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被大佬看上后每天都好害羞 > 41 跟她解释

41 跟她解释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陈焰川通过内视镜察觉到他的反应,也忍不住跟着轻勾了勾唇:“三少,现在过去吗?”
  
      傅行野立刻收了笑,移开挡在眼前的手时挑了挑眉,但没出声。
  
      陈焰川这次倒没办法像以前一样通过他的一个细微表情,就精准判断他的意图了。
  
      因为,他在傅行野身边多年,从未发现傅行野正眼看过哪个女人。
  
      这个聂长欢算是个例外,但例外到哪种程度,陈焰川没办法把握。
  
      今早,他之所以能拿到聂薇的线索,是因为在查酒店监控和入住名单都无果的情况下,陈焰川一个爱追星的下属无意间看到了聂薇进入事发酒店的背影照,那是聂薇的私生饭偷拍的,发在了朋友圈炫耀。
  
      而秦辉和林芸的关系线索,也是因为那位私生饭手机里还存着聂薇、林芸、秦叔三者在一家高档餐厅吃饭的照片,陈焰川便顺着这条线,挖出了秦辉的背景。
  
      至于秦辉最后那句“拼死也要带你逃走的聂家小姑娘”只能算是意外之喜,陈焰川原本以为这件事到处理秦辉这里,就要告一段落了,没想到,聂长欢也卷入其中。
  
      但陈焰川向来多思多虑、周全细致,他深想了一层,开始推测聂长欢出现的时间为什么就那么巧,这到底是因为纯粹的巧合还是……本就另有谋算。
  
      傅行野是否想到了这一点?
  
      陈焰川等了等,见傅行野依旧没开口的打算,他也不敢擅作主张、暂时压下了心底的担忧和考虑,只能吩咐司机直接将车开回酒店。
  
      可是到了酒店门口,陈焰川要帮傅行野下车的时候,傅行野微微一侧身,躲过了他的手。
  
      这近乎幼稚的发脾气行为,让一贯冷静稳重的陈焰川也呆了呆。
  
      他斟酌着喊他:“三少?”
  
      傅行野不理他,自己往前走。
  
      “……”陈焰川轻咳了声,“老太太从国外请的医疗团队,已经在鲸城等了你挺长时间了,早上老太太又来电话催了一次,所以最多再过两三天,我们就得启程回鲸城了。”
  
      提到老太太,傅行野才敷衍地嗯了声,不过听到他后面的话,傅行野的脸色更差了。
  
      陈焰川推了推眼镜儿,补了句:“在这之前,要不要安排您跟聂长欢小姐再见一次?她虽然也是聂家的人,但总归是你的救命恩人。在离开之前,按照礼数也应该当面打个招呼。”
  
      等陈焰川说完,傅行野才要笑不笑地勾了勾唇,用一副懒洋洋的慵懒声调答:“你看着办。”
  
      陈焰川松了口气,正在心里打算是不是自己亲自跑一趟聂家的时候,傅行野不知想到什么,改口:“你先忙秦辉的事,她那里我自有安排。”
  
      ……
  
      聂家。
  
      大概是因为前一天晚上消耗太多又整夜未睡的原因,聂长欢哭过以后,把自己关在房间里,睡到第二天下午才慢慢醒转过来。
  
      她背对着窗户睁开眼睛,视线也不知道停留在哪儿,只是脑子里迟钝地冒出一个想法:她都醒了这么久了,怎么还没有丫鬟婆子进来伺候,人都跑哪儿去了?
  
      她用手撑着坐起来,觉得全身都疼,脑袋也疼,疼得她想发脾气,她张了张嘴,叫一个平常近身伺候的丫鬟的名字,等了会儿,还是没见人来,她才终于抬起头来看,这一看,她的神色立即就黯然下去。
  
      她早已不再是那个被捧在高处的丞相府嫡女了,如今她在聂家,还在昨晚失了清白。
  
      若是这事发生在丞相府嫡女的身上,那今日,哪怕那男人是万人之上的皇帝,她爹爹娘亲也早已去宫里要说法了。
  
      可现在,她只能一个人悄悄地关在房间里,独自承受着这一切。
  
      聂长欢突然发现,自从来了聂家以后,她每天都在糟心抑或难过,从没有过在丞相府时那般日日都有快乐和期盼的日子了。
  
      她也突然有些理解为什么柳懿总是过于的多愁善感。
  
      在聂家这样的家庭里,连呼吸都比在别处要困难的多,实在压抑。
  
      不过,还好这里有个柳懿。
  
      想到柳懿,聂长欢伸了个大大的懒腰,在自己的脸蛋儿重重地揉了几下,这才挽唇笑了笑、调整好了自己的情绪。
  
      她把自己关在房间里睡了这么久,柳懿一定很担心。
  
      简单洗漱过后,她就出了房间。
  
      在走廊上的时候,她下意识地看了眼聂薇的房门,见她房门紧闭,猜想她应该是还没回来。
  
      这都过去这么久了,难道她一直和傅行野待在一起?
  
      这么一想,聂长欢瘪了瘪嘴,生气又心酸,但她没让这种负面情绪蔓延下去,立刻转身下楼了。
  
      坐在小会客厅的聂曼霜率先看到她,展颜一笑:“长欢,终于醒了?”
  
      坐在聂曼霜对面的柳懿立刻站起来,也含笑看着她。
  
      聂长欢觉得奇怪,毕竟昨天在她把自己关进房间以前,柳懿曾反复追问那个中年男人到底怎么回事,她当时实在难过、不想说话,就把自己反锁进房间了,柳懿几次来敲门,她都没精神起身。
  
      她以为,按照柳懿的性格,这会儿肯定已经哭的眼睛都肿了,实在不该这样喜笑颜开。
  
      “妈,有什么喜事吗?”
  
      “当然!”聂曼霜代为回答,用下巴点了点自己对面的位置,“赶紧坐下,姑姑有份大礼要送给你!”
  
      聂长欢见柳懿都有些眉飞色舞的,顿时也充满了期待,乖乖地坐在聂曼霜面前,睁着双大眼睛看着她。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