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被大佬看上后每天都好害羞 > 44 两清

44 两清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傅行野微微仰头,薄唇紧抿成一条直线时,他习惯性地抬手扯松了脖子上的领带。
  
      前两天他问聂长欢为什么在酒店,聂长欢的回答是什么来着?
  
      哦,她回答的是“碰巧”。
  
      果然,聂家没有一个干净的。
  
      他的小结巴啊,真是没意思透了!
  
      傅行野微微偏头,暴力地一把扯掉脖子上松垮的领带,却又慢条斯理地将领带一圈一圈地绕在了自己手上。
  
      陈焰川上一次见傅行野做这个动作,是在他14岁的时候。
  
      那一次,他从他母亲的卧室出来,他母亲从他身后扔了一只水晶饰品出来,砸在他脑袋的侧后方,当时血流不止,他吭都没吭一声,只在原地缓了几秒钟,就是像这样暴力地扯掉当时带在脖子上的围巾,一边往外走一边将围巾绕在手掌上。
  
      自那次以后,他的人生再没有“母亲”两个字。
  
      他做这个动作,不是愤怒,是失望和厌倦。
  
      “三少……”陈焰川担忧地轻喊了他一声,他没理,他就继续默默地跟在他身后,直到他看见熟人,“三少,柳懿柳女士在前面。”
  
      傅行野像是没听见,紧攥着手里的领带继续往前走。
  
      但三五步的距离后,他还是慢慢停下脚步。
  
      柳懿原本准备绕开的,但碍于情面还是主动走到傅行野面前:“傅公子,你这是要回鲸城了?”
  
      “嗯。”
  
      见他态度这么淡,柳懿想起昨天在医院外面,聂长欢因为他而红了很久的眼睛,态度也就跟着淡了下去:“那我就不耽误傅公子的时间了。”
  
      在柳懿经过自己身边的时候,傅行野却跟着转身:“您今天怎么在这儿,长欢小姐没跟着一起来?”
  
      听到他问起聂长欢,陈焰川意外地抬眼看了看他,但他脸上没有任何表情,陈焰川也猜不透他的用意。
  
      而柳懿默了默:“劳傅公子记挂,长欢被她奶奶送去国外留学了,短时间内应该不会回来了。”
  
      “原来是这样。”傅行野低头笑了笑,又重复了一句,“原来是这样。”
  
      果然去上学了。
  
      她的本事倒是不小。
  
      柳懿看了看傅行野明显笼罩着阴鸷不耐的眉眼,跟傅行野说了声“再见”后就走了。
  
      走出好长一段距离后,她还是忍不住回头看了眼。傅行野身高腿长气质卓绝,明明跟芸芸众生同处一地,但又好像跟其他众人完全是割离开来的,因此一眼就可以找到他。
  
      他还站在原地,没走。
  
      柳懿抬起手看了眼腕表,有些焦虑:聂长欢十几分钟以前就已经登机了,傅行野总不至于跟她一个航班吧?
  
      应该没有这么巧的缘分。
  
      只要不是同一航班,等到了鲸城,两人遇见的可能性就微乎其微了,无需太过担心。
  
      第一是傅行野根本不知道聂长欢的模样,有时就算那么巧遇见,只要聂长欢不主动,傅行野就不会知道是她。
  
      第二,两人的圈子大不相同,鲸城如此之繁华盛达,平时玩儿在一起的可能性几乎没有。
  
      柳懿想,她的长欢终于能够逃离聂家、也有了深造的机会,她不希望长欢再跟傅行野这样的人扯上任何关系,以免发生太多不可抗的事情,影响了长欢的前程。
  
      而陈焰川见柳懿走远了,才提醒傅行野:“三少,不能再耽误了,时间来不及了。”
  
      傅行野点点头,几秒后又跟陈焰川说:“她既然那么想要帮家里拿回朝杨的项目,就给她。”
  
      “……”陈焰川哽了哽,很想问一句,那之前耗费人力物力布的局,岂不是又要全盘推翻?
  
      不过他不敢问,只委婉问:“那秦辉,怎么处理?”
  
      上次傅行野完全有能力直接对秦辉动手的,不过他最终没有这么做,而是绕了那么大一圈。究其原因,大概率还是因为聂长欢。
  
      傅行野在聂家住过,清楚知道柳懿和聂长欢在聂家的生存环境,所以当他发现聂悦山、林芸和秦辉之间那点龌龊事后,他非要让聂悦山和秦辉因为林芸撕破脸皮、又故意把聂薇留在秦辉那里后,隔天还亲自打电话让聂悦山去秦辉那里接人,就是要林芸跟聂悦山的关系彻底破裂,也是要聂悦山彻底厌弃聂薇这个女儿。
  
      如此一来,聂长欢和柳懿在聂家就要好过的多。
  
      不过这些都是陈焰川自己的揣测,而且这揣测似乎也站不住脚,因为傅行野因为救命之恩可能确实对聂长欢另眼相看,但实在没到为了她做到这种程度的地步。
  
      在陈焰川走神的时候,傅行野说:“随你。”
  
      他反应了才明白傅行野回的是秦辉的事,他转过头,见傅行野又笑得漫不经心了,“焰川,你说用朝杨那个项目还她的救命之恩,够不够?”
  
      陈焰川微愣:傅行野这是要跟聂长欢两清的意思。
  
      他原本还打算跟傅行野汇报一下行程,着重提醒他与阎潇锋、也就是与陈老太太的至交好友会面的事情,但最后都没敢开口。
  
      ……
  
      飞机落地时,亲自开车来接的林文玹已经等了快一个小时。
  
      所以一下飞机,聂曼霜就一路催着聂长欢,好像完全忘了有聂薇这么个存在。
  
      聂薇像是真的变了,也不多说话讨人嫌,就默默地跟在聂曼霜身后。
  
      一到停车楼,聂曼霜远远看见人,却又端着架子沉着脸,不肯过去了。
  
      聂长欢顺着她的视线看过去,一眼就被一个中年男人吸引住了目光。
  
      看到他的第一眼,聂长欢恍然看见了林间劲竹般,虽瘦却异常挺拔,给人一种巍峨不折的刚正感,让她不自觉地就跟着挺直了腰杆。
  
      中年男人看见她们,清俊文雅的脸庞上露出一丝矜雅的微笑,快步朝这边走了过来。
  
      “霜儿,你辛苦了。”林文玹接过聂曼霜手里的行李箱和背包,目光柔和的看了看聂长欢和聂薇:“你们分别就是长欢和薇薇吧?我是你们的姑父,林文玹。”
  
      “姑父好,我是聂薇。”聂薇越过原本准备说话的聂长欢,上前几步,大大方方地站到林文玹跟前,“这次的事情让姑姑和姑父费心了,以后我和长欢会尽量少给您和姑姑添麻烦的。”
  
      “你经常出现在电视上,姑父认得你。”林文玹笑意深了点,看向聂长欢,“长欢,听说你很少出远门,初来乍到可能不习惯,不过不用担心,把这里当自己家就行,我和姑姑会尽全力帮你适应的。”
  
      “谢谢姑父。”一直情绪不高的聂长欢这才抿唇笑了笑。
  
      聂薇觉得自己莫名被冷落,低下头没再说话。
  
      聂曼霜见他终于打完招呼了,哼了声:“你还好意思笑,现在还敢有事瞒着我了?!”
  
      林文玹苦笑,看了眼聂薇,腾出手来牵着聂曼霜、轻捏了捏她的掌心:“都是你的亲侄女,能帮则帮,咱们要相信两个孩子都会有所进步,你说是不是?”
  
      聂曼霜张了张嘴,但最终她没说什么,只是在上车的时候,她还是喊了聂薇一声。
  
      最后上车的聂薇,深深地看了眼坐在副驾驶的林文玹,眼神里充满了感激。
  
      车子启动后,聂曼霜问林文玹:“跟阎老师约的什么时间?”
  
      “明晚。不过阎老师没有单独的时间留给我们,他明晚跟人有约,但是答应空出十分钟的时间来见一见长欢。”林文玹顿了下,“对了,给薇薇约的教务处主任,也是明晚。为了方便,我把包厢订在了同一个地方,到时候我们一起过去。”
  
      ……
  
      鲸城的房价非常人能够承受,林文玹之所以能在市中心拥有一套将近两百平的小平层,还是因为他早期教过的一位学生靠地产发家后,为了报答他、又“欺负”他正直老实,费尽心机给他搞了个特殊折扣。
  
      即便已经是特殊折扣,这套小平层也几乎耗尽了林文玹和聂曼霜当时的所有积蓄,还借了不少外债。
  
      “咱们只有四室两厅,我和你们姑父占了一个房间,林鹤言一个,剩下的两个你们自己决定要住哪间。大家都先休息一会儿,晚上我们再一起出去吃饭。”聂曼霜往沙发上一躺,林文玹便自然地走过去为她按捏肩膀,动作优雅养眼,他笑着补了一句,“鹤言不常回来,你们不要拘束。”
  
      聂曼霜看着聂薇:“不过我们这种小房子,你住得习惯吗?”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