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被大佬看上后每天都好害羞 > 47 嫂子

47 嫂子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聂长欢一出房间门,看见客厅里站着的男人,讶异地喊了声:“陈焰川?”
  
      听到她这么叫傅行野身边的人,聂曼霜的眼尾抽了抽,忙去看陈焰川的反应。
  
      陈焰川倒并没有觉得不妥,看见聂长欢时反倒像是松了口气:“长欢小姐,我们三少在楼下。”
  
      说完,陈焰川直接对她做出一个请的手势。
  
      聂长欢偏头看了眼聂曼霜和林文玹,得到聂曼霜的同意后,她才跟在陈焰川身后走了。
  
      由于小区里面人车分流,所以傅行野的车停在地下车库,车内没有亮灯,陈焰川替聂长欢拉开车门后,才看见坐在后座的傅行野。
  
      她的手都搭上车门了,一看见男人线条完美却高高在上的侧脸表情,就没有上车。
  
      陈焰川见两人彼此僵持,轻咳了声打破沉默:“三少,长欢小姐到了。”
  
      傅行野偏过头来,明明知道他看不见,聂长欢还是觉得难堪,毕竟之前在酒店,两人还闹得那样难看,转眼她就这样轻易地被他叫出来了。
  
      她抿住唇偏过头,不吭声。
  
      “听说你在酒店被欺负了?”傅行野率先开口,语气显得有些生硬。
  
      聂长欢一愣:“你看见了?”
  
      问完才觉得这话不妥,又赶紧补了一句:“你怎么知道?”
  
      傅行野只是拿这句话当开场白,并不打算深入聊下去,见她开口说话了,就拍了拍自己身侧的位置:“上来坐着说。”
  
      聂长欢不动:“太晚了,我明天还有事,傅公子如果找我有事的话,请长话短说。”
  
      “……”傅行野自认已经足够和颜悦色了,还是接连被怼,他压了压脾气,却没压住,于是习惯性地轻声一笑,“看来有唐斯淮护着,你的确没吃什么苦头,这会儿在我跟前照旧伶牙俐齿得很。”
  
      “怎么,我没吃苦头也惹你不开心了,还要亲自跑这一趟来冷嘲热讽吗?”聂长欢想也没想,接话接的飞快。想她身为丞相府嫡女的时候,连皇帝都得给她几分薄面,又哪里忍得了傅行野这么欺压她。何况,傅行野还是那个要了她的清白却把这事忘得干干净净的男人!
  
      之前在聂家、她说话行事总是想着柳懿、怕自己让她的处境雪上加霜,所以总是压着自己的性子。可她毕竟是丞相府呼风唤雨受尽宠爱的嫡女,其实骨子里骄傲得很、半点委屈和苦楚也受不得。如今到了鲸城,没了柳懿在身边,她慢慢也就放开了。
  
      “……”听见她语气更冲,傅行野的脸色沉了下去,低气压无声无息地蔓延开来,“聂长欢,你非要这么跟我说话?”
  
      聂长欢也偏过头,也意识到自己对傅行野的态度似乎过分反感了,她感到焦灼,不知道自己和傅行野是怎么就发展成这种局面,好像已经没办法好好说话了,谁也不肯低头给对方让一步。
  
      “不然你说我该怎么办?”聂长欢鼻腔一酸,再开口时字字都透着委屈,“在酒店的时候,我没求过你吗,可你不理我,我都当着白修和陈焰川哭了,你都不理我……”
  
      明明前一刻还跟自己叫板,傅行野都做好了继续被她凶的准备了,结果她突然说了这么一句,傅行野一时失神,回过神来时,心头某块地方像是塌陷了一块,软得厉害。
  
      他张了张嘴,反而不知道在这种氛围下,该给点什么回应。又或者,他怕自己一开口,聂长欢这好不容易软了的态度,又被他给刺激了。
  
      聂长欢等了半天,也没见傅行野给个反应,就匆匆擦了眼泪:“我走了。”
  
      话音落下的时候,聂长欢也就真走了,半点犹豫都没。
  
      酝酿了半天想开口说点什么的傅行野张了张嘴,已经听见陈焰川在不远处喊了声“长欢小姐”。
  
      可惜,聂长欢似乎并没有回头。
  
      傅行野低下头,长指重重地碾了下眉心,淡声吩咐刚坐上驾驶座的陈焰川:“给阎叔打个电话。”
  
      电话打通后,傅行野把手机要了过来,笑着喊了声“阎叔”。
  
      ……
  
      聂长欢刚下电梯,就看见聂曼霜站在电梯口等她。
  
      “原来今晚在包厢里难为你的人,是傅行野?我说,你俩这什么缘分?”
  
      聂长欢扯了扯唇,心说孽缘呗。
  
      “刚才陈焰川找来,一开口就是问你安全到家没,我看他那样子,挺着急的。”聂曼霜盯着聂长欢的神情反应,“长欢,今晚是不是还发生了什么姑姑不知道的事,你可不要瞒着姑姑,有什么委屈都要告诉我,知道么?”
  
      聂长欢原本以为傅行野找上门来,聂曼霜会像其他人一样,觉得她容易跟男人不清不楚、品行不端,却没想到她什么都没问,第一反应是担心她,她感激跟聂曼霜说:“谢谢姑姑,我没事。”
  
      不该有聂曼霜说陈焰川很着急,她再联想到刚才傅行野开口跟她说的第一句话是“听说你今晚受委屈了”,还提到了唐斯淮……
  
      她当时也没深想,净顾着因为上学的事怼他凶他了,现在这么想来,他今晚这么找过来,是因为担心她,特意赶过来安慰她的?
  
      这个可能性让聂长欢的心控制不住地狠跳了下,她犹豫了下,跟聂曼霜说了声后,就又乘电梯去了车库。
  
      她出电梯时,看见傅行野的车还停在那儿,不过车灯大亮,车子已经启动。
  
      聂长欢忙跑了几步,可车子往右一转,还是开走了。
  
      车里,傅行野“盯着”后视镜,觉得眼睛突然一阵刺痛,他本能地闭了闭眼睛,再睁开时,后视镜上反射出后面一辆车打上来的灯光,刺得他又是一偏头。
  
      他捏着手机跟阎潇锋说了一句“麻烦了,阎叔,那我过两天再跟您约时间……好,这次我选一家好点的西餐厅。”后,低头将电话掐断,准备习惯性地将手机往旁边座椅上扔去的时候,动作一僵,蓦地怔住。
  
      修长的十指缓缓地握成拳,他盯着陈焰川的后脑勺,低哑地喊了声“焰川”。
  
      陈焰川微偏了偏头,疑惑:“三少?”
  
      傅行野的眼前又黑了下去,他没有应声,重新闭上了眼睛。
  
      他又尝试着睁开眼睛,但这一次,并没有上一次的幸运。
  
      但自从上次在华城医院,视线出现过短暂恢复的情况后,回到鲸城,这样偶尔能视物的次数就越来越多了。
  
      他很想看看,当聂长欢知道阎潇锋答应收她入学时的反应,也不知道有没有这个机会。
  
      他默了默,吩咐陈焰川:“回老太太那儿,通知医疗团队等我过去。”
  
      陈焰川脊背一僵,以为傅行野的眼睛又恶化了,忙提了车速。
  
      陈焰川比谁都清楚,自从傅行野的眼睛看不见后,他的治疗态度一直相当地消极。除非有时候被逼或者眼睛实在不舒服的厉害,他才会主动就医。
  
      ……
  
      聂长欢还抱着最后一丝希望,在家等阎潇锋的消息,可一连等了快一周,却什么也没等到。
  
      她终于灰心,窝在房间里跟柳懿用微信视频了半个小时,就恹恹地睡觉了。
  
      聂曼霜坐在客厅跟林文玹发愁:“让长欢走电影学院这条路,虽说比不上鲸城大学,但好歹也是一条出路,明天我就约校长和主任出来,看看能不能行!”
  
      于是第二天一早,聂曼霜就将聂长欢拉了起来,直接带着人去了美容院。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