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被大佬看上后每天都好害羞 > 91 后悔

91 后悔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傅行野回来的时候,已经是半小时以后了。
  
      他推门进来,看到办公桌边静静站着的聂长欢,挑了挑眉就没再看她,侧身让拎着一大堆东西的餐厅工作人员进来,看着人将那些餐食一一摆好后,就让人出去了。
  
      “怎么站着不动,不饿了?”
  
      聂长欢隔着一段距离看着沙发边挺拔俊美的男人,张了张嘴,说:“饿,但我吃不下。”
  
      傅行野皱眉,立刻提步走向她:“身体不舒服?”
  
      之前在办公桌上时,他忘了情入了迷,这会儿才恍然记起她当时似乎是抽噎着说过办公桌凉的很。
  
      聂长欢摇了摇头,依旧定定地看着他:“傅行野,你就没有什么想跟我说的吗?”
  
      傅行野抬眼看她。
  
      聂长欢的眼睛眨也不眨,仔细观察着他的表情。
  
      可一两秒后,傅行野懒洋洋地一笑:“这就太多了,你想听哪一件?”
  
      聂长欢看着他这副吊儿郎当浑不在意的模样,突然就不想再给他机会解释了,直接侧身拿过放在身后办公桌上的手机,递到他面前。
  
      傅行野在看到那只手机的那一瞬间,脸上的神色瞬间就暗了下去。
  
      他没有抬眼,抬手从聂长欢掌心抽走手机,解锁,查看通话记录,在看到最上面那个名字时,他的脸色瞬间就变得阴鸷冷沉了。
  
      他顿了一两秒,随后将手机往办公桌上随意一扔。
  
      手机摔在办公桌上,发出啪地一声重响,聂长欢沉在情绪里,被那声音惊得身子一绷,蓦然抬眼去看傅行野。
  
      傅行野正盯着她:“谁让你擅自接我电话的?”
  
      聂长欢不可置信的看着他,眼泪一下子就滚出来了。
  
      傅行野看见她眼泪,申请一怔,眉宇突然深皱。
  
      见他还嫌自己烦,聂长欢顿时就觉得难堪无比,好像之前与他的甜蜜全都是自己的一厢情愿,自作多情。
  
      毕竟,哪个深爱的恋人之间,会用这种语气说这种话?哪个深爱的恋人,看见对方落泪,会是这个表情呢?
  
      她原本还以为,傅行野之所以瞒着自己,不过是因为怕她知道了会心疼唐斯淮而忽略他,是因为吃醋。
  
      可现在看来,根本不是。
  
      聂长欢再也不想问他为什么了,只匆匆而狼狈地抹了一把眼泪,绕开他就往办公室外走。
  
      “聂长欢,你站住!”
  
      他突然出声,似乎还发怒了,聂长欢又是被惊得心口一抖,越发地委屈和难堪,干脆埋着头往外跑了。
  
      傅行野沉着脸扯松了领带,这种超出掌控的感觉让他焦躁,他在原地胡乱走了几步,最后闭了闭眼睛,再睁开时,他长腿紧迈地往外追了出去。
  
      可他刚追出公司门外,就听见电梯响起叮地一声,等他绕过拐角追到电梯口的时候,电梯已经在下行了。
  
      他捏了捏拳,又将电梯下行键胡乱且用力地按了数下,但下一部电梯上来的时候,已经是将近三分钟以后了。
  
      ……
  
      聂长欢胡乱拦了一辆车,在司机第三次问她要去哪儿的时候,她才从那幢豪华办公大楼上的大门处收回视线。
  
      她是希望他能追上来的。
  
      但他没有。
  
      聂长欢又低头看了眼自己的静悄悄的手机,终是无声地扯了扯唇。
  
      她让司机稍等一会儿,拨了一个电话出去后,才跟司机说了地址。
  
      大约一个小时后,车子在鲸城人民医院的正门外停下,聂长欢下车后,径直到了住院部的单人病房楼层。
  
      现在已经将近凌晨,走廊上冷清的很,聂长欢在门口静静站着,想了许多,最终深深地吸了口气,才轻敲了敲门。
  
      唐瑶瑶打开门,看到聂长欢时,微愣了愣,随即冷着脸让到一边,也不说话。
  
      聂长欢向往里走,可一双脚像是有千斤重、根本没办法迈动,只能站在原地,先朝病房里望了一眼,可这病房私密性好,什么也没看见。
  
      “你到底进不进?”唐瑶瑶瓮声瓮气地凶她。
  
      聂长欢看向唐瑶瑶。
  
      唐瑶瑶别开视线:“再不进来我就关门了!”
  
      “你哥哥他……现在情况怎么样了?”聂长欢开口,但声音有些发抖。
  
      “刚才在电话里,你不都听见了吗?明知故问什么?!”唐瑶瑶不自觉拔高声音,但她转头看了眼病房里面,又将嘴唇咬住了。
  
      聂长欢捏了捏指尖,一步一步往里走,越是往里,消毒水的味道和药的味道就越浓,她只敢盯着地面,都不敢乱看,生怕看到自己没办法接受的画面,但是当低垂的视野里出现病床的边缘时,她不得不抬头。
  
      在来这里之前,她想象过无数画面、也猜想过唐斯淮的受伤程度,但那些画面,远不及她此刻亲眼看到的来得震人心魄。
  
      她怔怔地、呆呆地盯着床上的人,根本不知道自己的眼泪是在什么时候流了一脸。
  
      那张白床单白被子的病床上,躺着的人,哪里还看得出一丁点唐斯淮温润如玉的样子呢。
  
      此刻的他,只有一双眼睛和口鼻还露在外面。
  
      那双眼睛安静地闭着,口鼻上挂着氧气面罩、只有氧气面罩里微微腾起的雾气证明他这个人还活着。
  
      “你假惺惺地哭什么?要不是因为你,我哥会变成这样吗?!”唐瑶瑶怕吵到唐斯淮,可以压着愤怒的声音,“要不是我哥上次短暂恢复意识的时候一直叫你的名字,你以为我会让你过来么?”
  
      “聂长欢,我恨死你了,我们家都因为你毁掉了!”
  
      “我二哥他……他可能再也不能恢复到以前的样子了……”
  
      说到这儿,唐瑶瑶呜地一声哭了,肩膀因为极度伤心而抽动着。
  
      这些天,她的眼睛都快哭瞎了。
  
      看见唐瑶瑶哭,聂长欢好像很难过,但好像又没什么感觉,只是眼泪跟着刷刷地掉。
  
      她没什么情绪地说:“对不起,我不知道……”
  
      “你怎么会不知道?!”唐瑶瑶猛地朝她走了两步,捏着的拳头差点就要往聂长欢脸上去了,可她最终忍了,只控诉般地朝她低喊,“我哥出事之前,给你发了那么多条微信信息,你为什么还要出门?!为什么就是非要出去惹事!如果你当时听了他的话,他就不会为了为了替你挡住那辆货车而出事!他就不会变成现在这样!”
  
      之前唐瑶瑶给傅行野打电话时,只说了一句“我哥是因为聂长欢才出事的”,并没有细说,所以现在聂长欢听到唐瑶瑶的这些话,先是茫然、后脑海里突然就冒出那天自己和聂曼霜去商场的路上碰见的那场车祸。而那天,唐斯淮确实给自己发了好几条微信信息。
  
      想通了这些,聂长欢一时之间如坠冰窖、悔恨和愧疚铺天盖地地袭来,她觉得有些呼吸困难,下意识又去看床上安静躺着、不知何时会醒来的唐斯淮,只恨不得当时被货车撞到的是自己。
  
      可,万事没有如果,后悔最是无用。
  
      聂长欢看着唐斯淮,张了张嘴,只发出微弱的声音。
  
      “对不起……对不起……”
  
      “现在说对不起有什么用?!”唐瑶瑶猛地一下扑过来,再也没忍住,一巴掌狠狠地扇在聂长欢脸上。
  
      聂长欢被扇得脸一偏,嘴角都浸出血来了,可她只嫌唐瑶瑶打得还不够重,并不能削减她的半分愧悔和难过。
  
      而唐瑶瑶扇完那一巴掌,愣了愣,激动的情绪慢慢褪去。
  
      她有些慌张地看了眼聂长欢那张迅速肿起来的脸,退了两步,逃到了落地窗前的沙发上坐下了,静静地捂着自己发热发痛的掌心发呆。
  
      聂长欢在原地站了会儿,等那一巴掌带给自己的眩晕感稍稍退却后,就缓步走到了床边。
  
      她眼睛看着床上这个悄无声息面目全非的男人,脑海里却是这个男人在受伤之前那英朗如斯、谈笑风生的潇洒模样。
  
      一个人经历了这样的巨大的变故,却是因为她聂长欢。
  
      而且唐瑶瑶刚才好像说,唐斯淮不一定会好了。
  
      那可怎么办。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