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被大佬看上后每天都好害羞 > 53 那晚的事,你怎么不去问问长欢

53 那晚的事,你怎么不去问问长欢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聂长欢完全不知唐斯淮在想什么,她挽着唐斯淮的手臂出现在众人的视野里时,她绝大部分的心思都在脚上的那双高跟鞋上。而且大约是为了效果,此时的厅内灯光昏暗,也看不清厅内情形。
  
      唐斯淮直接带着她上了舞台,在何戎准备的那只精致又规格很大的蛋糕旁站定,这才松了口气地瞥了眼身旁的聂长欢:“欢欢”。
  
      终于不用再踩着这高跟鞋继续走了,聂长欢听到他叫自己,紧绷的身体和神经都放松了些,抬眸去看他时,余光扫到身前的蛋糕,露出淡淡的疑惑。
  
      她其实没见过这种东西。
  
      但唐斯淮心虚着,立马看了眼身旁站着的、盯着聂长欢看得不转眼的主持人,示意他开始。
  
      主持人赶紧说了几句开场白,把在场各位的注意力都吸引过来以后,他清了清嗓子:“各位贵宾久等,现在咱们的晚宴正式进入到下一个环节,那就是为我们的唐斯淮唐小少爷庆生。那接下来,我们先请唐公子来跟大家说几句。”
  
      主持人话落之时,一束明亮的柔光从唐斯淮和聂长欢的头顶照射而下,聂长欢被晃得微微偏过脸,闭上了眼睛。
  
      而偌大的厅内,原本的嘈杂热闹渐次消失,在那一刻寂静无声。
  
      她皱了皱眉,睁开眼睛缓缓回头时,隐约看见厅内的昏暗中,比肩交错的身影都静静立着、全都望着她这边。她脑海中一直萦绕不去的,是主持刚才那句“为唐斯淮小少爷庆生”。
  
      她暗暗捏了捏手指,转头去看唐斯淮,眼眸中隐着被欺骗的怒意,但她没有发作,只是盯着唐斯淮。
  
      唐斯淮当即俯身凑到聂长欢耳边:“事先我也不知情,欢欢,都到这份儿上了,给我留个脸,别让我成为鲸城明日最大的笑话,我回头跟你赔罪,好吗?”
  
      他脸上带着笑,而聂长欢脸蛋儿娇俏,凑得这样近,看在旁人眼里是恩爱暧昧得不行的模样,底下原本因为聂长欢的突然出现而鸦雀无声的大厅里,开始有人交头接耳。
  
      聂长欢捏了捏手指,到底没有直接离开。
  
      唐斯淮松了口气,不动声色地将手臂绕到聂长欢身后,从她身后环住她并且握住了她的左手,在她耳边低声商量:“欢欢,陪我切个蛋糕?”
  
      他的手掌覆上自己的手背时,聂长欢身体一僵,还没来得及反应,他的话音和呼吸又落在她肩头、刮在她耳畔,她一时惊愕不已、蓦地转头去看唐斯淮,唐斯淮像是早就料到她会有此反应,竟用这样近的距离又朝她柔情一笑,且与此同时,他已经将塑料刀塞进聂长欢手中,并且握着聂长欢的手,将那只蛋糕切开了。
  
      他整套动作行云流水,利落惊人,而唐斯淮从她掌心抽走切蛋糕的塑料刀时,聂长欢才刚开始考虑要不要答应陪他。
  
      原来他根本就不是真的要询问她的意见。
  
      而这时,原本厅内嘈杂的窃窃私语随着主持人的一声“让我们祝唐少爷生日快乐,早点抱得美人归!”,变成了此起彼伏的尖叫声和口哨声。
  
      不知是哪位公子哥大喊了声:“老唐,藏得够紧啊,你这从哪儿挖来的宝贝美人啊,看着面生,不跟我们介绍介绍?”
  
      他这话一出,下面一片附和声。
  
      唐斯淮偏头看着聂长欢,只是笑,一副柔情至深、温柔缱绻的样子。
  
      另外一名公子哥则直接喊话聂长欢:“嫂子,我淮哥不肯说,不如你跟大家自己介绍下呗?”
  
      聂长欢原本还能忍,这会儿听见那声“嫂子”,又怒又窘,但看着台下那一双又一双或玩笑或探究的眼睛,她觉得自己身上都快被盯出洞来了,哪儿都不自在,于是勉强扯唇笑了笑,给足了唐斯淮最后的面子,转身就要往台下走。
  
      可她忘了自己脚上的那双高跟鞋,这会又走得快,还没走两步,就没控制住重心,眼看着人就要往前栽去,她心道完了,立刻闭上眼睛。
  
      可几乎是与此同时,追上她的唐斯淮一把扣住她的腰,将她往自己怀中一带后,弯腰将她打横抱了起来。
  
      聂长欢只觉一阵天旋地转、紧接着身体一轻,她本能地抬手,攥住了唐斯淮胸前的衣服。
  
      台下,那群起哄的年轻公子哥爆发出一阵哄堂大笑,一个个都喊着“唐哥厉害”!
  
      更有甚者,直接问唐斯淮这是不是打算直接入洞房了。
  
      聂长欢听着那些玩笑话,只觉一股股热血直冲脑门,她闭了闭眼睛,干脆朝唐斯淮怀里偏过脸,努力平息自己的心底翻涌的情绪。
  
      “哟,咱们嫂子害羞了!”
  
      傅行野进来的时候,听到的恰好就是这么一句。
  
      他骤然抬眸,舞台上的画面像一颗钉子一样刺进他的眼眸,他僵在原地,两条腿再也没办法朝前迈动分毫,然后眼睁睁地看着唐斯淮抱着缩在他怀里的聂长欢,一步一步地走下舞台、直至离开他的视线。
  
      紧跟着进来的陈焰川扶额:还是来晚了一步。
  
      谁都没料到,唐斯淮对聂长欢,已经用情深到这么着急公开的地步。
  
      只是傅行野……
  
      陈焰川谨慎小心地喊了声:“三少。”
  
      傅行野垂在身侧的手指蜷缩了下,他像是被陈焰川的声音骤然拉回现实,收回视线时往左右望了眼,眼神里透着以前从未出现过的茫然,最后他牵唇笑了下,像是极其疲惫地吩咐:“焰川,找个空位,我坐一会儿再走。”
  
      他这话让陈焰川一个大男人都顿觉心酸不已,他左右看了眼,找到空位后想引傅行野过去,转头去看时,却发现傅行野像是骤然脱力了般,往后退了一步。
  
      “三少!”
  
      陈焰川双手虚扶在他身后,急忙去看他。
  
      傅行野自己勉强稳住身形,只觉一阵头晕目眩,他本能地闭上眼睛,等那阵眩晕的感觉稍稍减轻时,他重新睁开眼睛,却是什么也看不见了。
  
      眼前世界,再度一片漆黑。
  
      陈焰川敏锐地察觉到了傅行野的视力变化,心中一急,攥着傅行野的手臂就想将他带离宴会现场!
  
      之前医疗团队里的斯利普教授说过,傅行野的视力虽然恢复了,但是一旦遇到极致的情绪波动或者外力伤害,再度失明也不是不可能!
  
      他千叮咛万嘱咐,一旦遇到这种状况,一定要立刻就医检查,以免酿成不可弥补的遗憾!
  
      可他用力拽了几次,傅行野却纹丝不动,他仍面对着聂长欢离开的方向站着,“看着”!
  
      “三少,长欢小姐她既然跟了唐斯淮,就不再值你拿这双眼睛去拼了!”陈焰川低吼一句,吼完终究觉得这么说对聂长欢有愧,但他管不了那么多了!
  
      不知是哪层意思戳中了傅行野的逆鳞,他身形一晃,陈焰川立刻趁机拖着他往厅外走。
  
      两人刚到电梯口,聂薇就从后面追了上来:“傅公子。”
  
      陈焰川一向好脾气,这会儿也忍不住冷了脸:“聂小姐,有事以后再说吧,我们今天没时间应付你!”
  
      聂薇捏了捏指尖,却根本不管陈焰川,只盯着傅行野、自顾自地走上前。
  
      她站在距离傅行野三四步的距离之外:“傅公子今晚若是就这么走了,长欢可就真的跟了唐斯淮了。”
  
      傅行野没反应。
  
      聂薇咬了咬唇:“刚才唐斯淮抱着长欢离开,只要是正常人,都知道他们接下来会发生什么。即便是这样,傅公子你也不介……”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