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被大佬看上后每天都好害羞 > 78 穿给我行野哥看过没

78 穿给我行野哥看过没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聂长欢没接话,哪怕楚郁桥的话让她脊背发寒、充满了绝望,但她面上仍旧强做镇定。
  
      她不能被楚郁桥牵着鼻子走。
  
      她只能无比坚定地相信原主姑娘没做过那些事、鉴定地相信那些“事实”背后必有隐情,鉴定地以一个方向前进。
  
      她真的没有时间去浪费了。
  
      这一次,林文玹和聂曼霜不在,傅行野和陈心岚不在,不靠自己,没人能帮她。
  
      她必须顺利度过这次的磨难,并且再往后的日子里尽快搞清楚原主姑娘和唐斯淮、楚郁桥之间的纠葛。不然傅行野回来以后,她聂长欢真不知该如何面对他。
  
      但此刻,面对楚郁桥这样一个曾经可能跟原主姑娘关系很亲密、但自己又完全陌生的这样一个男人,她真不知道该再说点什么了。
  
      倒是楚郁桥见她半天不吭声,竟也敢直勾勾地盯着自己看了,脸色不由冷了冷。
  
      被他的神色一激,聂长欢反倒轻声笑了笑:“我自己到底有没有被冤枉,难道我自己不知道么?”
  
      楚郁桥往嘴里塞薯片的动作一顿,抬起那双狭长的眼来,笑嘻嘻地道:“欢欢妹妹,你知道我跟行野哥什么关系吗?你这都住进他院子里了,趁着他出国做手术,却偷偷跟我见面,这样做,是不是不太妥?”
  
      “你想多了。”明知道楚郁桥在转移话题,聂长欢却不想不清不楚地放过这个话题,“我今天只给你打过电话,难道自己巴巴跑过来的,不是你自己么?”
  
      楚郁桥像是被发现了什么秘密一样,竟然撇开了脸,假装漫不经心地去打量房间的陈设了。
  
      聂长欢终于看到希望,朝他走了一步并放软了语气:“楚郁桥,我相信你也知道我以前的日子过得有多难有多糟糕,我现在好不容易走到这一步,我不想再被打回原形了,所以我……我希望你能看在往日的那点情分上,帮一帮我。”
  
      话是这么说,但聂长欢猜测,楚郁桥既然能把原主姑娘逼到求死那一步,说明这段感情多半是原主姑娘单方面的纠缠,而楚郁桥似乎还挺厌恶的。
  
      楚郁桥听到她的话,偏头来看她,面无表情。
  
      她以前如果要求他帮忙或者求他见面的话,可不是这种方式。
  
      那都是一哭二闹三上吊和死缠烂打之类的招数。
  
      可眼下的她虽然在求他,但是她的脊背挺得笔直,眼神毫不躲闪,不卑不亢,一副行就行,不行你楚郁桥就给我滚的模样。
  
      楚郁桥的心里痒了下。
  
      而就在这时,手机铃声突兀地响起,聂长欢急忙侧身去看,手机屏幕上是傅行野的名字。
  
      她几乎是下意识地就想要挂断,因为原主姑娘那段过去在她看来并不算光彩,那么她跟那段过去的男主角私下见面的事,更不能让傅行野知道。
  
      但,傅行野真的不知道这事吗?
  
      聂长欢心里咯噔一声、竟一时走了神,楚郁桥像幽灵一样出现在她身后,夺过了她的手机。
  
      “……”聂长欢的眼皮直跳,咬牙看着楚郁桥。
  
      楚郁桥笑:“当着我接啊,让我看看我的欢欢妹妹是怎么跟她的新相好缠绵的。”
  
      聂长欢打了个冷战,莫名从他的话里听出一丝威胁警告的意味。
  
      她更不敢接这个电话了。
  
      可楚郁桥咧咧唇,给她滑了接听开了扩音后,强行将手机塞到了她的手里。
  
      “小结巴。”
  
      在傅行野的声音从听筒里传出的同时,楚郁桥在另一边低声咬字:“欢欢妹妹。”
  
      两个男人的声音同时响在左右耳边,聂长欢像是被雷劈中,浑身一激灵,抿着唇没敢吭声。
  
      她原本看见傅行野打电话来,是准备跟他坦白楚郁桥的存在的,结果经此一出,她有了片刻的犹豫,再开口时,谎言脱口而出。
  
      傅行野在电话那端问她:“还没睡,在干什么?”
  
      “我……”聂长欢微微气急,偏头躲开了要往自己脖颈凑的楚郁桥,“我不是报名参加了一个比赛么,我在练画。”
  
      说了谎之后,聂长欢懊恼皱眉。
  
      楚郁桥却在她耳边吃吃低笑,一副得逞了的愉悦模样,以至于聂长欢的注意力几乎都用在了防备他之上,竟没发现傅行野一直没有给她回应。
  
      聂长欢回顾神来时,下意识地以为电话挂断了,还喊了声傅行野。
  
      傅行野默了默,意味不明地道:“是吗?”
  
      聂长欢心脏突突一跳,一句“其实楚郁桥现在就在我旁边”都要说出口了,傅行野却直接挂断了电话。
  
      楚郁桥乐见其成,还装模作样的安慰聂长欢:“你不告诉他是对的,要是他知道,他在国外做手术受苦受难,结果你在他家里和老情/人见面,他不得当场吐血么?”
  
      “……”聂长欢捏拳,“要吐也是你吐血!”
  
      这种时候听见这种不吉利的话,聂长欢恨不得用眼刀子扎死楚郁桥。
  
      楚郁桥像是特别喜欢看到她这咬牙切齿的模样,哈哈哈直笑:“有趣!”
  
      可很快,楚郁桥放在兜里的手机也响了起来。
  
      看到来电显示的号码,楚郁桥突然觉得牙酸,却不敢不接。
  
      他咧嘴在电话这边笑:“行野哥,怎么想起给我这个过街老鼠打电话了?”
  
      “她既然找到你,就是有些事非你去做不可,你唯一的选择和权利,就是配合她。”傅行野半字废话也没有,“还有,立刻从四合院给我滚出去,以后要是再被我发现你偷偷接近她,连颜颜的身份也救不了你了。”
  
      楚郁桥陡然一眯眼,侧身去看窗外,虽然看不真切,但是他还是一眼看见了正一脸闲适地坐在抄手游廊上的成釜。
  
      切。
  
      他还以为自己动作敏捷行事小心,以为成釜不过就是个傻的,没想到……
  
      啧啧。他顿时就觉得没意思了。
  
      而且傅行野居然为了聂长欢对他这样疾言厉色,还说要连颜颜的那层关系也不顾了,看来是真把这个聂长欢放在了心上。
  
      楚郁桥眉目低垂,舔了舔后槽牙,在抬眼去看聂长欢时,阴恻恻地朝她笑了下。
  
      傅行野见他不回话,竟也不追问,就那么等着。
  
      明明傅行野并不在身边、甚至不在国内,但楚郁桥还是怂了。
  
      他耸耸肩,最后还是说:“你是我哥,当然你说什么就是什么咯。”
  
      傅行野挂断了电话。
  
      楚郁桥将手机往自己裤子口袋里一塞,转身背对着聂长欢站了两三秒才又转回来,脸上是跟刚才一样的吊儿郎当笑容:“你想让我怎么帮你?”
  
      聂长欢却盯了眼他手机的位置:“刚才是傅行野给你打的电话。”
  
      “啊,被你发现了。”楚郁桥充满做作地遗憾道,“我俩背着他私会,早就被外面那位发现了,结果你刚才还骗他,他可不得生气?”
  
      “我不是故意……”聂长欢抿住唇,知道这些解释的话也不该是说给楚郁桥听,于是缓了口气后问,“他刚才让你帮我?”
  
      楚郁桥双手插袋往她的衣柜走,像是没听见,反而问她:“既然要帮你办事,那我今晚跟你睡?不过我可事先说好,我这人只会动手和玩儿阴的,要是到时候闹出点什么事,你可别承担不起后果。”
  
      聂长欢见他在自己的衣柜里翻翻捡捡,竟没有去阻止,因为此刻她脑子里全是傅行野刚才那一句“是吗?”
  
      她以为自己瞒过了傅行野,她以为傅行野什么都不知道,可傅行野什么都知道……
  
      楚郁桥转悠回来,在她面前打了个响指:“这衣服挺可爱的,穿给我行野哥看过没?”
  
      聂长欢回神,这才看见他手里正捏着聂曼霜买给自己的那条兔子睡裙的毛球尾巴。
  
      聂长欢一张脸瞬间变得通红,不只是羞得还是气的,她伸手想要抢,可哪里是楚郁桥的对手,她干脆转身,直接将门拉开了。
  
      成釜立刻就走了过来。
  
      聂长欢不免多看了他一眼,成釜仍旧憨憨的与她对望。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