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被大佬看上后每天都好害羞 > 第113章 身体受得了?

第113章 身体受得了?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这话,让在场众人都不由凛神。
  
      除了傅槿东淡勾了勾唇浑不在意,其他人全都朝傅行野看过去,想要知道他的反应。
  
      站在另一边的聂长欢更是心跳骤停、攥紧了指尖。
  
      傅行野是最后一个抬头的,他只看了傅震一眼就又重新垂下眼睛,没有只言片语。
  
      可傅震并没有就此作罢,又添了句:“这件事,还是越快处理越好。等颜颜的情况稳定下来,你就去跟那个丫头说清楚。”
  
      聂长欢等啊等,感觉过了好久好久,依然没有等到傅行野的反抗,她就再也等不下去了。
  
      他对她,竟然连一字半句的维护都没有。
  
      不但如此,他的沉默,是默认了傅震的话么?
  
      一时之间,聂长欢也不知自己是难堪屈辱、还是失望灰心。
  
      她微微仰起脸,扯唇笑了下,很快就将这种情绪压下去了。
  
      此时此刻,最重要的,是楚颜的性命问题。
  
      不知道又等了多久,急救室的门终于被打开。
  
      站在最前面的傅行野向前疾走几步:“医生,她怎么样?”
  
      医生:“没有性命危险,其他的要等病人醒过来才清楚。”
  
      傅行野的薄唇抿成一条直线,看着双眼紧闭的楚颜被推出来,沉声道:“请给她安排最好的病房。”
  
      聂长欢听到这里,转身离开。
  
      大约十分钟后,傅行野安排好楚颜,也出了医院。
  
      傅震转动轮椅追到了走廊上:“小野,这种时候你要去哪儿?”
  
      “我会回来。”傅行野只说了这么一句,就阔步往停车坪走,一边走一边拿手机打电话。
  
      聂长欢接到傅行野的电话的时候,手一抖,差点就把手机扔出去了。
  
      她想起傅震之前给傅行野的吩咐,觉得傅行野这会儿给自己打电话,虽然不太可能绝情到真的直接跟她提取消订婚,但是很有可能是来替楚颜兴师问罪的。
  
      聂长欢到现在都还记得,当时楚颜晕倒后,傅行野看向自己的那个冰冷眼神。
  
      若是傅行野真的因为楚颜跟她问罪,她该怎么办?
  
      跟他据理力争?
  
      不可能的,她做不到。
  
      毕竟楚颜还在医院躺着,昏迷不醒。
  
      那么认罪?
  
      聂长欢也做不到,她当时脑子晕乎乎的,其实自己现在已经自我怀疑得都分不清,自己当时到底有没有用力推楚颜。
  
      挣扎纠结良久,手机铃声已经响了三次了,聂长欢闭了闭眼睛,心道傅行野如果再打过来,她就接听吧,无论是怎样的结局,迟早都要面对的。
  
      可傅行野没有再打。
  
      他一边开车一边打电话,分神太过,车子擦着路边的护栏,发出尖锐的摩擦声,他被迫停了下来。
  
      前面被追尾的车子拦住他,报了警,傅行野只好将手机放进了口袋。
  
      聂长欢等了大约十几分钟,也没有再等来傅行野的电话,可她回过神来的时候,已经不知道自己漫无目的的走到什么地方了。
  
      天已经全黑了,她站在路灯下,藏在熙攘的人群之中,望着马路对面的一家医院出神。
  
      她查过,在这个社会,要拿掉一个孩子太轻松容易了。
  
      她是真的越来越想拿掉这个孩子。
  
      她知道自己在感情路上一遇到挫折就退缩十分不对,但她不能拿孩子的未来去赌。
  
      如果她和傅行野最终没成,她才20岁,还没有稳定的谋生能力,还要照顾负担柳懿和小丑丑,实在没有能力再去生养一个孩子了。
  
      心里这样想着,她就真的无意识走到了马路对面那家医院的大门口了。
  
      可一想到自己从这里出来后,肚子里的小生命就消失了,她就没办法再往前走半步了。
  
      她在医院门口站了好久,一直跟在她后面的那辆黑色轿车里的女主人终于没耐心了,她打开车门下车,踩着高跟鞋走到聂长欢面前,微微偏着头、似笑非笑地看着她。
  
      聂长欢犹豫了下,不知道该怎么称呼她,就礼貌性地点了点头。
  
      女人朝她努了努下巴:“你要是不进去,今晚就过来陪陪我吧!”
  
      说完,她就自顾自走了,走了几步她又停住,侧身看她:“对了,我的名字是池梦,你要是乐意,也可以直接喊我一声大嫂。”
  
      聂长欢没吭声,侧头看了眼池梦身后停着的那辆车。
  
      “我跟着你出医院的。”池梦轻嗤一声,满满嘲讽,“楚颜的死活不关我的事,我一个人闲得无聊,就看你比较顺眼。”
  
      她说话做事,完全是自说自话的模样。
  
      聂长欢想起傅槿东之前说过她在吃精神方面的药物,下意识地就想拒绝。
  
      她自己现在就已经一团糟了。
  
      可池梦像是知道她在想什么:“他跟所有人都是这么说的,所有人都以为我有精神病,所以啊,没有一个人愿意靠近我。”
  
      她的语气有点麻木,神情也是麻木的,浓烈艳丽的五官像是蒙了一尘灰,那么寂寥。
  
      聂长欢忙道:“对不起,我不是这个意思,我……”
  
      “没什么。”池梦摆摆手,从口袋里摸出来一根烟,刚想往嘴里塞,原本在车里的司机立刻出来,恭恭敬敬地喊了声“太太”,然后直接从她手里拿走了烟,扔进了一旁的垃圾桶。
  
      池梦保持着烟被拿走的姿势站了几秒,像是习惯了,扯唇自嘲一笑。
  
      笑完了,她看向聂长欢:“你跟不跟我走?”
  
      聂长欢心软是老毛病了,点头。
  
      其实,她也想从池梦这位大嫂身上多知道一些关于傅家、关于傅行野的事。
  
      但这时候的聂长欢还不知道,池梦会是她人生转折点中最为关键的那个人。
  
      原本定定看着她的池梦像是有点惊讶,然后像个小女孩儿一样满足的笑了,但这惊讶和笑都转瞬即逝,她转身上车。
  
      聂长欢跟上去,然后就被池梦带到了酒店。
  
      到了酒店门口,聂长欢才意识到一件事,站在门口不好意思进去了。
  
      “我一个人住。”池梦看着司机替她开门、插房卡开灯,等司机退出房间后,朝聂长欢招招手,示意她进去。
  
      司机看着聂长欢跟着池梦进去了,就进了对面的房间,第一件事就是打电话跟傅槿东汇报,最后提了一句:“要不要跟三少说一声。”
  
      “不必。”傅槿东挂断电话,捏着手机的手垂落身侧的时候,他看向身侧站着的傅行野,“什么时候能处理完,颜颜醒了,老爷子让你回医院。”
  
      傅行野像是没听见他的话,回答了几个交警的提问,把傅槿东送来的证件递过去让人看了。
  
      傅槿东也不在意,只是没再说话,就站在旁边等着。
  
      等处理完了,傅行野直接拉开车门上车,扬长而去。
  
      傅槿东也转身上了另外一辆车,跟在了他后面。
  
      两兄弟一前一后地到了医院,傅槿东跟傅行野上了同一部电梯,才慢悠悠道:“忘了告诉你,聂小姐被我太太带回酒店了。”
  
      傅行野蓦然抬眸看他。
  
      傅槿东瞥他一眼,先行下了电梯,单手插袋,不急不缓的。
  
      电梯门关上,傅槿东听见声音,脚步一顿,勾了勾唇。
  
      可转眼,电梯门又打开,傅行野从里面走了出来,并且越过他,径直朝楚颜的病房去了。
  
      傅槿东盯着傅行野的背影看了一秒,提步跟了上去。
  
      病房里,楚颜半靠着床坐着,见傅行野进来,楚颜下意识地就像拉起被子遮住自己被包扎过的脑袋,但她忍住了,只笑着笑了笑。
  
      傅震见他回来,哼了声,没再理他。
  
      傅行野走到床边,盯着楚颜打量了一两秒,温声问她:“感觉怎么样?”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