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被大佬看上后每天都好害羞 > 48 吃醋

48 吃醋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他身边那小美人怎么越看越眼熟?不行,我得过去打个招呼。”
  
      说着,白修就拉着傅行野往那边走,走到近前了,唐斯淮才抬起头,立刻站起身:“两位少爷,巧啊。”
  
      傅行野有些心不在焉,只礼节性地点了点头算作回应,散漫的视线立刻就移走了。
  
      “是挺巧。”白修用下巴点了点唐斯淮身侧低着头的聂长欢,压低声音,“看着眼熟,又想不起来,介绍下呗,免得下次见面唐突了嫂子。”
  
      聂长欢早就听出白修的声音了,一抬头看见他旁边站着傅行野,不知出于什么心理,她就没吭声,默默低头坐着,越坐越紧张,目光忍不住越过站在自己侧前方的唐斯淮,偷偷打量傅行野。
  
      所以当她陡然听见白修那一声“嫂子”,吓得立刻从椅子上弹起来,出声解释:“不是,我们只是朋友!”
  
      她一出声,原本眉目低垂的傅行野骤然抬眸,幽沉的视线蓦地就钉在了聂长欢脸上。
  
      聂长欢被他的目光压得脊背都僵了僵,她跟他“对视”着,莫名觉得傅行野像是能看见她了一样。
  
      聂长欢被自己的这个想法吓了一跳,大着胆子盯着他的眼睛想要细究他的目光时,傅行野却面无表情地偏过脸,眉眼微垂,让人没办法窥探到半分了。
  
      聂长欢觉得身上的压力骤减,松了口气:一定是自己想多了,之前毫无征兆,他的眼睛总不可能突然就好了。
  
      但同时,她又忍不住有些失落,不知道傅行野的眼睛什么时候才能好。
  
      而唐斯淮面对聂长欢的反驳,侧身看了她一眼,笑笑没说话。
  
      只有白修永远像个二百五。
  
      他微张着嘴盯着聂长欢,聂长欢还以为他认出自己了,有些别扭地低下了头。
  
      哪知道白修啧啧了两声,问唐斯淮:“原来不是小美人,嫂子这是个超级大美人啊!我说老唐,你这是从哪儿挖的宝啊?”
  
      白修又忍不住看了眼聂长欢,微微皱眉,“嫂子这长得眼熟,声音怎么听着也熟悉?嫂子,我们以前是不是……你……你你你是小结巴?”
  
      看着白修张大嘴巴,聂长欢眼角一跳,朝他皮笑肉不笑地笑笑,默认了。
  
      “……小结巴你变了!”白修傻了,他将聂长欢全身上下打量了一遍又一遍,最后盯着聂长欢的脸移不开目光,只抬起手去拉自己身边的傅行野,“行……行野啊,你快看,是小结巴。”
  
      傅行野瞥了眼他落在自己身上的手,低垂的目光莫名阴鸷了两分,他站着没动,只淡懒地说:“把你爪子拿开。”
  
      他根本没接白修的话,好像根本听不见、也根本不感兴趣。
  
      唐斯淮原本听见白修开口就叫聂长欢小结巴,脸上的笑还淡了下,这会儿见傅行野的反应,他微微释然,又偏头去看聂长欢的反应。
  
      可聂长欢正盯着傅行野,小而饱满的红色嘴唇抿着,明显在压抑自己的情绪。
  
      唐斯淮脸上的笑彻底淡了,他出声打断了这个氛围:“两位少爷是自个儿过来吃饭还是约了人?”
  
      他这话问出来,傅行野唇角轻勾,淡淡嘲讽浓浓幽沉。
  
      白修再迟钝,此刻也觉得氛围不对了,他呵呵一笑:“怎么,唐总这是嫌我们碍事,在赶人了?”
  
      唐斯淮露出个苦笑:“冤枉。”
  
      “行,那我们就先不打扰两位约会了。”白修看向聂长欢,毫不掩饰自己一直没腿下去的惊艳感,“小结巴,看来你还是没把我们当自己人!这一来鲸城,遇上了唐总,立刻就把自己收拾出来了!那句话怎么说来着,女为悦己……唉,行野,你怎么走了,等我一起啊。”
  
      在白修和唐斯淮你来我往的时候,聂长欢就一直在悄悄打量傅行野,这会儿他突然转身离开,她想到他眼睛看不见,下意识地就想过去扶他,可她坐在里侧,唐斯淮挡了她的路,她就犹豫了下。
  
      就是在她犹豫的时候,还没走出去几步的傅行野,似乎是撞在了椅子上,椅子哐当一声响,倒在了地上。
  
      聂长欢心头一紧,连身体都因为紧张而绷直了。
  
      白修反应极快,在椅子倒下的下一秒他就已经到了傅行野身边了,伸手拽住了他的胳膊。
  
      聂长欢目不转睛地盯着傅行野的背影,发现他到最后都没有将手臂从白修的掌心抽走。那就是说,他的视力根本就没恢复,刚才是她多心了。
  
      “聂小姐?”见傅行野他们的背影都消失不见了,聂长欢还在盯着看,唐斯淮出声叫他,在她愣然回神看自己的时候,他状似不经意地问,“傅公子是你朋友?”
  
      “算不上。”聂长欢看着刚才被傅行野撞倒过的那把椅子,又想起他刚才对自己冷漠的态度,猜想他应该是在她的气,毕竟昨晚是她误解他了。
  
      她回过神来,见唐斯淮还在望着她,于是她补了一句:“之前因为一些事情见过几面而已。”
  
      事实也的确是如此,除了只有她自己一个人记得的那个意外。
  
      而这个意外,并不会改变她和傅行野这浅薄得随时可能断掉的关系。因为她已经决定将这件事烂在自己的肚子里,再也不会提起。哪怕聂薇拿柳懿威胁她,她也不会再被轻易被牵着鼻子走,反正走着瞧。
  
      思绪越飘越远,聂长欢是被唐斯淮的声音拉回现实的,她没听清,见唐斯淮望着自己似乎在等回应,只好抱歉地笑了笑,有些不好意思:“你再说一遍,我刚才走神了。”
  
      唐斯淮双手撑着放在桌上,右手食指在左腕上的表盘上点了点,默了下才直视着聂长欢的眼睛:“你坐在我的身边想别的男人,我可是会生气的。”
  
      “?”聂长欢挑眉看他,一点也没掩饰自己疑惑而略微审视的情绪。
  
      她和他,不过是第二次见面。
  
      她猜到唐斯淮可能下一句就会说,这不过是句玩笑话。
  
      但唐斯淮没有这么说,他重新笑起来,还笑出了声:“看把你吓得,怎么,就这么怕我看上你了?”
  
      “……”聂长欢跟男人相处的经验可以说是一片空白,加上她在面对男人的时候,习惯性地拿出丞相府嫡女的娇羞矜持,所以陡然听到这话,她完全不知道该怎么接。
  
      轻易就把主动权拿回手里的唐斯淮扬唇一笑:“好了,不逗你了。”
  
      聂长欢陡然松了口气,唐斯淮眯了眯眼,转移话题:“你和聂老师是不是遇到什么困难了,怎么我刚来时看你们俩都心事重重的样子?”
  
      聂长欢戒备心中,含糊其辞:“嗯,是遇到点事。”
  
      “我和聂老师已经认识很多年了,不止如此,家父还是林文玹老师的忠实读者。”唐斯淮继续放柔声音,“如果遇到解决不了的困难,说给我听听,说不定我能想到办法。”
  
      聂长欢犹豫了下,但想到柳懿对自己的期盼,她还是如实跟唐斯淮说了。她在丞相府的时候就明白,人与人之间不过就是那张关系网上的点,只有主动与人连线,才能打通更多更广的路。
  
      如果唐斯淮真的能帮她,她以后再还他人情就是了。
  
      “原来是阎潇锋阎老师。”唐斯淮了然一笑,凑到聂长欢面前压低声音,“家父跟阎老师是老牌友了、交情匪浅。”
  
      聂长欢心头一喜,一双眼睛都跟着亮了亮,本就大的眼睛里顿时像有水光粼粼晃动,晃得唐斯淮有些走神。
  
      他不动声色地退回自己的位置:“所以就这点事,应该没问题。”
  
      虽然不知道唐斯淮的父亲和傅行野之间,谁在阎潇锋心里的分量更重一些,但好歹也算看见了希望。
  
      眼见勾起了聂长欢的心思,唐斯淮看了眼腕表,有些遗憾:“我等会儿还有个会,得先走一步。”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