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被大佬看上后每天都好害羞 > 80 她倒学聪明了

80 她倒学聪明了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听完唐瑶瑶讲的那些关于原主姑娘的往事后,此刻再见到他,聂长欢的心境已经完全不同了。
  
      她看着他布满眼底的红血丝、看着他期待和无措的复杂眼神,很快就移开了视线,想要将车窗升上去。
  
      但车窗玻璃被他用手按住了。
  
      聂长欢瞥了眼他的手,直接拜托成釜开车离开。
  
      此时此刻,她实在不知道该用什么心情和态度来面对他,下意识地就想要逃避。
  
      可他在成釜启动车子的同时,哑声道:“欢欢,我们谈一谈,好不好?”
  
      看到这样卑微的唐斯淮,聂长欢心头一颤,终究是难过了起来。
  
      其实在面对楚郁桥时,聂长欢哪怕知道这个人是真正与原主姑娘纠缠最沉的一个人,但她除了有些怕他,就没有什么其他的情绪了。
  
      说到底,她跟楚郁桥之间没有任何切身的经历和情感。
  
      但唐斯淮不同,这个男人从一出现就充当着保护她、解救她、喜欢她、为她付出的角色,所以现在真相揭开,她除了觉得讽刺,也觉得无奈和难过。
  
      但现在,她是真的一句话也不想和他多说。
  
      她没有吭声。
  
      唐斯淮的喉结挺艰难地滚动了下,又唤了她一声:“欢欢。”
  
      “我觉得我们之间没什么好谈的。”她转过头去,唐斯淮立刻朝她扯出一个笑容、但那笑容很快又被萧索取代。
  
      聂长欢的后半句被他那笑弄得哽了哽,原本那些戾气满满的话就没能再说出口。
  
      她不再看他,只想要尽快结束对话,于是说:“今天谢谢你把唐瑶瑶带过来,没有你的帮助,这件事情不会这么顺利。”
  
      唐斯淮想问一句你怎么知道,毕竟他有嘱咐过唐瑶瑶不要说出来。
  
      但是转念一想,现如今的聂长欢好像早已不是当年那个什么都不懂、什么都要追着他要个明确答案的姑娘了。
  
      当年的聂长欢,可以针对“明明你不爱喝酒不爱应酬,为什么你就不能不去、不能不喝?”、可以就“为什么他们从来不主动来了解我、为什么就是要误解我”这种简单的人情世故问题给他写长达十多页信纸。
  
      以前,他厌烦这样的问东问西、偏执又死缠烂打的聂长欢。
  
      以前,他不止一次地想过,要是聂长欢但凡能聪明一点、脑子能知道转弯,事情也不会发展成那样。
  
      可现在,面对这样见微知著、聪敏而进退有度的聂长欢,他又开始怀念以前的那个聂长欢了。
  
      聂长欢见他久久不说话,再度请成釜开车。
  
      唐斯淮就是在这时候说:“欢欢,对不起。”
  
      对不起?
  
      聂长欢扯唇。
  
      可现在,说对不起还有什么用呢。
  
      他们全都以为,聂长欢没有死,所以这些日子,他们都毫无心理负担地生活着。
  
      但其实聂长欢早就死了,现在的在他们面前的人,不过是孤魂野鬼一样的丞相府嫡女。
  
      想到原主姑娘的性格虽然诸多缺陷,但是她对唐斯淮的爱意和付出,是绝对干净而炙热的。
  
      可原主姑娘最终丧命,根源就是唐斯淮。
  
      或者说,唐斯淮在这整件事情中,从法律层面讲,是完全不相干且无辜的一个。
  
      但……
  
      “不用跟我说对不起。”聂长欢眉眼很冷,“这不是你的错,是我自己当初不知进退、太过厚颜无耻了。”
  
      “欢欢,我求你……求你别这么说!”唐斯淮神色呼吸都急促不已,“当初……”
  
      “当初!对,当初你只不过是跟大家一样嫌弃我、看不起我而已。”聂长欢截断他的话,忽而极短促地笑了下,“都是聂长欢的错!她的人微言轻是错、她的命如草菅是错!她的懦弱无知是错!你堂堂的鲸城唐家二少,有什么错呢?你们,都不会有错的!”
  
      除了聂薇,聂长欢从不曾在任何人面前这样疾言厉色。
  
      唐斯淮微张着嘴,待反应过来后,他神色灰败,此时此刻觉得自己离聂长欢好像特别的遥远,他控制不住地想拉近两人的距离,于是就直接伸手想要来拽她的手臂。
  
      聂长欢却立刻躲开了。
  
      唐斯淮的手落空,却并没有收回手,那只手就那样僵在那里,神情之间充满了愧悔和受伤。
  
      聂长欢一夜没睡,这会儿已经累到极致。
  
      她懒得再看他:“唐斯淮,我很感谢你当初在山村里的那点善意,也很感谢你的那点善意成为我被聂家重新找回的关键线索,我更感谢后来的你愿意……”
  
      聂长欢突然摇头轻笑:“现在说这些还有什么意思呢。总之……总之,今时今日此地,你我恩怨两清。”
  
      “欢欢!”
  
      “成大哥,开车。”
  
      成釜这下猛一踩油门,车子轮胎擦着唐斯淮的皮鞋鞋尖呼啸而过。
  
      唐斯淮站着没动,眉眼落寞。
  
      车都开出去很远了,他还像一尊雕塑一样站着,那只落空的手,也还没有收回去。
  
      唐瑶瑶失魂落魄地从大楼里出来时,一眼看到自家二哥这模样,突然也不恨他强行将自己带过来了。
  
      她往前走了两步。
  
      唐斯淮听到声音,终于转了转头。
  
      唐瑶瑶看到他眼底的一片猩红,终于眼酸,哽咽着叫了声“二哥”。
  
      ……
  
      童丽诗自半年前因为一部网剧而火起来后,身价和流量都呈直线式上涨,所以她的微博粉丝数量,远在岑星月之上,甚至是岑星月的数十倍。
  
      所以,童丽诗的那条微博一出,瞬间引爆全网,吃瓜群众们先是一脸懵逼,因为童丽诗举行婚礼时只能算个没什么知名度的十八线小明星,后经过大佬们的一通挖料科普后,岑星月那条道歉微博也再次火了一把,再然后聂长欢这个原本寂寂无名的素人也成了全网的热议人物。
  
      舆论似乎全都朝同情聂长欢这一边倒,但随着童丽诗及其老公的粉丝开始控评,舆论又出现偏差。
  
      网上开始有大v号揪着爆料贴里说聂长欢是个乡巴佬这个点发出质疑,质疑童丽诗的老公干嘛放着那样的明星美女老婆不要,非要在结婚当天在房间里强迫一个乡巴佬?
  
      很快,童丽诗老公的老婆粉就开始刷#聂长欢那个丑逼也配?#这样的话题,吃瓜群众大多不在乎真相只在乎娱乐性,于是相当一部分原本同情聂长欢遭遇的网友就被带走了,纷纷开始质疑童丽诗老公强迫聂长欢这件事的真实性。
  
      柳菲菲趴在自己床上,咬着牙跟这些傻乎乎的网友对骂:
  
      你才是丑逼,你全家都是丑逼!
  
      我家长欢不知道多好看!好看死你!
  
      你们的嗓子眼拉屎的时候被糊住了吗!?竟在那儿说些屎话!
  
      ……
  
      可她一人之力,哪里是众网友的对手。
  
      跟人骂了两三个小时,手机都快烧起来了。
  
      柳菲菲沮丧地将手机一扔,趴在床上锤了锤床,无力闷哼了声。
  
      她越想越觉得不解气,自己也去买了一个自己目前能承担的大v号,直接让博主甩了几张聂长欢的照片,那些照片都是她有时候觉得聂长欢实在太好看、忍不住偷拍的。
  
      想了想,她还觉得不够,又蹬蹬蹬地跑到自己的小书房,从抽屉里翻出一张之前给聂长欢办入学手续时剩的一张寸照,用手机尽量拍得清晰了,让一起发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