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被大佬看上后每天都好害羞 > 65 定情

65 定情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听他陡然提起这个,陈焰川反应了好一会儿才想起来微博是个什么东西。
  
      虽然不明白傅行野的用意,但是还是依言拿出了手机。
  
      ……
  
      唐斯淮赶到聂长欢的病房时,聂长欢不在,倒是聂曼霜看见他来,喊了一声“唐小少爷”。
  
      唐斯淮脸色很差,强撑着扯出点笑:“聂老师,我找欢欢。”
  
      聂曼霜见他领带都松松垮垮的、一副落魄的模样,有些不忍心,但有些事当断则断,何况她已经决定撮合聂长欢和傅行野了,默了默后说:“真不巧,欢欢这会儿不在。”
  
      “那我进来等她。”唐斯淮犹豫了下,就要往里走。
  
      聂曼霜没让:“刚才傅行野来过,两个人单独待过一会儿后,欢欢就送傅行野回病房了,可能一时半会儿不会回来。”
  
      唐斯淮的脸色变了,聂曼霜看见他凸起的喉结很艰难地滑动了下,似乎是在她这个长辈面前极力隐忍情绪。
  
      唐斯淮在聂长欢面前,偶尔可以自愿抛却骄傲,那是因为他甘愿为聂长欢这么做。可这会儿聂曼霜接连不给他面子,他脸色已经很不好了。
  
      聂曼霜也知道自己太过心急了,而且毕竟是年轻一辈人自己的感情债,她也不好再说更多,无声叹了口气:“唐小少爷,你有没有提前跟欢欢联系过,告诉过她你要来的事?”
  
      不说这个还好,一说起这个,唐斯淮的脸色又沉了两分,随后他扯出一抹苦笑:是啊,他刚才分明联系过聂长欢,这会儿他来了聂长欢却不在,可不是在故意躲着他么?
  
      末了,他在聂曼霜的审视下摇了摇头:“聂老师,我还有事,那我先走一步。”
  
      聂曼霜送出去,一直看着他的背影消失在走廊尽头,才折身回了病房:“出来吧。”
  
      隔了好一会儿,聂长欢才从卫生间出来。
  
      “都听见了吧?”聂曼霜弯着腰往桌上摆放饭菜,“欢欢,我记得唐斯淮两年前为了拓展公司分部,在华城待过一段时间,你跟他是不是那时候就认识了?”
  
      聂长欢茫然:“姑姑你为什么这么问?”
  
      聂曼霜是教表演的,也钻研过心理学,她回想了下唐斯淮刚才的表现和神情,蹙眉:她承认自家侄女这张脸确实担得起红颜祸水这个称号,可这鲸城三教九流的男人她都见过不少了,没有哪一个会因为一张脸就会在短时间内产生像唐斯淮对聂长欢这样的感情。他又不像傅行野和聂长欢这样,彼此都是救命恩人般的存在。
  
      可若说是见色起意吧,也完全不像。
  
      不过也许人家唐斯淮就是能一见钟情至此呢。
  
      但这些话,她最终没说,只是朝聂长欢招招手:“行了,不说他了,赶紧过来吃饭。”
  
      等聂长欢在桌子边坐下了,她一眼瞥见聂长欢红肿且似乎还破皮了嘴唇忍不住压低声音问道:“长欢,刚才傅行野是不是真的来过了?”
  
      聂长欢脸一热,低垂着眉目去拿筷子,当没听见。
  
      聂曼霜哼笑一声:“我看你根本就不是不想见唐斯淮才让我帮你跟他撒谎吧,你是因为不想被唐斯淮看见你这副样子,对不对?”
  
      “姑姑!”聂曼霜是长辈,说起这种话题本就尴尬,这会儿见聂曼霜一副打破砂锅的架势,聂长欢又羞又急。
  
      聂曼霜被她的样子逗得直笑,不过笑完了,她正色下来:“可咱们是小姑娘,有些事还是要有底线的,知道不知道?”
  
      聂长欢秒懂她暗含的意思,羞得把脸埋得更低了,可她又怕聂曼霜追着她说这些,于是轻轻嗯了声。
  
      但其实她心里心虚得不得了,毕竟她和傅行野早就在华城的时候就……
  
      “哎,姑姑问你,你俩都这样了,傅行野那边有没有给过你什么承诺?”她其实很怕傅行野真像传闻中那样,是一个浏览花丛的纨绔。
  
      聂长欢没好意思吭声,低着头往嘴里扒白米饭。
  
      聂曼霜瞬间急了:“他不会真的只是想玩玩儿吧,那他可找错对象了,我……”
  
      “姑姑。”聂长欢赶紧叫了她一声,见她看向自己又羞得赶紧低下头,闷声闷气地轻声说,“他说过几天带我去见老太太。”
  
      “他外婆?!”聂曼霜蹭地一下站起来。
  
      聂长欢被她吓到了,怔怔地看着她。
  
      聂曼霜又坐下来,像个咋咋呼呼的小姑娘一样捂住嘴:“长欢,你知道吗?据我所知,傅行野好像就是他外婆带大的,他平时天不怕地不怕、连自己的命都可以不要,可这个外婆,是唯一能制得住他的人。”
  
      聂长欢眨眨眼,似懂非懂。
  
      聂曼霜托起自己的下巴,笑了又笑:原本他担心傅行野这次救聂长欢就只是为了还聂长欢之前对他的救命之恩,可没想到傅行野这么干脆,直接就能把聂长欢带到陈心岚面前去,可见他对聂长欢那是动了真心的。
  
      看这架势,两人是定情了。
  
      聂长欢将自家奇奇怪怪的姑姑看了又看,最后见她笑得一脸开怀,她不由想起聂曼霜刚才的话,想到傅行野就要带自己去见他最重要的亲人了,一时心里像是灌了蜜糖般甜,但隐隐又有些莫名的紧张。
  
      这紧张不光是因为就要去见傅行野的外婆了,还有就是,她总觉得她和傅行野的关系似乎进展得太快了点,快得让她总觉得不真实,还隐约有些不安。
  
      但这时候的聂长欢并不明白,对于傅行野这样在圈子里出了名的绝命狂徒来说,她跟他之间的那些温情和经历,已经算得上是他生命里最耀眼的亮光了。对于傅行野这只飞蛾来说,他要不是一直放不下自己一贯以来的骄傲和狂傲,早就将她扑卷了。
  
      “长欢。”聂曼霜出声,将聂长欢的思绪拉了回来,她看了眼腕表,“你赶紧吃,吃完了咱们就得出院了。你耽误了挺多天了,未免阎教授不高兴,我和你姑父还是建议你明天一早就回学校上课。”
  
      听她提起学校,聂长欢立刻就想起盛嘉和唐瑶瑶、以及那天在课堂上所发生的一切,瞬间就很抗拒。这是她第一次抗拒上学。
  
      一想到同学们的审视或者恶意排挤,想到阎潇锋对她的不满,她就觉得窒息,觉得去学校上课已经跟去龙潭虎穴差不多了。
  
      可害怕归害怕,该上学还是得上学。
  
      聂长欢一夜没睡,第二天天一亮就爬了起来,在衣柜面前站了半天,最后选了一条浅色阔腿牛仔裤,一件印花简单的稍宽松白色t恤,t恤松松扎进阔腿裤里,外面套了一件宽松的牛油果色针织外套,头发扎成了高马尾,看起来低调简单但又清爽可人。
  
      她坐上餐桌的时候,同样要一去学校的聂薇不由多看了她两眼,挺真心地笑着夸她:“长欢,你穿衣服的水准越来越好了。”
  
      她这句话里听不出丝毫的嘲讽或者其他不好的意思,聂长欢却皱了皱眉,偏头看了她一眼。
  
      林文玹却挺乐意看着这两姐妹和睦相处,一时有些欣慰,于是主动邀请聂薇:“鲸城本就堵车,今天你就不要自己开车了,和长欢一起坐我的车。”
  
      聂薇小心翼翼地看了眼聂曼霜,原本以为聂曼霜会拒绝,可聂曼霜夹了筷子菜往嘴里一塞:“行啊,那她就跟你一起走!”
  
      她这话一出,聂薇自然是高兴的,没想到自己也有得聂曼霜好脸色的一天。
  
      可聂长欢一想到自己要和聂薇在狭小的车子上待一个多小时,本就昏沉的脑袋突然就疼了起来,连早饭也没心思吃了。
  
      可为了不让旁人看出端倪、惹得聂曼霜和林文玹不快活,她还是撑着、并且乖巧地埋头吃饭,直到林文玹和聂曼霜都起了身,她才放下筷子。
  
      聂薇也在同时放下筷子,轻声问她:“姑姑姑父只是稍微对我和颜悦色,你就这么不开心?那以前他们为了你、特别是姑姑为了你时常给我甩脸色的时候,你知道我的感受么?”
  
      聂曼霜和林文玹就在玄关,聂长欢这会儿不想在他们面前和聂薇起争执,就挽唇朝她笑了笑,什么也没说。
  
      聂薇见聂长欢这副气愤但又不得不忍着的样子,一时心情大好,挤开聂长欢,跟在林文玹和聂曼霜身后出门了。
  
      可几人到了楼下,一眼看见不远处停着的车和站着的人,聂薇的好心情瞬间就没了。
  
      她捏了捏指尖,缓缓地转过身,沉着脸盯向聂长欢。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