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被大佬看上后每天都好害羞 > 69 会发疯乱来

69 会发疯乱来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在陈心岚和自家奶奶闲聊旧话的时候,岑星月偶尔插一两句话,不是在捧陈心岚就是在夸傅行野。
  
      最后,岑奶奶和自家孙女对视一眼,再跟陈心岚说话的时候,终于切入了正题。
  
      她似是有些为难,不知如何开口。
  
      陈心岚抿了口茶,笑:“你我认识几十年了,有话直说便好。”
  
      “正是因为这样,我才难以启齿呐!”岑奶奶将茶杯轻轻放在桌上,叹了口气,简略地跟陈心岚说了下具体情况,最后难为情地说,“我家这孙女也是一时生气,毕竟这事放在谁身上,那也是咽不下那口气的。但生气归生气,她最多也就是没有帮姓聂的那姑娘出头,根本没有伤害过那姑娘,所以我听说行野要逼着她道歉,我实在不忍,这才拖着这把老骨头到你跟前来。”
  
      “心岚啊,你也知道,这姑娘家的名声一旦坏了,那一辈子都完了!我家星月可是我们岑家的宝贝啊!所以你看,你能不能帮我去跟行野那孩子说说,要不道歉这事就……算了?”
  
      在岑奶奶说这些话的时候,陈心岚姿态端雅地坐在红木椅子上,低垂着眉目在品茶。岑奶奶的话说完,她没有抬眼,又慢条斯理地抿了口茶。
  
      在这静默里,岑奶奶和岑星月连眼睛都没眨一下,双双盯着陈心岚看。
  
      陈心岚将茶杯放下,抬眼时视线掠过岑星月,最后落在岑奶奶脸上时才露了点笑。
  
      “姑娘家的名声确实重要。”陈心岚说了这么一句,有顿了下才继续:“不过他们年轻一辈的事情,我向来都是让他们自己去解决的,我这个老太婆也没什么资格去过问,所以对这件事也是一头雾水。”
  
      听到这话,岑奶奶脸一热、脸上的笑顿时就有些讪讪的了。
  
      岑星月的心也沉了沉。
  
      陈心岚将茶杯放在桌上,叹气:“不过只要是人就得分亲疏,你既然带着星月到了我面前,我肯定不能不管。你放心,我会跟行野说。”
  
      这话暗含的意思,就是就算这事确实是岑星月该道歉,但看在两家的关系情分上,我肯定也要偏帮你们的。
  
      岑奶奶虽然脸热,但是得了陈心岚这句话,她也就释然了。
  
      只要稍微亲近点的人都知道,傅行野对陈心岚、几乎算得上言听计从。
  
      岑奶奶料想,傅行野也不会为了一个不知道从哪儿冒出来的野丫头、来违逆陈心岚。最主要的是,除了厚着脸皮来求陈心岚,岑奶奶也不敢去傅行野面前求情说好话,她年纪一大把,也打心眼里怕这个后辈。
  
      她偏头看了自家孙女一眼,岑星月抿唇笑了笑,悬了多日的心也差不多能放下了。
  
      从四合院出来,岑星月坐上了自家的车子,才打开自己和唐瑶瑶的聊天对话框。
  
      唐瑶瑶已经给她发了几十条消息,有文字有语音,要是在往常,就算是为了唐斯淮,她也会耐心听完看完、再耐心开导唐瑶瑶。
  
      可这会儿,岑星月好不容易得了陈心岚一句话,她自然不会傻到再跟唐瑶瑶卷在一起、又把自己拖进去。
  
      现在,她哪怕心里再不舒服,也知道暂时要安守本分、不要出头。以退为进。
  
      所以,岑星月直接删掉了和唐瑶瑶的聊天对话框,转眼,又看见了聂薇发过来的消息。
  
      聂薇:你准备什么时候挂道歉信。
  
      岑星月:不劳你费心,不过我想我们不用合作了。
  
      聂薇急了,直接打了电话过来,却被岑星月毫不犹豫地挂断。
  
      聂薇很快又发了消息过来:怎么,你害怕了?
  
      岑星月没理她,将手机锁屏了。
  
      聂薇又打电话过来,坐在一边的岑奶奶偏头看了眼,岑星月突然很后悔当初一念之差加了聂薇,这会儿觉得她像个恶鬼一样阴魂不散、让人厌烦。
  
      面对纠缠,岑星月只好微信跟聂薇说:“傅行野已经答应我,不会再逼着我道歉了。”
  
      聂薇很久都没再回复,就在岑星月以为她不会再来纠缠自己的时候,聂薇又发:行,如果傅行野还是逼着你道歉,你可以再找我,我准备的东西绝对不会让你失望。
  
      岑星月无声地嗤了声,本来不准备再理她的,最后还是把唐瑶瑶的微信推送了过去:你加她吧,你们俩可能有共同目标。
  
      ……
  
      聂薇盯着唐瑶瑶的微信名片看了几秒,立刻就认出她是唐斯淮那个没什么脑子的妹妹,因为她的微信头像是一张嘟嘴卖萌的自拍照。
  
      她现在的境况已经不容乐观了,其实挺不想跟没脑子的人合作,可昨天她在学校听到一些捕风捉影的传闻,知道唐瑶瑶手上似乎捏着聂长欢什么把柄,于是毫不犹豫地申请添加好友。
  
      可唐瑶瑶拒绝的也很快。
  
      聂薇没料到这个结果,嗤笑了声,但随后她打上自己名字又试了次,还是被拒绝了,她无语地想扔手机,但想了想还是把自己被拒绝的页面截图给了岑星月:你朋友不加我啊,你跟她说说?
  
      岑星月没回。
  
      聂薇也是受不得气的,也就没再厚着脸皮继续添加了,加上昨晚出去陪何戎应酬喝了酒,这会儿头疼欲裂,她干脆蒙着被子睡了一觉。
  
      再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了,聂曼霜已经在厨房帮着林文玹做晚餐了,而聂长欢依旧在房间里,可让聂薇意外的是,这次她既没有练画也没有在看书或者背书,而是拿着手机趴在书桌前,一副无精打采魂不守舍的模样,一看就是在等电话。
  
      聂薇看着聂长欢,突然发现,如果傅行野真的偏向岑星月、不再让她发道歉信的话,聂长欢心里肯定不舒服,到时候两人的关系恐怕又得恶化。再深的感情,都经不起一次又一次的消磨,何况傅行野和聂长欢本就是露水情缘。
  
      再,如果傅行野非逼着岑星月发道歉信的话,那么她准备的那些东西就派上用场了,到时候……
  
      总之,不论傅行野怎么选,聂长欢似乎都讨不到好果子吃。
  
      有心栽花花不开、无心插柳柳成荫。
  
      真没想到,自己还有坐收渔利的这一天,聂薇的心情瞬间就好了。
  
      她捏着自己的手机慵懒惬意地往聂长欢的门框上一靠:“怎么了?被傅行野甩了?”
  
      聂长欢一听见聂薇的声音,就冷了脸,起身就要来关门。她原本以为聂薇不在家的。
  
      “之前我不是听见你和姑姑说,傅行野出院的时候要带你去见他外婆吗?”聂薇侧身进了聂长欢的房间,打开她的衣柜、用手指将一条裙子勾出来,哼笑了声,“衣服都准备好了,怎么突然又不去了?”
  
      听她提起这个,聂长欢的神色控制不住地黯淡下去,脸上像是被人扇了一巴掌,顿时火辣辣的。
  
      她瞥了眼自己那静悄悄的手机,很是灰心疲惫:已经等了这么久了,傅行野没有理她、唐斯淮也没有给她任何回复。
  
      见她不说话,聂薇闲适地靠在她的书桌边缘:“长欢,这种感觉怎么样?是不是很难受?”
  
      “是啊。”聂长欢对着空气兀自轻笑,“就像是被现实给推进了一个死角,到处都是黑漆漆冷冰冰的,没有一丝光亮和半点温暖。”
  
      聂薇正准备接话,聂长欢突然抬眸盯着她:“其实这都还好,你知道最不能忍的是什么吗?就是还有一只苍蝇一直在我耳边嗡嗡地飞,赶也赶不走、打也打不死,一想到这苍蝇是吃屎为生的,就叫人真是恶心透了。”
  
      “……”聂薇脸上的笑彻底垮了,她死死地盯着聂长欢,“来了鲸城果然长进不小,不但不结巴了,还变得这样伶牙俐齿!”
  
      聂长欢谦虚地一笑:“这不是被你锻炼出来的吗?还得感谢你呢。”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