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被大佬看上后每天都好害羞 > 46 像被虐后可怜巴巴的小兔子

46 像被虐后可怜巴巴的小兔子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听到白修的问题,傅行野的喉结艰涩地滑动了下,但他微微偏过头,仍旧站着没动。
  
      白修越想越觉得傅行野和聂长欢这段关系好玩儿,他问陈焰川:“昨天你不是还说我家行野知道自己被算计了,气得直接拿朝杨的项目还了聂长欢的救命之恩吗?”
  
      “那按照行野的性格,现在再见到聂长欢也不该是这种态度嘛,再怎么都是形同陌路,懒得搭理才对,这怎么还报复上了?”
  
      傅行野扯了扯唇角:“你觉得,我?报复她?”
  
      “不是报复,那就是在乎咯!”白修得逞,双眼泛出八卦的光芒,“不然你这平白无故的欺负人家,实在没有理由嘛!哎焰川,你觉得我分析得有没有道理?”
  
      陈焰川看了眼傅行野,想笑又不敢笑,偏过头用拳头挡住唇,咳嗽了声。
  
      白修哈哈大笑。
  
      自从傅行野眼睛看不见以后,少了视线目光的加持,他以前那股藏在慵懒恣意里的阴鸷和冷冽感都淡了很多,这就导致白修在他跟前越来越放肆了,现在连陈焰川偶尔都敢跟在白修后面放肆了。
  
      傅行野的面部肌肉紧绷着,等他们笑完了,慢悠悠地问了白修一句:“你不是要去追么?怎么还不滚?”
  
      白修收了笑,但很快回过味来:“你不会是自己担心人家又不好意思去,故意激我去追吧?”
  
      “……”傅行野的眼角微颤,凉悠悠地笑,“白少爷真是越来越聪明了。”
  
      “那可不。”白修做作地按了按眉心:“不行,我今儿应酬累了,没精神。反正咱们这儿也没人在乎小结巴,我费那个劲儿干嘛啊,还不如早点回家睡觉。”
  
      “……”傅行野。
  
      见傅行野脸都黑得要杀人了,白修继续刺激他:“焰川,带上你们三少走啊,还愣着干什么?”
  
      陈焰川无奈一笑,只得顺势问傅行野:“三少,走吗?”
  
      “他累了,你也累了?”傅行野语速颇快,像是在赶时间,很不像平日的他。
  
      陈焰川愣了一秒,就明白了傅行野的意思:“那我还是去看看聂小姐的情况。”
  
      见陈焰川急匆匆走了,白修晃悠到傅行野身边,拿捏着嗓子问:“行野啊,你知道这世界上什么动物的嘴最硬吗?”
  
      傅行野偏过头,笑,一字一句:“白修,今晚废话挺多。”
  
      “……”白修忙往后连退几步,“干嘛连名带姓叫人家,怪瘆人的。”
  
      “……”傅行野。
  
      ……
  
      同一楼层。
  
      聂长欢埋着头走得急,在绕过走廊转角时没注意,差点就跟人撞上了。
  
      “哟,小姑娘,走路这么不小心哪?”听起来是个年轻男人的声音。
  
      聂长欢忙往后退了两步,埋着头说连连道歉。
  
      道完歉,她就想绕过这人往旁边去,结果这男人步子一调,拦住她,还弯腰偏头来看她的脸:“啧,哥哥也没怎么凶你,这怎么就哭了?瞧这双眼睛红得!”
  
      聂长欢还没来得及开口,另一个男人接话:“人小姑娘还嫩,遇见你这种老油条,可不是闻着味就害怕了嘛。”
  
      他这话一出,站在一堆抽烟的几个男人全都意味不明地低笑出声。
  
      “那这倒是我的不是了,行,哥哥温柔点。”年轻男人将烟往嘴里一塞,就要拿手来捏聂长欢的下巴,聂长欢吓得赶紧往后退,慌张地抬眸扫了眼眼前的这堆男人,发现他们个个都在吞云吐雾,隐晦不明的目光隐藏在缭绕的烟雾后,像是个个都不怀好意。
  
      而且,她能明显的从他们身上闻到一股酒味。
  
      聂长欢立马就想起了那晚在希顿酒店的那个中年男人,恐惧像毒蛇一样攀上脊背,她本就通红的眼睛更红了,但她极力忍住:“不好意思,打扰各位了,我朋友还在等我,是我找错地方了。”
  
      说完,她转身就想走,可手腕立马就被最开始那个年轻男人攥住了:“妹妹,来都来了,别急着走,你既然都撞哥哥身上了,哥哥也可以是你的朋友嘛。”
  
      聂长欢下意识地想要将手腕挣脱出来,可她的力气完全不是男人的对手,她再开口时声音都有些控制不住地发颤了:“先生,请你放手。”
  
      年轻男人嗤笑,反而越发用力地要将聂长欢往自己怀里拉。
  
      聂长欢挣扎不过他,眼看距离越来越近,男人身上传来的酒味也越来越浓,她想起今晚的所有不顺利,情绪险些就要崩塌。
  
      “够了。”这时,一道男声在一片起哄声中掷地有声地响起。
  
      聂长欢能明显感觉到年轻男人拽着她手腕的力道瞬间松了些,于是像找到救命稻草一样,忙顺着声音看过去,刚好看到一个穿着正装、衬衫扣子扣得一丝不苟的男人越众而出。
  
      他用夹烟的手点了点聂长欢的手腕,笑着跟年轻男人说:“何公子,玩笑开过了。”
  
      何公子不情不愿:“唐总,你这么破坏气氛就没意思了哈。”
  
      被称为唐总的男人眼角眉梢都噙着笑,走上前来,直接捉着聂长欢的手腕将她往自己怀里一带:“是朋友家的孩子,何公子给个情面?”
  
      何公子用夹烟的手点了点唐总,笑了一声,转身走了,其余几个男人也就跟着他走了。
  
      唐总用护着聂长欢的姿势,沉默着将她带进了电梯,当着聂长欢的面按了lg层。
  
      而陈焰川找过来的时候,恰好遇见何公子一行人,何公子有点醉,脚步都是飘的,但看见陈焰川的时候还是立即将身体站直了些,跟陈焰川打了招呼,陈焰川只礼貌性地点了点头,就继续往前走了,可惜,电梯已经在下行,他没能见到聂长欢。
  
      倒是在之前就追着聂长欢出来的聂薇,站在女厕所门前的大盆景后面,低头看了眼自己手机上刚拍下的照片,又抬头看了眼明显在找人、最后还坐电梯追下去的陈焰川,嘲讽地扯了扯唇。
  
      聂长欢她啊,到底是凭什么这么好运?
  
      一直吊着傅行野也就算了,这才刚到鲸城,竟又遇见酒店行业的精英翘楚、唐斯淮。
  
      ……
  
      一进了电梯,唐斯淮就松开了聂长欢,与她隔着一人的距离站着。
  
      聂长欢疲惫至极,低着头跟他说了声“谢谢”。
  
      唐斯淮笑笑,恰好电梯门打开,他绅士地挡住电梯门,等聂长欢出了电梯后才跟着下来。
  
      他把聂长欢带到酒店大堂的休息区,让人给聂长欢倒了杯水。
  
      他将装着热水的纸杯递到聂长欢手里时,看见陈焰川正匆匆往酒店外走,他犹豫了下,还是选择在聂长欢对面坐下。
  
      看着聂长欢喝下后,他温声开口:“感觉好些了吗?”
  
      酒店大堂的沙发靠背很高、座位又很软,聂长欢将自己缩坐在上面,莫名觉得有了些安全感,
  
      刚才的情绪也确实淡了许多。
  
      听到男人问她,她抬眸来看他,看到他的长相时,还是被惊艳了下,但有傅行野那样的皮囊在前,这种惊艳感很快就消散了。
  
      眼前的男人很年轻,全身上下都打理得一丝不苟、连一根头发丝都不带乱的,只是眼角眉梢透出来的温润成熟阅历感泄露了他的年龄,聂长欢猜测他大概在30岁左右。
  
      他温润浅笑的盯着自己的时候,给人一种如沐春风的感觉,聂长欢不自觉地又放松了些。
  
      唐斯淮,长得跟自己的长兄很像,温润亲和的气质更像。聂长欢还是丞相府嫡女的时候,最亲近依赖的就是自己的长兄。
  
      此刻听到他关心自己,聂长欢抿唇一笑,想到自己刚才在他面前的狼狈样子,就觉得有些不好意思,习惯性地抬手将额前厚重的刘海往旁边拨了拨时,半偏着脸也没敢看他,就红着眼睛朝他点了点头,轻轻地“嗯”了声,像一只被虐待过后的、可怜巴巴的小兔子。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