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被大佬看上后每天都好害羞 > 102 我爱你,我好爱好爱你!

102 我爱你,我好爱好爱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聂长欢是被柳懿叫醒的。
  
      柳懿看着她脸上挂着的眼泪,急得差点跟着掉泪了。
  
      聂长欢也觉得自己出了一趟国,身体和情绪都变得非常奇怪,花了好大的力气安慰好了柳懿,就没再睡了。
  
      距离开学只有十来天时间了,也就是说正式的特招生考试、即主要的复试、面试环节,在十天后。
  
      一想到这个,聂长欢就没心情再顾及其他的了,甚至连即将要订婚这事都忘了,接连几天都在紧张学习,直到傅行野来到华城,提出接她和柳懿以及小丑丑一起去鲸城,她才从学习中抽身,开始跟着柳懿一起收拾整理。
  
      原本聂长欢以为,柳懿这次去鲸城,光是收拾整理东西就要花个两三天,而且柳懿的绝大部分东西都在聂家、回聂家拿东西又要生出许多波折,结果柳懿说那些东西都是身外之物、且那都是用聂家的钱买的,她也不想再要了。
  
      柳懿大概是下定决心,彻底决裂,再也不回了。
  
      柳懿嫁给聂悦山二十几年,如今将要带着自己的两个孩子远赴他乡,想来,也是唏嘘。
  
      聂长欢原本以为,保密工作已经做得很好了,结果在离开的前一晚,聂悦山还是找来了。
  
      但是被楼下抽烟的成釜给拦住了。
  
      成釜给傅行野打电话:“三少,要放人上来吗?”
  
      傅行野看了眼聂长欢,又看向正在哄孩子的柳懿:“伯母,聂悦山来了。”
  
      柳懿连一丝多余的表情也没有,挺客气地跟傅行野说:“麻烦傅三少让人帮我拦着。”
  
      聂长欢没说话,那个男人,再怎么也是她的父亲,而且聂悦山要见的,也不是她。
  
      傅行野就按照柳懿的话做了,只是原本以为聂悦山被拦个一时半会儿就会自己走了,没想到第二天早上一行人拖着行李箱抱着孩子下楼的时候,聂悦山还坐在楼下的木质长椅上,他脚边,一堆的烟头。
  
      听到声音,胡子都冒了出来的聂悦山立刻就站了起来。
  
      看到那几个行李箱和柳懿怀中的孩子,他猩红的眼眶都颤了颤,拦在了柳懿面前。
  
      聂长欢立刻就上前两步,挡在了柳懿和聂悦山之间。
  
      聂悦山看了眼聂长欢,梗了梗,声音沙哑地开了口:“你还真打算走?”
  
      这一句,让聂长欢微震:在她的印象中,聂悦山从未这样好语气、甚至语带卑微受伤。
  
      而且他此刻殷殷地看着柳懿,像是一副终于迷途知返的模样。
  
      见柳懿像是没听见,聂悦山不顾颜面,又补了句:“我在楼下等了你一夜,你带着儿子跟我回家,行不行?”
  
      这就是真的在求人的模样了。
  
      聂长欢心情复杂得厉害,害怕柳懿那样柔软的性子会因此动摇。
  
      她不由得偏头去看柳懿。
  
      柳懿这才慢慢抬头,既没有笑也没有任何愤怒的情绪,特别平静地说:“聂悦山,我们赶时间,还请你让一让路。”
  
      聂悦山听见这话,惊了,好几秒没说出话来,像是不认识柳懿了。
  
      柳懿见他不让,抱着孩子往一边绕了几步,就又要走。
  
      聂长欢赶紧跟上,但傅行野站在原地没动。
  
      几秒后,聂悦山垂在身侧的手捏成拳头:“柳懿,你要走就走,把儿子给我留下!”
  
      柳懿没停,反而抱紧了怀中的孩子走得更快。
  
      聂悦山猛地转身:“柳懿你给我站住!”
  
      柳懿已经上了车。
  
      因为小丑丑还太小,这次去鲸城,没有选择乘坐飞机,傅行野在咨询了专业人员的意见后,选择了豪华房车用以出行。
  
      其实按照小丑丑这个月龄的孩子,现在是不适合出远门的,但形势所逼,出此下策。
  
      原本还站在原地的聂悦山瞬间急了,就要冲上去,结果被傅行野一侧身、就给挡住了。
  
      下一秒,成釜就将聂悦山完全制住了。
  
      聂悦山红着眼睛瞪向傅行野:“我知道你位高权重,可你管不了我的家事!你也没资格管我的家事!”
  
      “您高看,我没时间管您的家事。”傅行野淡淡一笑,“因为您没有收到请帖,所以不知道,我跟聂长欢已经是未婚夫妻,所以聂长欢和伯母的事,就是我傅行野的家事。”
  
      聂悦山蒙了,等他回过神来,连傅行野都已经坐上房车后面那辆黑色轿车了。
  
      聂悦山看着一行车子缓缓启动,终于反应过来,朝着房车狂奔。
  
      房车降下的窗户后,露着柳懿完全没在看他的半张侧脸,依旧美得那样惊心动魄,放眼所有他毕生见过的同龄女人、再也找不到第二个能与她勉强比肩的了,这让聂悦山一下子就想起了刚认识她的场景。
  
      那时候她是鲸城书香世家柳家的天之骄女、而他不过是一个地方城市的小小富二代,当时在宴会上,他渺小到甚至都没有被她看过一眼。
  
      只是柳家属于她家的那一支落魄后、他花费心思把她娶回家后,慢慢地也就觉得她美则美矣、久了也腻人,以至于到今天之前,他都觉得柳懿不过是一个依附于他生存的聂太太,而已。
  
      他没想到,她是真的敢离开聂家、离开他。
  
      可这会儿,车都已经走远了,望都望不到了。
  
      聂悦山抬手抹了一把脸,觉得心头空落落的,可很快,他就想到柳懿带走了他日盼夜盼、盼了很久的儿子。
  
      柳懿竟然真的敢把他聂悦山的儿子带走!
  
      所以当郑舒英焦急地打电话来问、并且知道了实情后,差点连柳懿的祖宗十八代都骂了的时候,聂悦山没吭声,只觉得烦躁无比,也愤怒异常。
  
      但在郑舒英没完没了地尖酸刻薄的怒骂指责中,聂悦山忽然道:“对了,傅行野要跟长欢订婚了、连时间都定了,这事您是不是早就知道?”
  
      他没收到请柬,傅家再不讲道理也该通知郑舒英这个奶奶才对。
  
      哪里知道,郑舒英比他更惊讶:“上次在宴席上他确实送了个戒指给长欢,但我以为就是……你从哪儿听到的消息?”
  
      之前有打算,和真正定了订婚日期,那可是两码事!
  
      “原来您也不知道!”聂悦山冷哼,“他们也太欺负人,要想娶我聂家的女儿,还不得我点头说了算?!”
  
      况且,他还出钱在鲸城给聂长欢买了一套价值不菲的房子当嫁妆!
  
      母子俩彼此沉默无话,还是郑舒英先开了口:“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总归是别人家的。悦山啊,咱们得想想,我的宝贝孙子该怎么抢回来!”
  
      “我怎么知道?!”
  
      郑舒英被他吼了,也没发火,只哭着叹气:“不过她到底没敢跟你离婚,估计也就是拿孩子闹脾气,总有办法的。悦山,你先回家休息休息,我让厨师给你做些吃的。”
  
      ……
  
      车子行驶到岔路口,在路边缓缓停靠了会儿。
  
      因为傅行野有太多工作要忙、而且要跟陈心岚一起准备订婚事宜,而聂长欢马上就要考试了,所以是没办法跟着柳懿的房车一起慢慢往鲸城走的。
  
      聂长欢担心聂悦山的出现会给柳懿的心情造成不小的影响,更担心今天吃瘪的聂悦山会在路上给柳懿找麻烦,所以临时想要反悔,不跟傅行野一起回去、而是陪着柳懿坐房车了。
  
      但最终,在柳懿的反向威胁下、加之那个考试真的很重要,聂长欢还是跟着傅行野坐车前往机场。
  
      等傅行野和聂长欢乘坐的车子走了,成釜才恭敬请示柳懿:“丈母……不,柳女士,咱们也继续走。”
  
      柳懿笑着点头:“麻烦了。”
  
      等车子继续匀速行驶,抱着孩子的柳懿才偏头去看车窗外。
  
      窗外是并不熟悉的、但是是属于华城地界的风景。
  
      风景飞速倒退、眨眼之间,上一处的风景模样,瞬间就在脑海里模糊了。
  
      柳懿收回视线,垂眸去看怀中熟睡的孩子时,一滴眼泪落下,她轻声说:
  
      铮儿,你没有爸爸了。
  
      抱歉啊,我的铮儿。
  
      ……
  
      聂长欢自从从国外回来后,就一直忙碌紧绷着,这会儿上了飞机,原本打算继续啃书的,结果刚把书打开,书就被傅行野抽走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