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被大佬看上后每天都好害羞 > 77 往事

77 往事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柳菲菲看着她的表情变化,虽然不知道发生什么了,但是不自觉地也跟着高兴起来。
  
      聂长欢将手机塞给柳菲菲,胡乱地将已经是碎片的书往自己的包包里一塞,提着包就要往教室外跑。
  
      柳菲菲赶紧跟上去。
  
      早已经在外面等着的成釜立刻跟上:“长欢小姐,车在这边!”
  
      聂长欢又折返,恰好跟跑出来的柳菲菲撞在一起,她一扬唇,顺势就抱住了柳菲菲,郑重而充满感激地说:“菲菲,谢谢你,真的谢谢你。”
  
      柳菲菲一头雾水,直到聂长欢都坐进车子里走了,她才懵懂地收回视线,猜想聂长欢大概是回忆起能证明自己清白的关键点了,不由得也跟着开心起来。
  
      ……
  
      与此同时,唐家。
  
      唐家的煮饭阿姨瞥了眼楼上,又瞥了眼在餐桌边坐着喝闷酒的唐斯淮,叹了口气,最后还是忍不住说:“小少爷,小姐今天放学回来后,就没从房间里出来过,你又坐在这里喝酒,你们……是不是又吵架啦?”
  
      唐斯淮一顿,偏头朝楼上看了眼,收回视线时将那杯酒仰头喝干净了,才起身往楼上走。
  
      唐瑶瑶的房门紧闭着,隐约可以听见里面传来说话声,应该是唐瑶瑶在打电话。
  
      唐斯淮伸手拧了下门把手,房门没锁,所以房间门被打开的那一瞬间,他听见唐瑶瑶声音尖利却压抑颤抖着问对方:“楚郁桥,我现在不想跟你废话,你当初收了我的钱,你就……”
  
      “唐瑶瑶!”唐斯淮眉心突突直跳,蓦地打断了她的话。
  
      唐瑶瑶保持着将手机举在耳边的姿势,愣愣地转过身,一两秒后才赶紧挂了电话,将手机藏到了身后。
  
      她下意识地想叫一声“二哥”,可一想到自己和唐斯淮自从上次那事过后就一直没讲过话,就偏过脸又冷又委屈地说,“你干嘛进我房间?!”
  
      “我要是不进你房间,你岂不是又要干蠢事?!”唐斯淮一把夺过唐瑶瑶才刚新买的手机,看了眼刚才的通话记录的号码,闭了闭眼睛,“唐瑶瑶,你怎么还不长记性?!竟然还敢联系他?!”
  
      “我也不想联系他,可是我害怕,我……”唐瑶瑶有些语无伦次,眼泪刷刷地往下掉,她这会儿也顾不得自己在和唐斯淮冷战了,她紧紧地攥着唐斯淮的衣袖,“哥,竟然是她,竟然是她!你知道吗,聂长欢竟然就是……”
  
      “我早警告过你。”唐斯淮喉结艰涩地滑动,补了一句,“瑶瑶,我早警告过你的。”
  
      唐瑶瑶脸色煞白,终于明白过来:“二哥,原来你早就知道聂长欢就是当年那个女生,你……可是她为什么会来鲸城,她……”
  
      唐瑶瑶想到自己当时做的那些事,再也说不下去了,跌坐在床上。
  
      回想起近日种种,她有些害怕了:“哥,你说她是不是知道什么了,她是不是来报仇的?”
  
      可这不可能。
  
      当时她在鲸城,聂长欢在华城,她跟聂长欢连面都没见过,当时连聂长欢的名字都不知道,聂长欢又怎么可能知道远在鲸城的她呢?
  
      “她原本不知道。是你死性不改,不长记性。”
  
      “可是这次的事情,真的不是我做的!我再蠢也不可能把这种事抖到网上,这是……”唐瑶瑶回想起盛嘉今天说的有些话,如坠冰窖,“是星月姐,肯定是星月姐。”
  
      唐斯淮皱眉:“什么意思?什么事被都抖到网上了?”
  
      唐瑶瑶死死地抿住唇,意识到自己又说漏嘴了,直接绕过唐斯淮跑出了房间。
  
      她跑到客房立即将门反锁了,用房间里的座机给岑星月打了电话。
  
      岑星月接到电话的时候,见是个陌生号码、加之包厢里人挺多,她就直接挂了。
  
      坐在一边的聂薇瞥了眼,晃了晃杯中的酒液,朝岑星月举了举:“星月妹妹,合作愉快。”
  
      “我可没跟你合作过什么。”岑星月将手机轻扣在桌上,并不看聂薇。
  
      “你没有删掉你微博下那条爆料热评,不就是在跟我合作么?”聂薇见岑星月皱眉,立刻补充,“不过星月妹妹你说不是就不是,这件事你也确实没插过手。不过接下来,可能需要你帮我点忙。”
  
      “我说过了,我不会参与你做的那些事,你还是想其他办法吧。”岑星月冷淡,但默了会儿又状似无意地说,“你最好还是不要太得意,我听我妈说,阎教授已经同意给聂长欢两天时间去找证据,证明她是无辜的。你要知道,一旦这证据成立……”
  
      “不可能!当年这件事可是实打实地发生过,又不是我瞎编的。”聂薇自信满满,“就算她找到证据,我也有办法让她放弃、乖乖滚出学校。”
  
      岑星月笑得轻蔑:“你的思路挺奇怪,既然这么有把握,为什么非要等她去找到证据再动手?反正她只有两天时间。”
  
      聂薇脸色一僵。
  
      岑星月瞥了她一眼,再不多说。
  
      原本一直坐在一边的另外几个朋友见她们结束了对话,就都端着酒杯踩着高跟鞋围了过来。
  
      “星月,起来玩儿嘛,干坐着多没劲!”
  
      岑星月笑,但坐着没动,这几天练画练得日夜颠倒、她确实有点累。
  
      自从知道聂长欢要参加比赛后,她总是不自觉地有危机感,特别是一想到聂长欢随便画的一幅画都被阎潇锋挂上了墙,她就更不安。
  
      虽然大家都说聂长欢是侥幸、是有傅行野撑腰才能得阎潇锋引荐,但她并不这样觉得。毕竟,阎潇锋可不是好糊弄的。最为重要的一点是,她到现在都不清楚,聂长欢的真实水平到底如何。
  
      越是深想,岑星月就越觉得聂长欢是自己通往冠军之路的威胁。但她自己也知道,自己的水平最近一两年内都不会再有大的突破了,饶是练得再刻苦,也不过是浪费时间。
  
      可如果聂薇能成功,聂长欢在比赛之前被开除了,那聂长欢就没有参加比赛的资格了。
  
      心里这么想,岑星月不由又看了聂薇一眼。
  
      聂薇恰好也看过来,跟她抱歉道:“我还有点事要处理,今天就先谢过星月妹妹的邀约了,改天再一起玩。”
  
      岑星月嗯了声,起身送了她两步。
  
      聂薇挺受宠若惊,出了包厢后,找了个僻静的角落,拨了个电话出去。
  
      “薇薇姐,有事?”电话那端传来聂沁酷酷的声音。
  
      “你这会儿有空没,姐姐想跟你说点事。”
  
      “有事直说,别绕弯子。”聂沁扫了眼郑舒英和聂悦山他们审视的目光,干脆开了免提,将手机往桌上一放,自顾自地继续吃饭。
  
      “……”聂薇笑,“你玩儿微博吗?最近微博上有个事情闹得挺火的,你知不知道?”
  
      “不就是聂长欢的那些事呗?”聂沁轻嗤一声,瞥了眼坐在斜对面的柳懿,“这跟我有什么关系?”
  
      “这事在鲸城闹得挺大的,长欢已经因为受不住流言蜚语而不怎么出门了,听说学校也打算开除她。”聂薇叹气,“这事我也不敢跟爸爸和奶奶说,怕他们受不了,所以我……”
  
      “柳懿!”
  
      “怎么回事?!”
  
      聂薇听着电话那边传来碗筷掉落的声音和郑舒英的呵斥声,挑了挑眉,默默地挂断了电话。
  
      而这边,聂沁瞥了眼快要晕倒的柳懿,慢悠悠地将自己的手机锁了屏。
  
      ……
  
      聂长欢刚回到四合院,就接到了唐斯淮的电话。
  
      她犹豫了下,拒接了。
  
      唐斯淮立刻就给她发了微信消息:你想知道的事情,我可以帮你。
  
      他没有用也许这样的字眼,语气这样肯定。
  
      聂长欢从学校回来的一路都在想,要怎么开口跟傅行野要楚郁桥的联系方式,这会儿见唐斯淮发来这样的消息,她立刻就动摇了。
  
      可现在傅行野不在,她不想跟唐斯淮有任何瓜葛,所以仍旧没有理会,左右为难后,给陈心岚打了个电话。
  
      可陈心岚虽然接起了,但是没等她说话就柔声说:“长欢,我们这会儿在医院准备第一次手术,晚点外婆再打给你,好吗?”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