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被大佬看上后每天都好害羞 > 36 小看你了

36 小看你了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这已经是傅行野第二次帮她解围了。
  
      不管他有心还是无意,聂长欢都对他充满了感激。
  
      聂长欢转头去看傅行野的时候,聂曼霜无语地盯着聂悦山:“轻则禁足、重则打骂,有你这么当父亲的吗?还嫌不够丢人的?!”
  
      聂悦山刚才打聂薇,更多的考虑是想给傅行野一个态度,现在被聂曼霜一吼,他瞥了傅行野一眼,还想借此跟傅行野要个台阶下,聂曼霜怕他再丢人,急忙又说:“傅公子,我猜你也厌烦看这些家丑,我这就安排车子送你回去休息。改日我会带着家人登门、正式跟傅公子认错道歉。”
  
      “不必。”傅行野默认了聂曼霜的安排,转身就走。
  
      聂长欢不自觉地跟了一步,却被聂曼霜按住了肩。
  
      聂曼霜看了她一眼,然后自己跟上了傅行野:“傅公子,这边请。”
  
      聂长欢眼睁睁看着他的身影消失在走廊拐角,顿觉心里像是有一小块空落下去。
  
      自从傅行野不再住在聂家后,聂长欢总觉得自己跟傅行野很可能见过这次了,就没有下一次了。
  
      这一次,聂悦山跟过去,确认傅行野已经坐电梯离开后,这才折身回来,一屁股坐在长椅上,紧紧地闭上了眼睛。
  
      聂薇缩在墙边站着,本准备抬手擦掉嘴角的血迹,但最后她就那么抬起脸来、怯怯地、愧疚地看向聂悦山:“爸爸,我也是想要帮家里,本来我的计划很完美,要不是长……”
  
      话说到一半,聂薇看了聂长欢一眼。
  
      聂长欢微微眯眼,隐约猜到聂薇又想泼她脏水,于是她转向聂悦山,抢先开口:“是啊,要不是傅行野不好骗,早就察觉到姐姐这…这个救命恩人不对劲,姐姐的计划就已经成功了。”
  
      听到这些话,聂悦山猛地睁开眼睛盯向聂薇:“傅行野是什么人,也是你能糊弄的?你那点心机手段,比不上人家一根头发丝!你这不是存心给家里闯祸吗?!”
  
      “长欢,你还有什么资格在这里对我指手画脚?”聂薇在这件事上抹黑聂长欢失败,马上转移重点,“若是你这阵子不闹出这么多事,奶奶身体那么好,又怎么会被气成现在这个样子?!家里的情况又怎么会变的这么糟糕?”
  
      “现在奶奶生死未卜,你倒好,还偷偷跑去华城酒店纠缠傅行野!若不是我刚好在那边工作,把你带过来,你会来医院看奶奶么?”
  
      “长欢,那是奶奶啊,你就不担心的吗?你的眼里,难道就只有勾引男人这一件事吗?”
  
      “吵够了没有?!”聂悦山对这两个女儿的耐心彻底告空,他看都不想再看两人一眼,直接进了病房。
  
      柳懿担忧地看了眼聂长欢,也跟了进去。
  
      走廊上,就只剩下聂长欢和聂薇两个人。
  
      “姐姐真的是一……一个好演员。”聂长欢声音淡淡的,“只是你现在费劲心力地抹黑我,又有什么用呢?等奶奶一醒,孰是孰非一目了然。”
  
      “那至少在奶奶醒之前,我不会让你的日子好过!你惹奶奶生气、奶奶厌恶你都是大家有目共睹的,你被奶奶打了一巴掌、脸到现在都没消肿,谁知道你是不是因为这个起了恶意,故意要气她呢?”
  
      为了避免被病房里的聂悦山听见,聂薇走到聂长欢身边,凑到她耳边压低声音,“要是奶奶一辈子都醒不过来,奶奶这条人命,可就背在你身上了,到时候谁还会在乎真相?没有人会在乎,因为真相大不过人命。那么,你这辈子,都别想好过。”
  
      “聂薇,你真的……”聂长欢看着聂薇狰狞的眉眼,觉得头皮发麻,“就像你说的,奶奶现在生死未卜,而你现在考虑的,却是这些么?为了让我不好过,你可以连奶奶都不要了?”
  
      聂薇一怔,随即慌乱地侧过身,不让聂长欢看到自己的脸:“随你怎么想,你以为每个人都跟你一样不知廉耻、冷血无情?”
  
      “话都被你一个人说完了。”聂长欢转头,本想跟聂薇争个是非黑白出来,结果她转头时恰好看见聂薇嘴角的那点血迹。
  
      她突然觉得好累好累。
  
      生在这样暴力和充满病态竞争的家庭里,她已分不清,到底是聂薇可怜一些,还是她聂长欢更可怜一些。
  
      脏得让人压抑。
  
      聂长欢一个字也不想再说,走到病房门口,远远地看着躺在病床上、身上插满很多奇怪仪器的郑舒英。
  
      她的脸颊已经凹陷进去了,本就有些花白的头发好像又白了很多。
  
      可是,她悄无声息地躺在那里的时候,她的后辈中,又有几个是真心在意她的死活的?
  
      聂长欢怅然垂眸,视线扫过柳懿时,先是眼眶一涩,随后却又弯起唇角:大着肚子的柳懿,为了动作方便,此时正跪坐在床边,默默地、神情专注而温柔地替郑舒英按捏小腿上的肌肉。
  
      聂曼霜回来的时候,看到此情此景,也是眼眶一酸,忙侧头整理了下情绪,这才走进去一把拉起柳懿,自己接替了柳懿的工作。
  
      一行人一直待到傍晚时分,才启程回聂家。
  
      “快25年了。”聂曼霜打量着院子里的建筑和布置,问身旁坐着的柳懿,“你们搬到这边多久了?倒是比老宅大了不少,不用跟她挤在一栋房子里,你也自在些。”
  
      柳懿看了眼副驾驶坐着的聂悦山,嗔怪地看了眼聂曼霜。
  
      聂曼霜哼了声:“怕什么?她那个人脾气古怪又独断专行,我都受不了她,何况你?”
  
      “你还嘚瑟上了?”聂悦山回忆起往事,失笑,“都二十多年了,你还是不肯叫她一声妈?”
  
      “她不也说过没有我这个女儿吗?”
  
      “好啦。”柳懿捉住聂曼霜的手腕,轻声拆穿她,“一听说妈晕倒,就连夜赶回来的人是谁?这会儿还在这嘴硬,骗得过谁呢?”
  
      聂曼霜翻了个白眼,正准备说话,聂悦山侧过身来:“霜儿,文玹他这次没跟你一起回来?”
  
      “哟,这会儿文玹文玹的叫得亲热?”聂曼霜双臂环胸,轻嗤,“我的大哥,你莫不是忘了,当年是谁跟老太婆一样看不起文玹是个教书的,强烈反对我跟他在一起?说起来,当年我跟老太婆断绝关系,还有你一份功劳呢!”
  
      聂悦山沉着脸端兄长的架子:“那不是不知道他能有今天的名望吗?再说,我和妈那都是为了你好,怕你……”
  
      “得得得!这些年跟文玹在一起,我过得挺开心的,因为他这个人啊,干净!”聂曼霜毫不掩饰对聂悦山的商人做派的厌恶,“既然你们这么看不起他,我怎么可能会让他回这里受气?”
  
      说完,聂曼霜开门下车,聂悦山也急忙跟上她。
  
      聂曼霜从车尾绕到柳懿这边,弯腰替她拉开车门的时候,聂悦山终于软了语气:“我的妹妹,别翻陈年老账了行不行?我也知道我和妈当年做的过分,可现在聂家一大堆的麻烦,你总该替我们想想!”
  
      “你不是觉得你们当年做的过分,而是因为你现在需要他的人脉了,想让他帮你牵线搭桥挽救朝杨那个项目!”聂曼霜突然来了火气,“聂悦山,你是个什么德行,我还不清楚吗?别跟我这儿装仁义道德,我嫌烦!”
  
      聂长欢跟聂薇一左一右从后面的车上下来的时候,刚好撞见聂曼霜在对聂悦山发火。
  
      聂长欢赶紧低下头当做什么也没看见,聂薇却快步走过去,站在聂悦山身边,自然而然地挽住聂悦山的手臂后,讨好地跟聂曼霜笑:“姑姑,您消消气,爸爸他最近事情太多了,所以一时……”
  
      “你闭嘴!”聂曼霜往后一甩自己烫成大波浪的黄色长卷发,看都没看聂薇一眼,重新弯腰去扶柳懿,等柳懿出来后,她故意当着聂悦山的面说,“柳懿,如今这聂家也就你还干净,你可千万得给我守住,不然以后我连你也不认!”
  
      “曼霜……”柳懿知道聂曼霜性格尖锐、看事待人往往非黑即白,也没敢劝,就挽着她的手一边往里走一边转移了话题。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