转眸去看聂悦山,眼睛里充满了恨意。
  
      聂悦山原本还想好好跟自己这个女儿说两句话的,但一对上她这眼神,他就忍不住想摆一摆作为父亲的威严。
  
      但是聂长欢都没等他说话,就道:“这里不欢迎你,请你出去。”
  
      聂长欢张了张嘴,下一秒登时就怒了:“房子写着你的名字,你还真就以为这房子是你的了?!还敢请我出去?”
  
      他声音太大太凶,婴儿床上的小丑丑立刻就被吓哭了。
  
      柳懿怎么哄都哄不住,也跟着流眼泪。
  
      聂悦山见此,也有点心疼自己儿子,就黑着一张脸不再开口了。
  
      可聂长欢今天本就处在情绪崩塌的边缘,此刻在房子里看见郑舒英和聂悦山,就在也忍不住了,她都顾不上大哭的小丑丑,又咬着牙说了一遍:“聂悦山,你们出去!现在就出去!”
  
      聂悦山想大怒,又顾忌小丑丑,顿了顿扬起手就想给聂长欢一巴掌,却被听到哭声赶紧来的郑舒英给拦住了!
  
      郑舒英一拍大腿,倒先哭起来:“这是干什么呀,都是一家人,就不能好好说话吗?”
  
      聂长欢笑了,觉得郑舒英一定是忘了,当初她是怎么对待自己和柳懿这个一家人的。
  
      但她态度突然转变,肯定不是无缘无故。
  
      聂长欢凝神,努力地让自己冷静下来。
  
      她看向郑舒英:“不管怎么样,铮儿你们总该是心疼的,现在他这么哭,咱们出去说。”
  
      说完,聂长欢先行出了柳懿的卧室。
  
      郑舒英给聂悦山使了个眼色,两个人都看了眼被柳懿抱着的柳铮,先后不情不愿地出去了。
  
      柳懿下意识地就想把门反锁了,但又担心聂长欢一个人在外面吃亏,就抱着柳铮站在卧室门口,留意外面的动静。
  
      客厅,聂长欢指了指沙发:“您坐。”
  
      郑舒英坐了,拍了拍自己身侧的位置:“长欢,你也坐。”
  
      聂长欢站着,只是看着郑舒英。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