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传世玛法 > 第五章 祸不单行 剑影刀光

第五章 祸不单行 剑影刀光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客官,久等了,这是您的银两。”在厅堂候了一盏茶的功夫那小二从柜坊贴着笑意出来了。不一会儿一个体态臃肿的中年男人也跟了出来,一摊横肉堆在脸上,那浓厚的八字胡在言语间显得格外生动,那一笑便迷失的双眼忽隐忽现。
  “小哥!”宋前看了我又看了一眼钱袋子,瞳孔已然放大余光瞥了眼旁人便又故作镇定道。宋前边靠近我便把那袋口开到最大,我的目光也锁定进了袋里。
  “这圆圆的...银元?这…是银元?”我惊奇地拿起一块仔细端详起来道。那银元正面赫赫写着“十”,反面刻得像是中州城门口的龙形石像。
  “银元不是民国时期才出现的?”宋前不假思索的说道。那体态臃肿中年男子看出来我二人对这银元的疑惑便上前道:“两位客官,在下乃这钱庄东主,可对这银两有所顾忌?”
  这钱庄东主难不成以为我二人没见过这样式银两?宋前与我相视一笑便心领神会道:“吾兄弟二人乃海外之人,前来这中州寻亲,头一遭见这式样银两,敢问东主这银两出处?”
  “哦?可谓不知者莫怪,这银两为中州城铸币司所制,这九州四海皆知此为中州城特有之贝,已流通数十年有余。”钱庄东主眯着眼地答道。
  数十年?铸币司?难道这玛法大陆并非只有我们四个天外飞客?宋前见我深深陷入推理之中便微微搡了搡我小声道:“先去换身衣裳,也方便我们多游走打探。”我回过神来对着那东主道:“多谢,告退!”
  徘徊良久各挑了身合体的衣裳,那凌乱散发也被束得有模有样,宋前也换上了他心心念念的“亵裤”,那铃铛也被我系在了腰间。
  不知觉天色已暗了下来,整个中州城红灯绿瓦相映,空气中弥漫着淡淡花香,不远处千灯照碧云,几个笑语盈盈的侍女站在阁楼上向闹市不时撒下花瓣,如雨落纷纷,那花瓣随着马车与行人把花香传遍四方,悠扬的凤箫声从阁楼纱幔内飘出,四处回荡着流风余韵。月光随着熙熙攘攘的路人渐渐升起,那云梯一层层的燃起灯火,从山顶铺至山脚,宛如一条灯火瀑布挂在了夜空。我二人俨然被眼前这盛景吸引住了,不时地东瞅瞅西望望...
  “这中州城可比咱那热闹多了,好久没见过这么繁华的景象。”宋前说着便走向对面的小摊问道:“这米糕几钱?”
  “米糕3文。”那小贩笑着答道。
  宋前从钱袋里翻了几下拿出个小银元递了过去,只见那小贩拿出一袋碎银找了回去,宋前举起那袋碎银说道:“这么多?”小贩恭恭敬敬地回道:“少侠说笑了,这可一文不少啊!”说完那小贩脸上露出恳切。我心想,这里的人也太实诚了吧,看着那小贩误解了宋前的意思我便说道:“走吧,咱赶紧回客栈,双儿姑娘还等着呢!”
  宋前边吃着米糕边称赞道:“嗯~真香!你尝尝。”说完拿出一块递给我,迟疑片刻又说道:“你有没有发现这里的事物已经超出了我们对古时候的认知了?”宋前微微一皱眉,眼珠左右转了转。我还在捋着思绪又听他道:“这样吧,你且先回客栈与双儿姑娘汇合,我四处打探一下那铸币司的来头。”见宋前眼神透出一丝坚毅,我也不好再犹豫,点点头应了他一声道:“好,你多注意安全,快去快回。”说完便与宋前暂别,朝着客栈走了过去。
  “客官~住店还是打尖?”刚进门小二弯腰迎过来道。
  “我...”话还没说出口身后有人便抓住了我的手臂向窗边走去说道:“他是来寻我的。”说罢双儿把我拉到桌边小声说道:“莫要东张西望,看见靠着楼梯那两桌了吗?”我望向楼梯处,发现那两伙人也正盯着我,我下意识左右望望躲避着那群人的眼神。
  “我们安心吃饭,静观其变。”双儿在菜上挥着筷子说道。
  “这些都是什么人?可是和双儿你有仇?”说着我脑海里浮现出各种结果。这时客栈又进来几个穿着不同常人的锦衣男子坐落于门前那桌,并也同时看向我和双儿。双儿望向门前那桌打量了片刻说道:“有趣。”摇了摇头嘴角一扬继续夹着菜吃了起来。
  “什么有趣?可认识否?”我继续追问道。
  “左边戴着斗笠那桌是红花会的,右边一袭黑服的是走马会的,这两大帮会的人聚在一起还着实有趣啊。”双儿看了一眼楼梯方向说道。
  “我看他们不时地盯着你,你可会有麻烦?我举起杯故作喝水状问道。
  “一个是向我讨要东西的,另一个是向我讨命的。”双儿打趣的回道。
  双儿好像并不忌惮他们,可是毕竟这么多人过后打起来万一她轻敌了岂不糟了,经过片刻观察那两伙人面容冷峻,眼神坚毅,都是在三十多岁的男子,也不像是酒囊饭袋之辈。
  “既然是讨命?我们应当速速离去!”我担忧道。
  “离去?笑话!你还是担心一下自己吧,刚进来这些人便是寻你的!”双儿镇定自若的说道。
  “我?”我诧异道,这中州城我还是第一次来,况且并没有得罪什么人,这一路上除了双儿也并无与任何人有过交集。
  “你可曾将你是海外之人与旁人提起过?”双儿问道。我回想了一下也就在城外时与那贩履的小贩提起过,那小贩也不似那多事之人,猛然想起来宋前方才提起此事。
  “方才在钱庄换取银两时与那东主提起过。”我回道。双儿听完似乎已有定论,看了看门口那几人,放下筷子拿手帕擦拭了一番道:“中州城遍布眼线,也曾有几个海外之人来过这,通晓天地,预知神理,并带来许多新奇的玩应,造福这九州四海;不知为何,那之中的一人入了魔教,大肆屠杀生灵,不止这九州四海,整个玛法都血流成河,三龙卫也因此战死。自那之后,琅琊台便下了通诏,凡是海外之人必先登揽星台受那万象启灵阁里的禁锢才可下山。”
  那几个海外之人?难不成那几个海外之人也是现实中过来的?这通晓天地,预知神理不就是历史和自然地理懂得多一些,那其中一人为什么要背叛呢?那揽星台是何处,万象启灵阁又是干什么的?要受什么禁锢?顿时我脑海中浮现了一连串的问题,这么说来那钱庄的东主便是探子,恍惚间...
  “坏了!”我不禁失声道。
  “何事?”双儿问道。
  “宋前还在城中四处打探消息,这些人既然能找到我,宋前会不会已然被他们抓了去?”我顿时反应道。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