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被大佬看上后每天都好害羞 > 112 取消

112 取消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聂长欢难过得眼睛都红了。
  
      她紧紧地抿住唇,脑袋里蹦出好多伤人和质问的词句,正控制不住地要讲出来时,却听到傅行野说了声“对不起”。
  
      聂长欢愣了愣,电话那边的傅行野又说:“刚才是我表达错误,我跟你道歉,你别难过。”
  
      明明刚才还在凶她,转眼又这样柔声细语地道歉哄她,聂长欢的情绪犹如坐过山车一样,就这样轻易地被他牵引着上上下下,一口气卡在脖子里,上也不是下也不是。
  
      她偏头看向窗外,不吭声了。
  
      傅行野在电话那头叹了口气,继续哄她:“过两天有个家宴,傅老爷子邀请你跟我一起过去,所以你放学以后,在学校等着我,我来接你。”
  
      家宴?
  
      聂长欢一想起傅老爷子对自己的态度,就很抗拒。
  
      没有人会愿意往不喜欢自己的长辈跟前凑。
  
      见聂长欢不说话,傅行野的声音更温柔了些:“放心,我会一直陪着你。你要是不想久待,我们就早点离开。”
  
      聂长欢刚才那点小脾气,瞬间就消散的无影无踪了。
  
      而且傅行野都这么说了,她也没有拒绝的理由和立场了。
  
      病房里,楚颜见傅行野终于挂了电话,暗暗地松了口气。
  
      聂长欢应该还没说她已经怀孕的事。
  
      但看着跟聂长欢通完电话后唇角的笑意就没消过的傅行野,楚颜心里转眼又苦涩得厉害。
  
      她很后悔。
  
      她应该早点回来的。
  
      不过还好,一切应该都还来得及。
  
      ……
  
      家宴这天,正好是特招生公示的日子。
  
      虽然聂长欢已经通过了所有考试和面试,但是公示环节是必要的程序、必须走。
  
      而且只有公示过后,这件事才算板上钉钉。
  
      所以聂长欢去学校后,还是第一时间就拉着柳菲菲去公示栏了。
  
      在国画专业那一栏看到自己的名字,聂长欢才真正松了一口气。
  
      柳菲菲好像比她还开心,挽着她的手臂兴奋得直跳脚。
  
      “改天请你吃饭。”聂长欢一向很抠,第一次跟人说这样的话。
  
      “不要!”柳菲菲哪里不知道聂长欢的经济条件,想着能给她省一个就省一个吧,于是仰着脑袋理直气壮地道,“这种时候,我作为你唯一的朋友,该我请你吃饭为你庆贺一番才对嘛!”
  
      聂长欢还没接话,旁边有人嗤笑了声。
  
      聂长欢偏头看了她一眼,没有太在意。
  
      但柳菲菲看不惯那人脸上鄙夷的神情,怒道:“你阴阳怪气地干什么?”
  
      那人大概也在某专业的特招生名单上,所以用鼻孔看人:“不是我阴阳怪气,实在是你们太高调了。照我说,像聂长欢你这种条件的人成了特招生,就该捂着脸别让人看见你,免得别人笑话你走了后门。”
  
      那人的表情把柳菲菲气得脸都涨红了,可她一直被家里人看着,经事很少为人又很单纯,一时之间没有办法说出话来反驳。
  
      聂长欢现在对这些恶意已经麻木了,没什么太大的感觉,想把柳菲菲给劝走。
  
      可柳菲菲不走,恨恨地盯着那人。
  
      聂长欢只能轻声劝她:“别为无关紧要的人生气,别理他。”
  
      哪知道那人听到她的话,立刻娘里娘气地切了声:“哎哟装的清高的咧!你要真清高,当初就不该和楚颜那样一个哑巴竞争这个名额!我要是你,早就自动退出了,因为就算赢了一个哑巴得到了这个名额,我也没脸在学校见人读书了!”
  
      他提到楚颜,聂长欢才正眼看他,但她依旧什么都没说,拉着柳菲菲走了。
  
      两人前脚一走,那人就摸出手机给岑星月打电话:“星月女神,你猜我刚才遇见谁了?是你最讨厌的聂长欢啊!”
  
      岑星月那边似乎没什么兴致,很快就挂了电话,那个穿着粉色t恤白色紧身裤的男生一脸失望地转过身,差点就撞上了一个人。
  
      对方很高,他先是看到对方洗的有点发白的牛仔衬衫,立刻充满嫌弃,但视线再往上,看到那张冷冰冰却英俊无比的脸后,他又立刻眼睛冒光地笑开了:“这个小哥哥,你……啊!”
  
      谢兰沉一脚踢在他跨部,趁他吃痛跪下的时候,他一手按住对方的脑袋狠狠往下一压,按在地上摩擦了下后才面无表情地松开手站直身体,然后步调泰然地离开了。
  
      那粉色t恤男生痛得浑身发抖,慢慢撑着身体勉强直起身体后,抬手一抹嘴,一手的血。
  
      他还掉了一颗牙。
  
      他一跺脚:抄你嘛啊!特么的是谁?给老子滚出来!
  
      还没走远的聂长欢和柳菲菲听到声音,转头来看,就看见刚才那男生满嘴是血的站在那儿骂人。
  
      聂长欢下意识往周围看了眼,最后看到一个瘦高的背影进了旁边大楼的大厅内。
  
      柳菲菲也看到了,喃喃地问:“那是不是……谢兰沉?”
  
      闻言,聂长欢挑了挑眉,看着柳菲菲弯唇笑了下,前不着村后不着店地说了句:“你刚才被那个男生气得眼睛都红了,让人觉得好心疼。”
  
      柳菲菲张着嘴啊了声,反应了好一会儿才明白过来聂长欢的意思。
  
      她立刻红了脸低了头:“你别瞎说啊长欢,他怎么可能为了维护我去打架揍人。”
  
      顿了顿,她的语气低落下去:“他应该只会恨我的吧,或者根本就当我是个路人。”
  
      聂长欢揉了揉她的头发:“顺其自然吧菲菲。”
  
      她不想劝柳菲菲主动去做点什么,也不想因为安慰而给柳菲菲幻想,感情这回事,就应该顺其自然的。
  
      柳菲菲点点头,可她的情绪自此就低落下去了。
  
      直到下午结束所有课程,她也没有再笑过一次,像是陷入了某种痛苦的回忆里。
  
      但铃声刚响,傅行野就给她来了电话,说已经在外面等她。
  
      聂长欢担心柳菲菲,但柳菲菲跟她坐得近,隐约听见了些,立马就坐直身体催聂长欢赶紧走。
  
      聂长欢只得起身走了。
  
      傅行野靠坐在湖边的长椅上,身上像是没长骨头似的,两条长腿岔开。
  
      一眼看过去,连看惯了他的聂长欢都忍不住心跳加速。
  
      傅行野远远看见她,勾着唇角朝她抬了抬下巴,特别风骚。
  
      他还是那个傅行野,散漫不羁的。
  
      可聂长欢垂眸看了眼自己的肚子,眸光就暗了暗。
  
      傅行野见她走近了,就站起身走过来,一把圈住她往自己怀中一带,依旧是习惯性地摸了把她白皙细腻又饱满的脸蛋儿。
  
      这是在学校,聂长欢立刻就偏头躲开了。
  
      傅行野的手一顿,微眯了眯眼。
  
      聂长欢没有解释自己的行为,但也适当照顾了傅行野的心情,就柔声问:“你爷爷家在哪儿,车程远吗?”
  
      如今她怀孕了,晕车反应越加的严重了。
  
      如果超过一个小时还堵车的话,她是绝对憋不住要吐的。
  
      傅行野收回那只手,看似随意地插进裤袋:“家宴不在家里举行,就在你学校附近的餐厅,没几个人。”
  
      其实傅行野没说,原本傅震是把家宴地点定在距离鲸城大学大约有两小时车程的另一家酒店的,但傅行野考虑到聂长欢晕车,才强行让傅震改了主意。
  
      聂长欢松了口气。
  
      但坐上车子后,聂长欢偏头看了眼身侧坐着的傅行野,又想起了那个纠结了很多次的问题。她暗暗地想,如果今晚家宴过后,见过了傅家人,形势依旧还好的话,她就把自己怀孕的消息告诉傅行野。
  
      毕竟,要直接把这消息甩出来,那么傅家人、甚至是傅行野都很有可能会因为这个孩子而不得不安排结婚。
  
      她不想这样。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