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被大佬看上后每天都好害羞 > 39 他来了

39 他来了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白少爷,慎言!”陈焰川立即提醒白修。
  
      傅行野被白修给气笑了。
  
      傅行野一笑,白修就立刻闭嘴了,嘿嘿地跟着傻笑。
  
      陈焰川失笑地轻摇了摇头,正准备再挽救一下白修的小命,底下的人给他发了几条微信消息,他点开看了眼,立刻抬头:“傅公子,查到线索了。”
  
      他将下属汇报上来的情况简略地跟傅行野说了一遍,并请示:“三公子,是现在就过去吗?”
  
      傅行野没有回答,他微眯着眼睛沉默了两秒,忽而抬起自己包扎得像个粽子的右手,勾唇一笑。
  
      他没有回答,直接掀开被子自己下了床。
  
      ……
  
      聂家。
  
      聂长欢睁着眼睛,目光毫无焦距地望着房间里的某一处,控制不住地一遍又一遍地去回想昨晚的事情。到最后,那些画面、那些细节已经熟悉得让她麻木。
  
      可即便是这样,昨晚从酒店回来后,她一夜没睡,也根本不敢闭上眼睛。
  
      已经天亮了,她隐约听到有人上楼,以为是柳懿来了,急忙抬手揉了把自己的脸,然后急忙坐起身,可她一动,身体就传来一阵锐疼,她忍不住轻嘶了声,立刻就僵着两条腿不敢动了。
  
      脚步声已经到门外了。
  
      聂长欢自小最怕疼了,这会儿只有憋了口气、一鼓作劲儿地站起来,想要去给柳懿开门。
  
      但她才迈出去一步,就又停住了。
  
      痛……好痛!
  
      她腿的内侧那部分,好像也被严重擦伤了!
  
      聂长欢咬牙,只能将两条微微摆开一些再继续往前走,尽量让自己不要去注意那一直没办法减轻的痛处。
  
      她心不在焉地拉开房门,看到走廊上的两个人时,愣了愣。
  
      聂薇与她匆匆对视了眼,拉着身旁的中年女人立刻就想要回自己的房间。
  
      “等一下!”聂长欢往外走了两步,盯着聂薇身边的还算秀美、但一脸市侩气息的中年女人,客气地问“请问您是哪位?”
  
      中年女人眼神闪烁了下,没说话,往聂薇身边靠了靠。
  
      “我带人回来,什么时候轮到你来过问了?”聂薇说完,忍不住将聂长欢打量了一眼,见她好好地穿着睡衣从房间出来,心里又恨又惊:这聂长欢,难道是以前勾引人的经验太多了,昨晚遭遇那么大的变故,今天居然还能这么平静!
  
      聂长欢也在打量聂薇。
  
      以前,聂薇不管穿什么风格的衣服,总爱把她盈盈一握的细腰给掐出来,脸上永远妆容精致,全身上下没有一处不是经过细心考究的。
  
      今天的她,不但没有化妆,还很反常地在裙子外面套了一件快要长及脚踝的宽大风衣,两只手都插在口袋里。
  
      两人互相打量的视线碰上,聂薇却率先移开了目光,给身边的中年女人使了个眼色,示意她赶紧跟自己走。
  
      中年女人却不乐意了,嘟哝了句什么,站在原地没动,嫌弃又厌恶地看着聂长欢。
  
      走出去好几步的聂薇回头,又着急又不耐烦地喊了声:“妈!”
  
      妈?
  
      “聂薇,奶奶和爸爸不在家,你都敢把她带回来了?”聂长欢又气又急,柳懿这会儿还在家呢,要是让她和林芸撞见,她那个性格,必定是又要伤心怄气很久的。
  
      她绝不能让这种事发生。
  
      林芸的年纪摆在那儿,聂长欢不能对她动手,她紧走几步,直接拽住聂薇的手臂将她往自己狠狠一拉,带着她就要往楼下去。
  
      没想到聂薇尖叫一声,整条手臂都发起抖来。
  
      但即便是这样,她那只手仍旧没有从口袋里拿出来。
  
      聂长欢犹豫了下,还是将她的手放开了。
  
      中年女人立刻朝她冲过去,想要把她的手从口袋里扯出来查看。
  
      “滚开!”聂薇又是一声尖叫,眼泪疯狂往外滚的时候,她侧过身去躲中年女人,然后靠在墙上不断地喘粗气。
  
      中年女人吓坏了,眼睛跟着就红了:“我的宝贝女儿,你这是怎么了,啊?快让妈妈看看啊!”
  
      可聂薇咬着牙,根本不理她,恨恨地瞪着聂长欢:昨晚,秦叔怎么就没有成功呢!怎么就被聂长欢给逃了呢?还让她跟傅行野碰见了!
  
      傅行野的药性发作得那么厉害,那聂长欢昨晚岂不是……
  
      想到这个,聂薇昨晚才涌起的滔天悔意顿时就消失得无影无踪了,嫉妒的狂狼再次将她淹没。
  
      聂长欢平静地注视着聂薇眼底的愤怒;“所以昨晚那个男人,是你找来的,对不对?”
  
      聂薇一怔。
  
      聂长欢依旧平静:“昨晚奶奶让我去见傅行野的计划,是奶奶、爸爸在病房里商量好后告诉我的。而我刚从奶奶那儿听到这个消息,转眼就在病房外的走廊里碰见你了。奶奶和爸爸指望着我去救项目,是最没有理由来害我的,除了你,聂薇。”
  
      真相被她一语道破,聂薇蓦地咬紧唇,仰着头盯着聂长欢,努力地想要回忆,聂长欢到底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变了,又是从什么时候开始这样聪明了?
  
      可她脑子里一团乱,一会儿想到秦叔为什么没成功,一会儿想到最终的最终,聂长欢还是可能已经跟傅行野睡了、而她谋划良久、付出这么多,却终究是竹篮打水一场空。不,不是竹篮打水一场空,她恐怕,连她的竹篮都要保不住了。
  
      聂长欢静静地盯着她。
  
      “什么男人,啊?薇薇,她在说什么?”中年女人见两人这样,茫然地睁大眼睛,见聂薇和聂长欢都不理她,她又赶紧去轻轻捏着聂薇的手臂,跟她说好话,“让妈妈看看吧,你要担心死我吗?”
  
      聂薇往旁边一侧身,再次躲过她,但她的一双眼睛,仍旧死死地瞪着、与聂长欢对视着。
  
      她想反驳狡辩聂长欢的猜测,可又觉得实在没有必要了。可让她直接认输、她也实在做不到,就只好这样毫无意义地坚持着。
  
      聂长欢回想起昨夜自己所经历的一切恐惧;想到自己昨晚被中年男人扔在地上时摔得嗡嗡作响的脑袋;想到自己那被中年男人捏过、已经被她自己擦破皮的下巴,她低笑了声,猛地拔高声音:“聂薇,是你对不对?!”
  
      聂薇被她吼的一抖,却露出发狠的样子笑:“是我又怎么样?不是我又怎么样?你去告诉奶奶、告诉爸爸,或者找到证据报警抓我啊,让所有人都知道你被一个陌生的中年男人给……”
  
      啪!
  
      聂薇的话,被巴掌声给截断。
  
      聂薇耳朵里嗡嗡直响,她缓慢地回过头,看向已经站在自己面前的聂长欢。
  
      聂长欢眼睛一眯,抬起手又给了她一巴掌。
  
      聂薇身边的中年女人终于反应过来了,她低叫一声就挡在聂薇面前,护着聂薇后指着聂长欢叫骂:“你这个小贱人!你敢对我的薇薇动手,看我不掐烂你的脸!”
  
      聂长欢完全不为所动,像是挑衅似的,仗着自己比中年女人高半个头,抬起头,又是一巴掌扇在她身后的聂薇脸上。
  
      这下,中年女人完全懵了,聂薇偏着头,却笑起来。
  
      “聂薇,当你想要得到什么时,是要靠自己的努力往前走,而不是拉无辜的人来当垫脚石。”聂长欢看着聂薇,仍旧觉得不可思议,“你这样的行为,不过是在自取灭亡而已。你不懂吗?”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